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章 图穷匕首终见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图穷匕首终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原来是先生。”巴横楞了一下,狐疑问道,“大半夜的,您怎么上这儿来了?”

王子乔缓步走来,看了一眼巴横:“我需要对你解释么?”

巴横嘴角抽动了一下,巴雷早就吩咐了,无论王子乔要做什么,族人都得听从。他讪讪地打了个手势,示意手下赶紧带走支狩真。

“且慢。”王子乔挥袖一拂,“你们先在外候着,我和少族长说几句。”

巴横面色一僵,刚要开口,目光触及王子乔深邃的瞳孔,心神忽地一下子恍惚,陷入了流转不休的无形漩涡。“俺听先生的……”几个手下听到巴横木讷的语声,看着他率先走出去,杵在门外,像一根僵直的木桩。他们犹豫了一下,放下支狩真,跟了出去。

“这些个族人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大半夜地来闹腾。”支狩真揉了揉被抓痛的肩膀,抱怨道,“先生来的正好,你马上去告诉雷叔,替我做主。”

王子乔淡淡一哂,随手拉上孔雀云母屏风,挡在楼梯口,左手捻出一个术诀,右手中指虚划了一个龙飞凤舞的“默”字符篆,轻轻按在屏风上。

屏风激荡出一圈圈灰色的光晕,四周瞬间静下来,隔绝了外面的一切,连凛冽的风声也悄然不闻。

“此际无论你我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见。”王子乔深深地看了一眼支狩真,“少族长无需如此作态了。”

支狩真楞了一下,旋即笑道:“先生这话倒让我想起一个话本,有个恶霸把小娘子堵在厢房里,欲行不轨,还说你叫吧,叫破喉咙别人也听不见。”

王子乔目光一闪,抚掌道:“少族长真是妙人,这话倒也没错。人为刀俎,尔为鱼肉。王某若是欲行不轨的恶霸,少族长就是砧板上的小娘子了。”

支狩真勃然变色,双手裹紧衣袍:“先生居然好这一口?我可不好男风!”

王子乔哑然失笑:“少族长形势危如累卵,竟然还有闲情说笑。光是这份胆色,就胜过常人。”他语声一沉,“支公子,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巴雷觊觎族长之位,要对你下手。一旦你去了后山,那可真是叫破喉咙也没人应了。”

支狩真惊讶地道:“原来先生都听到了,是早就来了吗?可雷叔怎么会对我下手,先生也别说笑了。”

王子乔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支狩真,隔了一会儿,道:“你既然不怕,想必是有应付的手段了。祝由禁咒术多是一些奇诡的精神秘法,要对付几个族人或许不难。不过——”他语声一厉,“要是巴雷亲自出手呢?”

支狩真一脸茫然:“我不明白先生在说什么。”

王子乔毫不在意,接着说下去:“至少目前,王某可以左右巴雷的决定,这你总该明白吧?少族长是个聪明人,不妨再好好权衡一下。”

他负手踱步,打量起竹楼内的摆设来。瞥见墙上嵌的铁钉,王子乔道:“这里原该悬挂着一幅字画,怎地不见了,是适才急冲冲地烧毁了么?”他跨过灰烬的火盆,又道,“就算烧了秘籍也没关系,少族长你就是一本活着的祝由禁咒秘法啊。还有这个——”他从柜架上随意抽出几本春宫画册,笑着摇头,“这也装的太假了。真要喜欢这些玩意儿,早该翻烂了,哪会簇新到连一点折痕都没有呢?何况两个小侍女还是处子,你连碰都没碰过。少族长,在王某面前,你我还是开诚布公吧。”

支狩真摇摇头:“先生到底想说什么?”

王子乔转过头,盯着支狩真,双眼绽出灼灼异芒:“虚——极——钉——胎——魂——魄——禁——法!”他一步一步走向支狩真,从容而舒展,像一头优雅捕猎的豹子,“我只要关于魂魄的那部分。交出来吧,支狩真,这样对你我都好。”

双方笔直对视,近在咫尺,王子乔的眼神犹如无尽深渊,云迷雾罩,仿佛看一眼便会坠落其中。

支狩真眉心处,虫蛹倏地发出一声清鸣。与此同时,王子乔低哼一声,鼻孔渗出一缕血丝。

“什么唠什子禁法的,我还真没听说过。”支狩真目光一闪,还是摇摇头。

王子乔忽而笑了,祝由禁咒术的传承果然落在支狩真手上!也只有修炼过四大精神奇书之一的《虚极钉胎魂魄禁法》,眼前的少年才能抵抗自己的摄魂魔力,还令他遭受反噬。

王子乔大笑起来,推开窗,夜色下山风奔涌,却始终难以冲入室内,如一头被紧紧捆缚的猛兽。

“你知道么,远古之时,人类与野兽一样,弱肉强食,猎杀劫掠,凭血与火赢得想要的一切。”王子乔遥望苍穹,娓娓诉道,温和而磁性的语声带着摄人的魔力。

“那是赢家通吃,败者身亡的蛮荒年代。”

“然而,更伟大的东西出现了。它凌驾于原始的杀戮之上,凌驾于野蛮的力量之上,凌驾于所有的武道和术法之上。”

“它就是交易。”

“人类学会用交易取代掠夺,各取所需,等价交换。即使弱者也留有余地,哪怕强者仍需要妥协。贩夫走卒,帝王将相,道魔宗门,术武高手,以交易牟利,以交易妥协,以交易取长补短。放眼天下,芸芸众生都不过是一盘交易的棋局。”

王子乔关上窗,扭头望向支狩真:“少族长,你我不妨做一次交易。给我《虚极钉胎魂魄禁法》中关于魂魄的部分,我带你活着逃离蛮荒。”

四周陷入了沉寂,支狩真久久盯着孔雀云母屏风上的“默”字符篆,仿佛神游物外。符篆的光晕渐渐淡下去,半晌之后,“噗”的一声,“默”字犹如气泡破灭了。

支狩真如梦初醒一般,目光转向王子乔,打了个长长的哈欠:“适才走神了,没听仔细先生在讲什么呢。”

王子乔静静凝视着支狩真,一言不发。这时,外面的巴横一个激灵,蓦地清醒,冲进来一脚踢开屏风,又惊又疑地瞠视王子乔。“俺奉了巫武的号令,带少族长去后山镇守。”他壮起胆子,对王子乔道。

王子乔轻轻叹息,巴横马上抓起支狩真,扛上肩,忙不迭地往外跑。王子乔忽地面色微变,支狩真趴在巴横的肩头,面向自己,嘴唇蠕动,无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王子乔默然有顷,仰头大笑。竹楼外,遥遥传来支狩真懒洋洋的俚歌声:“俺有一头小毛驴喽,从来也不骑。有天夜里它闯进来喽,带俺去赶集。俺手里拿着小皮鞭喽,毛驴正得意……”

歌声在夜空袅袅回荡,不时夹杂着巴横等人的喝骂。王子乔不觉莞尔,心头浮现出支狩真离开时嘴唇蠕动的画面:“先生想要交易,就得好好保住我的小命哩。”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