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五章 此志仗剑永胜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此志仗剑永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行进间,筏子微微一震,陡然加疾,涧水一下子变得汹涌,波涛声从前方遥遥传来,水面在支狩真视野里向两旁扩伸。

“小相公,须得抓紧筏子,前头不远是九曲沉沙河!过了河,便出了蛮荒东头喽!”阿蒙回头吆喝了一声。

“这么快?”支狩真神色讶然。前两天,他们还在东边的十万大山,眼下却快要进入蛮荒中部。

“嘿,小老儿见你急吼吼地赶路,索性替你做主,抄了近道。”阿蒙神气活现地道,“不是小老儿夸口,俺带你走的这路甚是隐秘。外人任尔手段通天,也休想寻得!”

“那便生受老丈之恩了。”支狩真和王子乔对视一眼,心中称奇。九曲沉沙河的名头,两人都是首次听说。阿蒙一路行筏,走的尽是闻所未闻的生僻水道,与他们原先规划的路线迥然不同。也只有阿蒙这样土生土长的山怪,才能借助雨势水涨,直穿一条捷径,而无需翻山过林地绕圈子。

风雨交加,水面越来越开阔。阿蒙一边撑篙观望,一边叮嘱支狩真:“九曲沉沙河鹅毛不浮,飞鸟难渡,端的凶险不过。小相公一个不仔细,掉下去便做了枉死水鬼,神仙也救你不得!”

支狩真应了一声,俯低身子,膝盖微弯,双足不丁不八,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夏蝉汲养术之境。

脚下跌宕,筏子随浪晃荡。支狩真却似一只栖伏枝头的金蝉,轻若无物,瞬息万变,随水势时起时伏。

一丝丝清、浊之气如同群鸦归巢,从天地间纷至投来,被支狩真不断汲取,送往周身各处,滋养精、气、血、神。

支狩真明显感到了不同。伐毛洗髓之前,夏蝉汲养术吸取的清、浊二气很少,速度也慢。但历经七次伐毛洗髓,他像是逐步打破了一个包裹肉身的外壳,与天地的联络大为通畅。清、浊二气不断奔涌体内,又快又猛,如同这条暴雨急涨的山涧,渐渐有了澎湃之势。

若把他的气血算作百份,原先亏了九十九。多次伐毛洗髓后,补回了七、八份。依照夏蝉汲养术如今的造诣,苦修百年,当可气血充盈。

只是吸取的清、浊二气一多、一快,就开始难以驾驭,冲得他内腑隐隐胀疼。全身上下必须更快、更繁、更精妙地变化,才能以变应变,迎合更强烈的冲击。

支狩真暗暗瞥了王子乔一眼。如此权衡下来,夏蝉汲养术的修炼就不能过快,稳扎稳打为宜。近几年内,自己仍需大量补药,暂时离不开王子乔安排的“小侯爷”身份。

王子乔如有所觉地侧过头,望向支狩真。几日来他留神暗察,确定山怪和支狩真并不熟识。至于阿蒙为何送上大把宝药,王子乔也一头雾水,只当见怪不怪了。

“先生对蛮荒中部一带熟悉么?”支狩真问道,喉舌犹自颤动,与全身维持相应的变化。这门夏蝉汲养术最妙在于随时随地可以运行,无论交谈、行走、吃饭、出恭……都不受干扰。

王子乔道:“中部是蛮荒最混乱的地带。没了马化、犬戍、鲛人和幽魂教四大势力的管束,诸多野人、蛮夷、盗匪厮杀劫掠,还有从云荒各国潜逃来的通缉要犯。纵是炼神返虚的高手,不慎也会阴沟里翻船,折在那里。”他沉思片刻,道,“我瞧你这几日元气恢复得不错,有暇不妨修习剑术,以防万一。”

王子乔张开口,吐出一片翠叶,徐徐飘到支狩真手上,化作一册碧绿通透的玉简。“支公子,这是应承过你的顶级剑术秘籍。”

支狩真低头细阅,像捧着一泓碧水。玉简以古朴的云纹雕饰,字迹细小如蚁,内容从剑术奠基到剑技步伐、剑气修炼,以至更深层次的剑势、剑心、剑意……无不细致周全。他想了想,问道:“先生,这里面可涉及剑道?”

王子乔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支狩真再问:“这里面的剑术可比得上羽族的无上剑典——《羽化剑经》?”

王子乔默然片刻,又摇摇头:“虽是超一流的剑术,但相比羽化剑经,怕是差了些。”

支狩真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从怀里摸出一块兽皮,交到王子乔手上,正是虚极钉胎魂魄禁法的魂魄部分。“这是先生要的东西。”

王子乔似轻轻舒了一口气,笑道:“这份剑籍虽比不上羽化剑经,但也足够你纵横八荒。”

支狩真合上玉简,恭谨递还王子乔。

王子乔瞳孔骤然一缩,冷冷盯着少年,纹丝不动。支狩真低眉垂首,双手托简,平静里含着不容拒绝。

四面涛声渐响如雷。

“为什么?”

“因为狩真要的是一把可以胜过羽族的剑。”

筏子陡然转弯,被一个浪头高高托起,剧烈摇晃。

“小相公,仔细!第一曲来喽!”前头的阿蒙隐隐发一声喊,支狩真抬头望去,河面霍然展开如野,无数怒浪仿佛千军万马,澎湃奔腾,齐齐发出振聋发聩的吼声。

阿蒙屈背如弓,双手把住篙子。筏子随浪猛然抛起,又沿着波峰疾滑下来,冲上另一个浪头,整个筏子直直地立起来。“啪!”玉简掉落水中,被湍流吞没。

风浪声中,传来王子乔的厉喝:“多大的手,握多长的剑。你行吗?”

“握剑的是人,不是手!”支狩真的声调毫不退让。

“轰!”一片水浪高墙直撞过来,筏子灵活掉头,贴着浪墙底部敏捷擦过,水花“哗”地泼泻下来,浇得支狩真浑身湿透。

不待支狩真缓过气,一重接一重大浪接踵扑来,如同山峦叠嶂,不断往上攀高,发出山崩地裂之鸣。

“砰——”浪山倒泻而下,砸起冲天水柱。筏子不断被滚滚雪浪压没,又一次次钻出。阿蒙挥篙如风,左撑右拨,频频变换筏向,在惊涛围堵中穿绕躲闪。

王子乔岿然立在筏尾,双足似青松生了根,无形的精神触须延伸而下,牢牢缠住竹筏。

支狩真随着竹筏摇曳,犹如狂风暴雨中飞旋的落叶,千姿百态,以夏蝉汲养术变换平衡。

水浪挟着雨势拍过来,打在竹筏上,在二人中间溅起大片白花。

四道目光在刹那间交锁。

王子乔瞳孔中闪过一丝尖锐的讥嘲:“人也有高下强弱之分!凭什么你觉得自己可以握住那样的剑?”

“凭什么那样的剑不能由我来握住?”

轰然巨响,一片巨浪倒卷而来,隔开双方视线。筏子陡然一歪,向左倾斜,以侧翻的姿势贴着浪头弹起来。

“锵!”阿蒙挥篙猛敲筏头,筏子“滴溜溜”高速转了十多圈,沿着急降的波峰直滑而下,冲上江面。

支狩真、王子乔的眼神穿透雨幕,望见彼此。周围的巨澜此起彼落,倏尔如山峰升腾,倏尔倾塌下来,喷出无数崩雪碎玉。

王子乔忽而冷笑:“你又能怎么握?”

支狩真盯着王子乔,冰冷的水流贴着脸颊不停淌下,竟像是燃烧。

“告诉我,你又能怎么握?”

“我会一直赢下去!”

“一直赢下去!”

“赢下去!”

铺天盖地的雨浪,也无法淹没这样的回音。王子乔默然有顷,厉声长笑:“好大的口气!好,王某就看你如何一直赢下去!”他张嘴一吐,一块血色卵石直射而出,往支狩真额头一扑,消融不见。

阿蒙蓦地回头,莫名一悸,打了个寒噤。筏子在江面上激烈颠簸了十多下,又卷入滔天风浪。

“轰!”一道锋锐无匹的血色剑气破开支狩真眉心,精神世界像被一劈为二!

鬼魅哀嚎,万物沉沦,炼狱轮转,天地悲泣。无边的烈焰与鲜血随着剑气奔泻,掀起更残酷恣睢的风暴!

这是令人绝望无比的一剑!

死亡的阴影霎时笼罩住支狩真。

魂魄中心,八翅金蝉发出一记金石交击的高亢之音。八片膜翅齐齐竖起,翅尖交汇,凝成一道白金煌煌的光芒,死死抵住血色剑光。

千万点光芒碎片炸开,血色剑光以沛莫能御之势缓缓推进。还未成长起来的巫灵不住后退,白光渐趋暗淡。

八翅金蝉发出一声悲鸣。

血色剑光终于抵近魂魄核心,支狩真似望见一片无底深渊延伸而来,腾出冲天血光。

他不由自主地迎向血光。

恰在此刻,他脑海蓦地震荡了一下。

恍如精神世界的某一处遽然破开!

幽幽冥冥中,一座山自他脚下升起,将他往上托去,相距无底深渊越来越远。

山不断向上攀升,支狩真从未见过这么高的山。飞鸟落到他脚下,浮云落到他脚下,星辰落到他脚下,从苍茫虚空而来的风落到他脚下。

高高的山巅上,支狩真望见对面一棵孑然伫立的梧桐,枝繁叶茂,浓荫蔽天,碧青色像清冽柔和的水一样流过他。

他蓦然泪流满面,整个魂魄似燃烧起来。

俯身一抓,他就握住了山底下那道血色剑光。

“轰——”血色剑光颤栗,无数柄剑在支狩真的精神世界冲刺而过,化作血色欲滴的锋芒文字,烙入心灵深处,再也无法遗忘。

“域外煞魔无上剑典——”支狩真仰天长啸,“三杀种机剑炁!”

“三杀种机剑炁……”王子乔木然立在筏上,神情呆愕,看到少年的眼神恢复清明,脸上湿漉漉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

隔着迸溅的怒浪,支狩真深深看了一眼王子乔,瞳孔似闪过一缕若有若无的血色剑气。

怎会如此!

筏子在巨浪间上下抛落,王子乔心里同样掀起滔天巨浪。怎会如此?难道不该是支狩真被这部剑典所控,成为一个乖乖听话的煞魔傀儡么?

当支狩真索要更顶尖的剑术秘籍时,他便顺手推舟,送出这部连域外煞魔都难以修成的《三杀种机剑炁》,设想好了接下来的每一步棋。

纵横无数宇宙的域外煞魔,岂会和一个凡人少年讨价还价?

谁料想,整个棋盘都被掀翻了!

“小相公,第二曲来喽!”阿蒙挥篙高呼,筏子陡然转弯,被汹汹浪头推入一片布满暗礁的浅滩。

星星点点的惨碧色磷火,倏然从四面八方亮起,仿佛黑压压的礁石群睁开了邪祟的眼。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