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章 琵琶暗室生香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章 琵琶暗室生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朱窗镂花,翠屏引蝶,花灯高悬,珠帘低卷,华楼大厅的四角,一人多高的紫铜瑞兽炉袅袅吐出熏香的彩烟。

大厅内欢声浪语,莺歌燕舞。支狩真眼角余光扫过,数十张酸枝木的八仙桌分布大厅,一个个涂脂抹粉、纱衣半解的风尘女子陪着各色客人调笑狎昵,饮酒猜拳。大厅正前方搭了一张戏台子,一个半老的鲛人歌女怀捧琵琶,浅弹低唱。妙龄少女环绕四周,迎着乐声挥洒彩带,旋转起舞。

红怜雪领着支狩真径自穿过大厅,转过半明半暗的回廊,在后院一处黑乎乎的杂物房前停下,无声无息推开门。

一股陈旧的霉味扑鼻而来,室内寂静昏黑,向北的小天窗依稀透出一线发白的月光。“外面人多眼杂,我们进去说话。”红怜雪轻笑一声,门在两人背后悄然合上。

“小兄弟,告诉姐姐,你从哪儿来呀?”红怜雪贴近过来,雪白丰隆的胸脯散发出甜腻的妇人香。

八翅金蝉倏然发出冷冽的鸣声,支狩真盯着红怜雪弯弯眯起的媚眼,黑暗的波浪里,杀意向他无声袭来,薄锐如指甲边沿闪过的寒芒。

“我死了,胖虎也会死。”支狩真平静说道,短匕滑入手心。

“你在他身上做了什么?”红怜雪语声一僵,突袭的杀意骤然停止,匿伏在支狩真身侧,像一条引颈欲噬的毒蛇。

“我救了胖虎兄弟的命,他与我以诚相交,我怎会对他动什么手脚?”支狩真神色从容,八翅金蝉清晰感知红怜雪起伏的精神波动、她左脚蓄势待发的浊气、右臂绷紧的肌肉、翘起似尖刃的兰花玉指……他恍然明了,当初为何张无咎背对自己,仍能以玉皇玄穹清气准确追击。

这是炼神返虚的精神感应,是一双精神力所化的眼睛。

“那你所言又是什么意思?”红怜雪的杀意稍减。

炼气还神!凭借巫灵,支狩真大致感应出了红怜雪的修为,心下更是安然。三杀种机剑炁已然成形,加上巫灵无以伦比的精神感应力,繇猊庞大的精元为后盾,即便是炼气还神的对手,他也未尝不可一战。

“雪姐照顾胖虎兄弟有很多年了吧?”支狩真好整以暇地问道。

“别废话。”红怜雪的声音冷澈如雪。

“雪姐,你可以照顾胖虎十年,二十年,可你能守护他一辈子吗?胖虎的路,终究需要他自己去走,他会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活法。今天,你可以杀了我,将来呢?你希望胖虎一辈子都活的是个孤家寡人么?”

“像你这样的,一个居心叵测的朋友?”

“你我初次见面,雪姐岂可断言,我对胖虎不怀好意?”

“你小子一看就是阴狠能忍的角色。”红怜雪冷笑一声,“老娘开了这家怡红院这么多年,见过的男人犹如过江之鲫,这双招子还从来没看错过!”

“我救了胖虎,以德报怨,这是不争的事实。雪姐大可以询问胖虎兄弟。”支狩真正色道,“雪姐,你要杀我,无非是觉得胖虎心地纯朴,担心他被我利用,卷入是非险恶。可你想过没有,胖虎为什么瞒着你去索桥打劫?”

红怜雪被他言辞带动,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支狩真沉声道:“因为他长大了。就像是一只雏鹰,渴望脱离母巢的护翼,去冲击更广阔的天空。你杀了我,胖虎会怎么想?他会怀疑自己,怀疑你!你折断了他的翅膀,和杀了他有什么不同?所以我才说,我死了,胖虎也会死。”

“好一张巧舌利口!”红怜雪沉默片刻,冷笑道,“怕是胖虎被你卖了,还会替你数银子。”

支狩真微微一笑,巫灵感应到对方的杀意正在不断减弱。“雪姐,恕我直言,你终究不是胖虎的母亲,你无权替一个长大的男人做决定!”

红怜雪神色骤变,杀意暴涨:“小子,你找死!”

支狩真淡淡一哂,刻意激怒红怜雪:“美人儿,谁找死还说不定呢。”以理说服对方只能一时,唯有武力双管齐下,才能令这阅人无数的美妇真正忌惮。

红怜雪轻叱扑出,左掌探出罗袖,切向支狩真,指甲犹如晶莹冰刀,在黑暗中闪烁幽光。另一只手缩在袖中,似动非动,暗中呼应。

支狩真足尖一点,向后疾退,宛如行云飘悠,不带丝毫烟火气,恰是清风所传的“行云流水轻身诀”。

红怜雪的指刀从他身前堪堪划过,左肘反挑,指刀由下而上,撩向支狩真下巴。招式纯熟,变化流畅,不留丝毫破绽。支狩真再退,指刀顺势下划,如影随形追向支狩真。

支狩真身形展动,一直退到墙根。指刀陡然加速,直插支狩真胸口,发出尖促的破风声。

支狩真背靠墙壁,身躯平平横移。“呲啦——”指刀插入墙壁,土坯裂开洞孔,泥粉簌簌而落。

趁红怜雪动作迟滞的一刹那,支狩真短匕送出,直刺对方肋下。红怜雪右手罗袖一抖,五指切、戳、弹、拨、勾,与匕首眼花缭乱地连续交击。

“叮叮叮叮——”支狩真展开雪夜宫宴图的剑式,短匕抢占先机,快捷狠准,攻敌必救,逼得红怜雪不住后退,右手疲于招架,左手始终找不到机会插入战圈。

“嘶!”匕尖寒光闪过,裂帛之声传出,红怜雪的罗裳齐肩裂开,露出丰腴白润的一截香肩。便在她勃然变色,浊气即将喷发的瞬间,支狩真洒然后撤,仿如流水倒泻,自在写意。

“雪姐,我并无恶意,就此罢手如何?”支狩真的匕首缩入袖口。

“就此罢手?臭小子,老娘的豆腐你也敢吃!”红怜雪恨得贝齿紧咬,双手一上一下虚合,状如怀抱琵琶,指甲来回勾动,发出琤琮的器乐鸣响。

“你是敦煌?”支狩真盯着对方额头浮现的绯红印记,颇感意外。印记莹莹生辉,形如一个曼妙起舞的天女,怀抱琵琶,裙带飞扬,正是敦煌一族特有的标志。

敦煌族原居天荒:男子雄伟魁梧,精通雕刻绘画;女子美貌婀娜,长于乐器歌舞。八百年前,敦煌因为不堪忍受羽族奴役,举族叛逃。大部分敦煌死在羽族剑仙的追杀下,余者逃入最为荒凉广袤的漠荒,从此踪影渺茫。

“敦煌……”红怜雪眼波深处微微一黯,旋即寒声道,“关你屁事!小子,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有闲心……”

话说到一半,她眼前一花,支狩真倏然冲来,恰在她心绪微乱、言语分神之际。

“琤——”清丽激越的琵琶声回荡在斗室中。仓促之间,红怜雪浊气暴发,一道无形音波顺着指尖弹出,略失准头,擦着支狩真鬓角射过,击在墙角的废旧镜台上,“哗啦”一声,铜镜片片碎裂。

支狩真已然逼近,短匕闪过一道森森寒芒,直刺红怜雪左颈。后者无暇招架,小腿前扬,蛮腰后摆,娇躯起舞般仰成一道弯弯的月弧,一边闪避匕芒,一边双袖甩出,暗藏的袖带犹如灵蛇出洞,抖出一个个美妙圆环,缠向支狩真腰腿。

蓦地,另一道匕光从右方掠起,与先前刺出的寒芒形如玉剪,交错而过。红怜雪娇躯一僵,冰凉的匕锋架上她玉颈,按而不发。

与此同时,红怜雪的袖带缠住支狩真腰部,带得他往前一个趔趄,伏身在红怜雪饱满的胸膛上,双方肌肤相贴,四目相对,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