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四章 试解异兆缘何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试解异兆缘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竹窗敞开,四面通风,巴雷高踞在一张斑斓的虎皮椅上,顾盼自雄,楼外族人的举动尽收眼底。

他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滋味。

巴雷瞥了一眼下首的支由,九十九岁的老巫祭正襟危坐在筵席边上,头戴荆冠,颈挂兽牙,身着巫族传统的黑边红底祭袍,袍上绣满鸟、鱼形状的古字。大概是很久没穿过了,祭袍有点皱,散发出一股尘封的腐朽味道。

这老货,真个碍眼!巴雷厌烦地敲了敲扶手,支由扭过头,陪着笑,脸上密集的皱纹挤得更紧了。

巴雷忽然皱了皱眉:“格老子,那个瓜娃子又跑来添乱?”隔得老远,他就听到支狩真的高谈阔论声。

“一定是听说巫武大人在摆酒吧。”支由瞧了瞧巴雷的神情,犹豫着道,“狩真年纪也不小了,最近寨子里出的这些个怪事,是不是也该让他晓得?”

巴雷粗眉一挑:“他晓得又咋地?能顶个屁用!”他上身前倾,虎视耽耽地盯着支由,“好吃好喝地供着他,就够嘞。人哪,要知足!对不对,巫祭大人?”

支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垂下目光。这几年,巴雷一直在弱化巫祭的作用。连每春一次的例行祭天,都被取消了。

巴狼踩着竹梯上来,大剌剌经过支由跟前,附到巴雷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支由默默揪紧了袍摆,眼中闪过一抹阴霾。支野也不算蠢,咋地就捡回来一头白眼狼?

“妙啊!想不到大晋王宫的年宴,要狂欢十天十夜,还有数千人一同鸣钟奏乐。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玩个痛快!对了,我还听货郎说,大楚出产的云帛又轻又软,晚上还会发光,是不是真的?”支狩真和王子乔并肩而入,犹在挥斥谈笑。

“云帛发光,是因为里面掺了夜光蛛的蛛丝……”王子乔正解释,支狩真已然丢下他,抢上席去,抓起盘子里的红油猪肘,大嚼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雷叔,你真不够意思。弄了这么多酒菜也不叫我,白白便宜外人。”

“不要乱说话!”巴雷呵斥了支狩真几句,走下虎皮椅,端起酒桌上的竹筒,对王子乔先干为敬。

席面早就摆好。酒是自酿的米酒,颜色乳白,略带浑浊,用一节节碧青的竹筒装满。菜以肉类为主:笋焖竹鸡、辣炸麂腿、清蒸豹胎、葱炖熊掌……居中的吊炉上挂着一头獠猪,皮烤得金黄,滋滋滴油,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老夫是本族巫祭支由,敬先生一杯。”支由直起身,举起竹筒向王子乔致意,“老夫昨个感了风寒,身子不适,所以不能前去迎接,还望先生包涵。”

支狩真扔掉猪肘,舔了舔手指上的酱汁,随口道:“老叔公病了?这可奇了,你是巫祭,治病抓药最拿手,一点风寒难得倒你?昨日下午,我还看到王寡妇从你房里偷偷跑出来哩。啧啧,你别说,王寡妇的小腰扭得还不错。‘弱柳扶风,摇曳生姿。’王子乔,你们那边是这么说的吧?”

支由老脸一抽,巴雷也颇不是滋味,他和支由争权落在外人眼里,总不好看。“仙人板板个龟儿子!”两人齐齐在心里骂道。

“巫祭客气了。”王子乔举杯相迎,宽大的袍袖遮住了竹筒,食指上的翡翠扳指往米酒里迅速一沾,扳指青绿剔透,并未变色。他徐徐饮完,倒转空空的竹筒,向众人示意。

“先生豪气!”巴雷哈哈一笑,支由也笑得慈眉善目,支狩真自顾自念着“风动细腰掌上舞,鸿惊秋波水中流。”,抚掌回味,自得其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谈性渐高。支狩真不胜酒力,红晕上颊,清澈的眼神有些恍惚了。

王子乔心中一动,放下竹筷,笑道:“如此佳宴,岂可无美相伴?”

巴雷一愣,随即道:“巴狼,叫几个女人上来伺候先生。”

“不用这么麻烦。”王子乔广袖一抖,落下几张符纸,又要了一柄剪子,三下两下,把符纸剪出女子模样。“去!”他对着剪纸轻轻一吹,薄薄的纸迅速膨胀,化作四个唇红齿白、活色生香的美人,娇笑着抖动水袖,绕着众人盈盈旋转,轻歌曼舞。

“区区小术,以助酒兴。”王子乔举酒浅斟,暗察诸人。

巴雷张大嘴巴,连连叫绝,身子却坐得稳如山岳。巴狼手扶刀柄,立于身后,像一头警觉的狼犬。支由满脸堆笑,眼神游移不定。支狩真酒兴正酣,打开一节节竹筒,以筷击筒,米酒频频摇荡,发出“叮咚”有致的音律。

都不像是省油的灯啊。王子乔目光一转,大笑着揽过一个美人:“昨夜听了少族长的诗,某感慨万千啊。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来来来,诸位,美人在侧,不要辜负了大好春光。”

女子们吃吃笑着,纷纷投向巴雷三人怀抱。巴狼脚步一错,就要拦住。巴雷摆摆手,顺势抱起女子,用力捏了一把高耸的胸脯,奇道:“是真的哩!”

“祭武大人也是个风流人物!”王子乔拍案笑道。符化的女子只要与人肌肤相触,他便会生出感应。巴雷精血旺盛,浊气勃勃外放,是纯武道的路子,不会有假。

另一个符人贴住了支由。老巫祭气血衰弱,经脉里的浊气少得可怜。应当是修过炼体术,但远不及巴雷。咦?王子乔心中一凛,在支由内腑深处,竟然还藏着一缕莫名的气息,悄然游走,循环心脉,散发出奇异的生机。

这缕气息……王子乔的目光投向支由,莫非是祝由禁咒术?

“美人,快,快来喝一杯!”支狩真主动站起身,摇摇晃晃地举着竹筒,迎向符人。双方正要碰触,“噗”支狩真手一抖,竹筒倾斜,米酒顿时洒出来,溅了符人一身。

美人四肢一僵,像泄了气的皮球,缓缓缩瘪,化为一张湿淋淋的剪纸。

“美人?美人呢?王子乔,这是怎么回事?”支狩真拿着半筒酒,神情迷惑,到处张望。

王子乔定定地看着他,忽而展颜一笑:“本来就是纸人,浸了水,哪里还能再用?”他一抖袍袖,另外三个美人也飘落成纸。

“酒喝足了,兴也至了。少族长,巫武,巫祭,三位说正事吧。贵族重礼请我远来,究竟所为何事?”王子乔问道。

“正事?什么正事,我可没兴趣。”支狩真意兴索然地坐下来,打了个酒嗝,只顾埋头吃喝。

巴雷和支由对望一眼,巴雷放下酒筒:“支由,第一桩事是你碰上的,你最清楚,自己讲给先生听吧。”

“那还是一年前的事。”支由略一沉吟,缓缓地道:“十月初一的那天晚上,寨子里的支宝叔死了。宝叔一百七十多岁,死了也算寿终正寝,并不出奇。按照族里的规矩,死人是要火葬的。可等大伙儿堆起木柴,宝叔的尸首却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

“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支狩真醉意迷糊地抬起头来。

巴狼哼道:“你那会醉了酒,睡得跟死猪一样,还能知道什么?”

“族里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安,可又想,兴许是哪个瓜娃子故意耍弄人。”支由停了停,续道,“当天半夜,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我被雷声惊醒了。突然,突然——”

他瞪大浑浊的眼珠,嘶声道:“我竟然看到宝叔了!他的脸就贴着竹窗,直盯着我看。”

支由缓缓扭头,望向窗外,仿佛那张脸还与他相对而视。众人鸦雀无声,巴雷沉着脸,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支由定了定神,接着道:“我惊叫起来‘宝叔!是不是你!’他对我点点头,不说话。我赶紧下床,刚拿了驱邪的药粉,宝叔却不见了。我追出去,看到泥地上歪歪斜斜的两排脚印,是宝叔的没错,他身材高大,脚比旁人要大不少。我一边喊人帮忙,一边跟着脚印,一直追到坡顶的祭坛。我看到宝叔四肢摊开,躺在祭坛上,一动不动。”

支由眼中闪过一丝惊悸之色:“祭坛到处是血水,是宝叔自己的血!他的身子瘪了,放干了所有的血!”

一阵秋风呜咽着穿过竹窗,带来阵阵寒意,支狩真打了个寒噤:“诈尸了!”

“若是诈尸,又怎会流光了血?”支由摇摇头,“从那以后,寨子里接连出了怪事。年底时,巴妹子家的猪一夜暴毙,皮肉干瘪如纸,猪圈里却连一滴血都没有。今年立春,一队族人外出狩猎,音讯全无,后来,无意中在田里挖到了他们的脑袋。八月头,有个族人离奇地淹死在粪坑,蛆虫源源不断地从他鼻孔里爬出来……”

他说话的速度很慢,声音又干又哑,听得人背脊阴瘆瘆的。

“上个月,俺身上也出了点怪事。”巴狼看向巴雷,后者点点头,巴狼猛地扯掉短褂,露出毛茸茸的胸膛。

密集的鲜红小血泡分布前胸,轻轻颤动,形成一个诡异的人头图案。人头面容苍老,脸带诡笑,长眉一直垂到嘴角。

“这是宝叔的脸!”巴狼厉声道,“俺挤掉血泡,它们就长出来。再挤,又长!巫祭也看过,什么药都用了,就是不管事!”

“中了邪,这一定是中了邪!”支狩真惊慌而起,撞翻了案几。“扑通!”一筒未开启的米酒倒下来,竹塞子滑出,酒液汩汩涌出。

众人心神一震,王子乔静静凝视着流淌的酒液,色泽暗红,腥气刺鼻。这哪里是米酒,分明是猩红的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