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五章 当年密约藏图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当年密约藏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过了晌午,支狩真独自离开,留下清风静心修养。

他再次经过那家铁匠铺时,大门洞开,垂着半张熏黑的帘布,里面透出腾腾热气,“当当咚咚”响个不停。

支狩真掀开门帘,里面没有其他客人。一个赤膊大汉一手举起铁锤,一手用铁钳夹住烧红的刀胚,放在砧板上连续敲打,火星纷纷迸溅。

“客官,要打点什么?”大汉别过头来,亮晶晶的汗珠沿着鼓凸的胸大肌滚下,落在砧板上,冒出“滋”的一声白烟。他瞧见支狩真穿的绿麻小褂,脸上露出一丝异色,手里的铁锤却未停,猛然砸落,震得支狩真耳膜发麻。

“我想打一柄适合自己的剑。”支狩真深深地看了一眼大汉发亮的皮肤,色泽土黄,肌肉纹理繁密交织,乍看如同皱纹,正是支氏秘传的后土拔地炼体术特有之兆。若非支氏嫡系血脉,绝无可能修成。

“想用什么料?精铁、青铜还是钨钢、混金?要多长、多宽、多厚,什么式样?剑柄、剑锷、剑鞘有什么要求?”大汉随口问道,铁锤兀自敲个不停。

“掌柜的在吗?在下能否和他面谈?”支狩真目光扫过屋角的铁炉、水槽和堆放的铁矿、金属,转向虚掩的内屋。

大汉浓眉一扬:“这点小事,哪用麻烦掌柜?我大可以做主。”

支狩真略一沉吟,道:“我要在剑柄上雕刻这个图纹。”他走到水槽边上,手指蘸了水,在土墙上划出“支氏”两个鸟鱼文字。

大汉神情一震,不由得停下打铁的动作,少年不紧不慢,又写下“百灵山”三字。

大汉睁圆眼睛,不能置信地瞠视支狩真:“你……”

“我来自百灵山。”

“咣当”一声,大汉丢掉铁锤,冲向内屋,激动地嚷道:“爹!百灵山来人了!”

旋即,一个同样身材高大的赤膊老汉奔出来,身躯雄伟如山,只穿了条犊鼻裤衩,脸膛黑黄,目光炯炯地望向支狩真:“客人来自百灵山?”

支狩真点头念道:“巍巍无疆,后土拔地,气贯九幽,力通山河……”正是后土拔地诀的秘传要义。

“爹,真是我们的族人啊!”大汉欣喜叫道。

老汉眼珠一瞪:“还不去关上门,瞎嚷嚷个什么!”

铁门关上,室内暗下来,支狩真和老汉久久对视,铁炉透出的火光映得老汉脸上忽悲忽喜。

八百年前,支氏部落远走蛮荒,频遭截杀。支氏族长支敢当带领长子一路冲杀突围,途中将其余三子秘密遣散,各自携带少量族人和部落藏珍,蛰伏蛮荒,隐姓埋名。

此后,支氏在百灵山立足。为防羽族觊觎,四方密约,除非有人成就巫灵,否则后代永不联络,以便保全血脉。

“百灵山有人成就了巫灵?”老汉颤声问道,八百年过去了,他这一脉早就衰败,只剩父子二人,在这宰羊集浑浑度日。

支狩真微微颔首,魂魄中,八翅金蝉一声长鸣,清冽激越。老汉父子血脉悸动,心魂动荡,不由自主地生出臣服之念。

老汉骇然失色:“怎么可能是你?”即便是支氏族谱里最天才的支珊,也要年过三十,筋骨气血打熬充盈,方才生出九头婴蛇巫灵。

“血祭。”支狩真淡然道,“世上已没有百灵山支氏了。”

老汉呆了半晌,苦涩地道:“原来如此。”

“百灵山支氏第六十一代族长支狩真,拜见族叔。”支狩真沉声道,左手手心向天,右手手心对地,一板一眼行了巫族古礼。

“支氏支鲁、支坚父子拜见族长。”老汉语声发颤,双掌相对,攥握成拳,俯首以巫族古礼郑重回应。

大汉也忙不迭地跟着回礼,心里嘀咕,就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娃子,居然是支氏这一代的族长?

“能在此遇见族叔和族兄,真是万幸。”支狩真轻叹道,多年音讯中断,连他也只知道那三支族人分别隐藏在蛮荒中部、北部和南部,具体位置一无所知。

支鲁神色怆然:“族长再不来,我们这一支也要断绝了。”正统巫族只在族内通婚,以求血脉纯净。他的儿子支坚找不到巫族女人婚配,就得孤老终生。

支狩真问道:“不知其他两支族人近况如何?”

支鲁惨然一笑:“南部那一支早没了消息,北部那一支据说惹上虎伥,百年前就被幽魂教灭族。”

幽魂教……支狩真沉思片刻,问道:“族叔,保管的东西还在吗?”

“在。”支鲁迟疑了一下,道:“族长的……?”

“我也在。”支狩真弯下腰,撩起裤管,揪住小腿肚子猛地一扯,拉下一小块肉色薄皮。

老汉也随即从胸口撕下一小片薄皮,交给支狩真。两块薄皮如婴儿手掌大小,边缘齿形,薄如纱绡,与肤色完全相同。两者拼在一起,齿形相互吻合,恰好凑成半张图的样子。

支狩真将之凑近火光,图上隐隐浮现出密集的蓝色细线和数个浅红色小点,正是支氏当年迁往蛮荒的路线以及几处藏宝地点。藏宝图当初分割成四份,一来是为了日后确认彼此身份,二来万一有失,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多谢族叔成全。”支狩真收起薄皮,重新往小腿肚上贴好。薄皮取自地梦道一种叫做梦貉的奇兽面皮,与人的皮肤完美贴合,瞧不出丝毫异状。

“藏图能完好交由族长,我这一支也算没有愧对祖宗。”支鲁唏嘘道,“族长如今成就巫灵,有何打算?”

支狩真答道:“暂避风头,四处流浪。等待巫灵大成之后,我再返回天荒祖庭,完成历代先人的遗愿。”

支坚在旁听得一愣,忍不住插口道:“族长,你成就巫灵,难道不该大杀四方,轰轰烈烈地干一场,扬我支氏雄威吗?”

“闭嘴!”支鲁喝道,“你懂什么?”

支坚显然不太服气,胸膛急促起伏了几下,终究还是闷头不说话了。

支狩真并不介意,道:“族叔,我急需一柄剑,你这里有合适的成品么?”他以短匕使剑,终究差了几分。

“族长有麻烦?可是来自羽族?你这身衣裳像是……”支鲁欲言又止,脸色古怪。支坚撇撇嘴,堂堂支氏嫡传族长,穿着妓院的龟公服实在丢份。要是他,宁死也不受这种鸟气。

“麻烦我会自行解决,不劳族叔费心了。”支狩真瞧了瞧支鲁,对方大约在炼气还神初阶,支坚更只有炼精化气,根本应付不了张无咎这样的高手。何况,按照八百年前的约定,一旦有一支支氏成就巫灵,其余三支将彻底隐匿,远走他荒,为支氏保留血脉延续的种子。

支鲁欣然道:“族长稍待,我手上倒是收藏了几柄不错的利器。”他转回内屋,不一会儿,捧出几柄剑来。

第一柄剑鲨皮乌鞘,剑身奇长,以锋利坚硬的百锻雪花钢打造,剑刃寒芒冷冽,光可鉴人。支狩真微微摇头,五尺左右的剑锋对他有些过长了。

第二柄剑式样高古,沉重厚实,青铜剑身闪烁着精美的松涛纹路。支狩真抓住镂刻鹰翼的剑柄,挥动了几下,又放下,去看第三柄剑。

这是一截断剑,长不足两尺,重不过三锵。剑身窄如柳叶,薄如蝉翼,流水般的剑锷向后不断收窄,透出淡淡的绯红色。被火光一映,断剑恍如一缕凄艳的烟霞氤氲浮动。

支狩真握住断剑底部,没有剑柄,绯红色的丝线缠绕其上,触手细柔,清凉吸汗。他走到一块试刃石边,挥剑轻刺,剑尖无声没入石中,几乎感觉不到半点阻力。

支鲁道:“这截断剑是多年前,一个路过宰羊集的外人死后留下的。材质非玉非金,十分古怪,像是从地梦道得来的奇物。不过这么薄的剑,恐怕经不起重力撞击。”

“无妨,就这一柄。”支狩真欣然道,断剑又轻又锐,十分适合他灵捷准狠的剑路。他没要剑鞘,向支鲁取了半匹陈旧的棉布,层层裹住断剑。这样拿在手上,也不惹人注目。

“族长,恕我直言。”支鲁犹豫了一会儿,道,“剑术始终是羽族邪道,我族承天启运,当以巫力、巫术为本。”

支狩真淡淡一笑:“我省得。族叔,你们收拾一下,尽快离开,宰羊集很快就要大乱。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除非他日返回祖庭,否则你我不必再见了。”

支鲁楞了一下,怅然望向四周,许久低叹一声:“终于要走了。”一时心里空空荡荡,也不知是突然失去了坚持的那口气,还是如释重负。

“爹,我去收拾细软!”支坚兴奋地奔回里屋,忙活开来。他正当壮年,雄心勃勃,自然不甘心在这蛮荒之地终老一生。

“族叔、族兄,保重。”支狩真望着石像般久久伫立的支鲁,转身离开。

“族长——”支鲁在背后嘶声喊道,“我支氏必能重振声威,杀回天荒!我等着那一天!”

虽是豪言壮语,支狩真却听出了几许掩不住的疲惫。他回过头,凝视着铁炉里越来越微弱的火苗。当年的支氏,或许人人心中都燃烧着熊熊的火把,然而,火把总有燃尽之时。

到那时,燃烧的意义何在?支狩真茫然推开门,外面强烈的阳光照进来。他微微眯了眯眼,向怡红院走去。

拐过街角,他骤然停住脚步,藏进屋檐的阴影里。

不远处,人喊马嘶,几十骑马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把怡红院正门团团围住,一柄柄斩马刀纷纷出鞘,闪耀着雪亮的寒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