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四章 攀岩地发杀机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四章 攀岩地发杀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咚——”一块碎石从小马匪的靴底滚下,沿着陡峭的岩坡一路弹跳,落入下面涉水的石滩上,发出空洞的回响。

支狩真手掌贴住岩壁,抬头望了上方的小马匪一眼,手脚继续滑动,以壁虎游墙术向上轻巧游窜。一路上,小马匪刻意留下蛛丝马迹,吸引崔之涣跟上来,又不让他跟得太紧,温水煮蛙一般消耗对方的体力。

三人正呈一字形攀爬岩坡,胖虎落在最后,不住地急促喘气,粗肥的手指涨得通红,死死扣住突岩,吃力地挪动腿脚。这片倾斜的岩坡高达十来丈,胖虎膘肥体重,爬起来异常艰难。好在每当力竭,他体内总会自行生出两股奇异的气流,一凉一温,流过气血麻痹处,手脚便又生出些力气来。

“小心!”小马匪和支狩真异口同声喝道。一只拳头大的灰蝎子突然从石凹里窜出,扑向胖虎右臂,翘起的尾针凝着一抹剧毒的蓝光。

胖虎吓了一跳,右手一缩,避开灰蝎,单凭另一只手吊住岩石。“哗啦”一声,他脚下打滑,石屑簌簌掉落,两条腿顿时腾在半空,兀自胡乱蹬踏,石块夹着泥沙纷乱激溅。

灰蝎举起大钳,窜向胖虎面门。支狩真左掌一撑岩壁,倒转而下,绯红色的断剑直切而下,灰蝎断成两半,诡异地化作两截灰黑色的小石块,消融在岩壁上。

支狩真微微一愕,手上动作不停,剑尖顺势一划,岩壁上碎石迸裂,溅起火星,灰蝎仍然不见踪影。

“小肥羊,俺撑不住啦!”胖虎肥脸抽搐,右臂一阵剧烈抖索,手指一根根从岩石上滑开。

支狩真头下脚上,以脚掌心吸住岩壁,探臂去抓胖虎。猝然间,他识海察觉出脚旁岩石的异样。

灰蝎奇诡地从岩石表面钻出,尖锐的蝎尾闪电般一抖,扎向支狩真脚踝。“叮!”支狩真挥剑上撩,剑光在狭小的范围内急速颤动,三杀种机剑炁迸射而出。灰蝎碎成数十块,又化作碎石残屑,悉数融入岩壁,瞧不出半点痕迹。

支狩真心头一凛,难道三杀种机剑炁也无法彻底杀死灰蝎?

“啊呀!”胖虎大喊一声,手掌从岩石上滑脱,整个人往下疾坠。支狩真立刻挥剑下劈,剑刃触及胖虎胸口的刹那间,陡然翻转,改劈为拍。“砰!”胖虎被剑身拍得向上抛起,高高越过支狩真头顶。半空中,他试图伸手抓住岩石,手指却酸软无力,身躯一沉,又要往下跌落。

一只手猛然从上方抓住了他的胳膊,小马匪俯下身,拉住胖虎,竭力往上拽。胖虎另一只手在岩壁上拼命扒拉,想要攀牢,可身躯晃荡不停,手掌屡屡从岩石上擦过。

“胖虎,别乱动!”支狩真形如壁虎,滑窜上去,肩膀顶上胖虎脚底,将他硬生生托住。与此同时,灰蝎又如幽灵般浮出岩壁,扑向胖虎。

“怎么又来?”胖虎怪叫出声,不自禁地猛力一扭。小马匪猝不及防,手臂一抖,胖虎的手从他掌心滑出,整个人再次往下直坠。

“砰!”胖虎沉重的身躯砸在支狩真肩上,紧接着向外翻滚而落。支狩真来不及反应,被对方身形一带,紧随着一路滚下去。

“啪!”半途中,支狩真一把攫住胖虎脚踝,右手挥剑,剑尖沿着陡壁切过一长串迸溅的火星,下落的速度顿时放缓。支狩真拧腰吸腹,以肌肉的蠕动贴住岩壁,双腿再次盘住岩石,稳住身形。

“他娘的,蝎子又来了!”胖虎头晕目眩,惊魂不定,恰好瞥见灰蝎从石缝里钻出,蝎尾狠狠刺向自己的胸口。它似乎知道支狩真不好惹,盯准胖虎,穷追不舍。

“嗖!”一颗铁丸从上方疾速射来,正中灰蝎,将它打得四分五裂。小马匪手挽弹弓,青色瞳孔浮现出一圈奇异的光轮。下一刻,灰蝎钻出岩壁,不依不饶地爬向胖虎。

胖虎不由得四肢乱动,他身肥体重,再一挣扎连支狩真都抓不牢他,自己也被带得摇摇欲坠。

杀了他!支狩真目光一闪,胖虎眼下成了累赘,不如早点放弃,保全自身。一旦在此耽误太久,难免会被崔之涣缠上。何况胖虎只是个偶遇的小混混,即便自己不杀他,也迟早被炼成人丹。

当日清风的意思他很明白,胖虎极可能被某个炼神返虚的高手盯上,暗中圈养在宰羊集,准备炼制人丹,冲击炼虚合道之境。

所谓人丹,即是以人为主材,加补药草等辅助物,炼制成具备奇效妙用的药丹。

据传魔门、道门同样炼制人丹,他们物色一些根骨奇佳的平民童子,秘密掳掠回宗,炼成丹药后,给那些天赋低劣的世家弟子服用。只是人丹虽可提升资质,冲击瓶颈,但服用者往往变得性情乖戾,心气虚浮,不仅道基不稳,而且终生无望破碎虚空。

诸般念头在心头一转,支狩真眼神变冷,断剑毫不犹豫地斩向胖虎。

“它是这片地气生出来的怪物!”小马匪冲着支狩真急切嚷道,“它没有真实的血肉!除非把这一带岩山彻底摧毁,不然它是杀不死的!”

地气?杀不死?支狩真心中一动,断剑刺近胖虎的刹那间,剑光陡然一旋,圈住灰蝎,一轮轮圆形的剑光绕着灰蝎不住旋转,剑气化作绕指柔丝,困而不杀,将灰蝎死死缠住。

小马匪从上面迅速赶至,抓牢胖虎。支狩真右手挥剑不停,纯以手腕转动断剑,绵密成圆的剑光犹如一座牢笼,将灰蝎紧紧黏住,难以摆脱。这一剑最早脱胎于王子乔切鱼脍的手法,如今被他活学活用,演绎出了崭新境地。

他与小马匪合力,拽住胖虎,一点点往上爬动。

一炷香之后,三人精疲力竭地翻过岩坡。直到远离石滩岩窟,进入前方草蔓丛生的泥滩地带,支狩真才剑锋一折,变转为刺,将灰蝎一剑钉在泥浆里。

灰蝎发出凄厉古怪的嘶鸣,慢慢碎成齑粉。被风一吹,粉末升腾成一缕暗灰色的尘烟,袅袅飘开。支狩真掌心的剑种突然一颤,将灰烟一口吸入。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支狩真蓦地心头一震,原来这便是地发杀机!虽然他的三杀种机剑炁第一层并未圆满,但剑种提前吸收了地之杀机,生出了一丝变化。

“这见鬼的蝎子总算死了!”胖虎一屁股坐倒在泥水里,不住喘着粗气。

小马匪若有深意地看了支狩真一眼,悄声道:“刚才,我还以为你会松开他的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