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一章 弹指灰飞烟灭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一章 弹指灰飞烟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梦魇湖位于宰羊集以南十里处,附近野草如林,荆棘丛生,大大小小百来个湖泊栖伏在夜色中,犹如一只只诡秘睁开的眼睛,泛着阴森森的光。

支狩真跟随胖虎,沿着曲曲折折的梦魇湖畔,向北绕行。四下里一片沉寂,唯有涛声呜咽,凄冷如泣。从湖面上,时不时飘来一缕缕迷蒙的雾气,在支狩真身前弥漫开来,遮蔽了周围的草木。

“小肥羊,这个湖最古怪了!”胖虎的大板斧指着梦魇湖,嚷嚷道,“谁要是喝了湖里的水,半夜里肯定做恶梦!俺有次偷偷尝了一口,后来真的梦到一个红脸蓝皮的恶鬼在啃俺的脑袋,可把俺吓尿了!”

红脸蓝皮,那就没错了。支狩真深深地注视梦魇湖,眼中的异色一闪而逝。湖水是浓得化不开的靛蓝,透着一种奇诡的鲜艳。他从未见过这么妖异的蓝色,就像是阴冷涌动的蓝色血液。

“这湖里有鱼虾吗?”支狩真像是随意问道。

“鱼虾不少,抓上来也是活蹦乱跳,肥大得很。可吃起来又臭又酸,一股汗脚丫子味。”胖虎苦着脸,砸巴了几下嘴。

支狩真若有所思地望着湖水,忽然停下脚步,沉声问道:“宰羊集里有马匪吗?”

胖虎楞了一下:“马匪和鱼虾有啥关系?”

“到底有没有?”

“没啥关系啊!”

“我是问你有没有马匪……”

“有啊!北边黑风寨的马胡子、南面鹰愁沟的王大麻子都是马匪,手下有百来号人呢。小肥羊,你问这干啥?难不成你不想吃鸡腿了,要换换口味啃马腿?”

支狩真转过身,右手缩进袖管,握住短匕。片刻后,迅疾的马蹄声从他目光投向之处响起,地面隐隐震动,一小片扬起的尘埃朝梦魇湖不断接近。

“哎呀,俺说小肥羊,你这乌鸦嘴可真灵啊!”胖虎怪叫一声,提起大板斧,大步挡在支狩真跟前,“是王大麻子的手下!你可千万别惹他们,这帮子马匪不太讲规矩,心黑得很。”

“胖虎大叔,我心里有数了。”支狩真沉静地望着一匹匹奔马分开草浪,旋风般纷至踏来。十来个凶神恶煞、秃顶辫发的马匪身穿黑皮背心,脚蹬黑色马靴,背负斩马刀,俯身挥鞭策马。

当先几个马匪匆匆瞥了一眼胖虎,从他们不远处疾驰而过,直奔宰羊集方向。胖虎盯着肥滚滚的马屁股,咽了下口水:“其实马腿不好吃,肉太硬,马屁股炖米粉条才叫香。”

最后面一个身材魁梧的马匪突然扭过头,目光在支狩真身上扫过,眼神像贪婪的秃鹫亮起来。他猛地一拉缰绳,勒马转回来,口中打了个响亮的呼哨。前面十多骑纷纷策马而回,围向支狩真二人,绕着他们不停打转。

胖虎脸上的肥肉抖了一下,抓紧大板斧,眼珠子一瞪魁梧马匪:“这不是鹰愁沟的王老七嘛。这是咋地啦,不认得俺胖虎?”

王老七一抖马鞭,在半空“啪”地甩了个鞭花,皮笑肉不笑地道:“胖虎,你边上那小子脸生得很,外来的吧?”

“这是俺的远房弟弟,来宰羊集投奔俺,混口饭吃。”胖虎晃了晃大板斧,大大咧咧地道,“还不让开,俺还要带他去见老烧刀子呢!”

马匪们听到“老烧刀子”的名头,脸上微微变色。

王老七迟疑了一下,要不是这些天没打着肥羊,自己欠下的巨额赌债无处着落,他也不愿意硬抗胖虎这头憨货。“别拿老烧刀子唬人,你小子不过是跟他搭过几句话罢了。还胡扯什么远房弟弟,你瞅瞅你俩哪一点像?”王老七一咬牙,挥手做了个手势。

一干马匪“嗖嗖”拔出斩马刀,驱马上来,纷纷隔开胖虎,不让他插手。王老七自己一拽马缰,绕开胖虎,冲向支狩真。这小白脸细皮嫩肉,一看就晓得是富贵人家出身。要是绑了,指不定能大捞一笔。

支狩真早已放下藤篓,背对湖水,一念魂魄浮出识海,八翅金蝉巫灵栖伏其中,以玄妙的精神力感知王老七迅速接近的路线。

随着他进入炼精化气之境,八翅金蝉灵性大增,已能对祸福生出微妙感应。这帮马匪虽然气势汹汹,但八翅金蝉并未觉出多少凶险。反倒是掌心的三杀种机剑种察知杀气,如一头浮出深渊的凶兽,露出饥渴而锋锐的爪牙。

支狩真心中微动,此时此地,当着清风的面不宜使出三杀种机剑炁,还是施展雪夜宫宴图的剑式为妙。

“小子,乖乖跟我走,免得吃苦头!”王老七狞笑着扬起马鞭,抽得支狩真摔倒在地,打了个滚。王老七放下心来,俯身弯腰,毫无顾忌地一把抓向支狩真。

支狩真仿佛吓呆了,任由对方揪住自己,拽向马背。与此同时,胖虎狂吼一声,抡起大板斧,向拦在身前的马匪砍去。

“噗嗤!”就在王老七把支狩真抓上马鞍,双方身躯贴近的一刹那,支狩真手腕一抖,短匕犹如毒龙出洞,插入王老七咽喉。王老七霎时僵住,眼珠鼓凸,一点血花自喉头渗出。支狩真的头贴住对方脖子,反手扶住他腰,装作被王老七生擒的样子,脚尖一扣马肚,骏马拐入马匪群中。

“砰!”鲜血喷出,马匹惨嘶,一个马匪连人带马被大板斧劈成两半,鲜血淋得胖虎满头满脸。其余马匪还没反应过来,胖虎再度撩起大板斧,“咣当!”一个马匪的斩马刀应声而断,大板斧不停顿地横扫而过,把他拦腰斩断,坐骑惊叫着冲出去,撞得人仰马翻,乱作一团。

“胖虎你小子疯了!敢动我们鹰愁沟的人?”“杀了他,剁成肉泥!”“点子硬,并肩子上!”马匪们大呼小叫,纷纷挥动斩马刀,呼啸着斩向胖虎。

支狩真从后贴上,短匕无声捅进一个马匪后背,穿过心脏,悄然拔出。坐骑左转,支狩真与另一个马匪交错而过,匕首反手刺出,插入对方后颈。

“咣咣咣——”胖虎势若疯虎,大板斧左劈右斩,势不可挡,杀得马匪狼狈不堪,叫苦连天。他运斧并无招法,直来横去,硬砍硬劈,更不含半点武道浊气。但他蛮力太过惊人,斩马刀一与斧刃撞击,顷刻断裂。马匪即便借助马力,也被大板斧震得手臂酸麻,不住后退。

“七哥!七哥!快来收拾他!”一个险些被劈落马背的马匪瞥见支狩真过来,慌忙拨马迎上。“七哥!”双方正面相对,马匪看到王老七紧闭的双眼,不由惊叫出声。

支狩真左手一抖,王老七的尸体从背后飞出,扑向马匪。马匪眼前一花,本能挥拳,击飞尸体。陡然,他脖子一凉,飙出血箭,向后直挺挺仰倒。支狩真抽回短匕,左手在马鞍上一撑,直窜而出,跃上邻近的一匹马。马上的马匪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就被匕首贯穿眉心,一点鲜红缓缓沁出。

“七哥死了!七哥死了!”马匪们惊惶大叫,一片混乱。胖虎大吼着飞起一腿,把一个马匪连同坐骑踢上半空。马匪惨叫着翻滚落下,大板斧斜劈而过,马匪的头颅再次冲上半空。

两个马匪避开胖虎,挥起斩马刀,一左一右,猛然冲向支狩真。

双方接近的瞬间,支狩真突然翻下马背,缩进马腹下面,左掌贴住马肚,倏然移动,滑至左边那名马匪的马腹下方,掌心吸力化作弹力,整个人倒跃而出,匕首从侧面插入马匪脖子。

正是清风所授的“腾挪屈扬,壁虎游墙。”

右边的马匪怒叫一声,斩马刀横向切来。两骑并肩而奔,支狩真倏然仰倒,向后滑动,掌心外弹,凌空横移,鬼魅般落到马匪背后,匕首刺入后颈。

他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将壁虎游墙活学活用,与剑术配合得妙到毫颠。清风看得惊喜交加,这套腾挪身法若不是他亲口所述,还以为支狩真至少苦练了经年。

支狩真闪入马匪群里,犹如一只敏捷壁虎,在马匹间来回滑窜,灵巧腾挪。一个接一个马匪喉头溅血,栽落马下,剩余两个马匪见势不妙,向支狩真奋力甩出斩马刀,拍马狂奔而逃。

支狩真身躯蜷缩,斩马刀从他两侧掠过。

“哈哈,小肥羊,看不出你很有两下子嘛!”胖虎吐气开声,猛地掷出大板斧,在空中翻滚出一道迅猛的弧线,斧刃嵌入一名马匪后背。马匪痛嚎一声,软软趴倒,从马背上滚落下来。

“坏啦,跑了一个!”胖虎望向另一名马匪越来越小的背影,懊恼地跺脚嚷道。忽然间,一丝若有若无的紫色电光闪过,马匪脑袋“砰”然炸开,无头尸体翻落马背。

清风低咳一声,弹出的手指悄然缩回。这一手弹指惊雷,正是太上神霄宗正统术法,只是他重伤未复,仅能施出半成不到的威力。

“奇了怪了,这家伙是不是吓得脑袋发热,所以炸了?”胖虎抓了抓脑门,一头雾水。

支狩真瞥了一眼清风,转向满地残骸:“得把这里收拾一下。”

“这个容易。”胖虎蒲扇大的手抓起数具尸骸,奔向一处芦苇环绕的深湖。湖水色泽墨绿,平寂得像一滩死水。尸体刚扔下湖,无数点波纹荡开,一群群虎头鱼浮出水面,露出森森利牙,撕扯尸体,连骨头渣滓也一下子吞得干干净净。

两人花了一顿饭工夫,把四周毁尸灭迹,掩饰干净。胖虎还从几具尸体兜里摸出了些许碎银,乐得眉开眼笑,口水直流。支狩真忽而想起一事,问道:“胖虎大叔,你说我是你远房弟弟,有些不妥。”

“怎么不妥?小肥羊,俺俩不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和一个鼻子?”

“我是说年纪,你比我大了不少……”

“俺今年还不满十六哇!难不成小肥羊你只有三、四岁?”

“你还未满十六?”支狩真吃惊地盯着胖虎憨肥的老脸,“那先前我叫你大叔,你怎么……”

“嘴巴长在你身上,你要叫俺大叔,俺有啥法子?”胖虎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支狩真。

支狩真呆了半晌,道:“兄弟相称,恐怕瞒不过宰羊集里的老手,不如……”

亥时左右,胖虎手擎板斧,背负藤篓,押着一个浑身被绑的“小肥羊”,大摇大摆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宰羊集。

(本卷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