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三章 人心洪流所挟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三章 人心洪流所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炼神返虚!

吴笙心头蓦地一凛。刀公一身修为如此之高,却一直秘而不宣,足见其城府深沉,独断多疑。自己既知刀公之秘,等于埋下祸根……他脑中一时间转过诸多念头,口中应对如常:“仙宫既为八卦之格,自当转四象,循两仪,入中宫。余观宫廊各处藏宝虽多,终是旁枝末节,不直多顾。”

二人加快步伐,径直穿过宫廊。一路上尸体渐多,场面混乱不堪,各处金亭银台、玉楼琼阁杀声震天,宝物的彩光和喷溅的鲜血纷呈闪现。各族你争我夺,殊死搏命,时而激烈纠缠一团,时而来回喧呼追逃……

“砰!”老烧刀子随手一拳,将几个挥斧拦路的蛮人击飞。吴笙望见后方显露的一座巨型水池:白玉围壁,青龙雕饰,水色潋滟生光,飘浮朵朵金莲,隐约可见一条碧影在荷叶底下矫夭游弋。

“刀公,此池应为四象之青龙位,不过……”吴笙踌躇了一下,道,“缺了些许四象的循环交替之意,与先前的火性离门并不契合。”

“仙府宝地,总有看不透的东西。”老烧刀子不以为然,一介纸上谈兵的书生,怎解真正的仙家玄秘?

吴笙沉默地摇了摇羽扇,瞧在以往的宾主情份上,自己屡次暗示。奈何刀公贪欲迷心,再听不得逆耳之言。

他放眼望去,池边人头攒动,跃跃欲试,一张张脸透着亢奋的红光。仔细瞧来,像极了那些恶鬼的赤红脸膛。

一阵奇异的香气忽然飘出来,金莲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不住萎缩,其内结出累累银色莲蓬。“哔卜哔卜……”莲蓬纷纷裂开,露出一粒粒火红色的莲子,晶莹剔透,饱满鲜嫩,馥郁的芬芳仿佛令人浑身毛孔舒畅张开。即便吴笙离得较远,也不由口舌生津,心脾清爽,似被甘霖洗涤了一遍。

“扑通!”有人不顾一切跳下水池,伸手去扯莲蓬。碧影倏地窜过去,探爪一抓,那人的脖子折断,脑袋掉进水里,沉没不见。碧影搅起一堆浪花,仰颈放声高吼,鹿角驼首,鲤鳞鹰爪,分明是一条神骏的小青龙。

“是龙!这玩意儿不是早绝种了吗?”“听说吃了龙,肉身就有一龙之力!”“蠢才!应该把它收作兽宠!”

众人虎视眈眈,摩拳擦掌,心中贪欲更炽。“轰!”水面炸开,也不知是谁先击出一道气劲,随后近百道气焰狂乱激射,打得怒浪滔天,震耳欲聋,小青龙抛起又滚落,甩尾发出阵阵痛吼。

“莲子枯了!”一名夜叉族女子尖叫道。

水面上,一个个莲蓬的银光变得黯淡,表皮开始起皱,莲子一点点干瘪下去,陆续化作蓝灰色的尘垢。

众人发一声喊,争先恐后扑入池中,有的冲向小青龙,更多的去摘莲蓬。一个犬戍族人揪断莲蓬,正朝口袋里塞,骇然发现莲子仍在萎缩。“咔嚓!”他干脆一口咬上莲蓬,狼吞虎咽起来。

一丝丝腥臭的黏液从他全身毛孔渗出,毛发渐渐光亮,压抑不住的气血透体而出,激起道道水浪。

“伐毛洗髓,脱胎换骨!”边上的虎伥惊喜交加,抓起满把莲子往嘴里猛塞。众人竞相效仿,时而又为争抢莲子你死我活,缠杀不休。

鲜血喷溅,老烧刀子一拳将对面的卉族女子击毙,夺过她手上的莲蓬。“刀公,此乃不明之物,千万慎行啊!”他回头望去,吴笙一脸焦急,摇头摆手。

老烧刀子略一犹豫,仍将莲子吞下。莲子遇津即溶,仿如细疾的火流窜进肺腑,浑身气血立刻升涨,脸上红光隐现,四肢百骸充满力量。

吴笙张张嘴,终是什么话也没说。他木然而立,眼前人影汹涌,个个癫狂抢吃,满面红光,连肌肤也透出一抹隐约的蓝色。恍惚中,他似孤零零地立在宫廊的壁画中,周围恶鬼乱舞,飞扑狂嚎……

“轰!”光焰激闪,气浪掀波,百来件兵刃一次次劈在小青龙身上,打得它悲吼翻滚,利爪疯狂扑击。鲜血染红了池水,不断有人倒下,更多的人冲上去……

“噗嗤!”一个魁梧的昆仑奴临死反扑,刀尖捅入小青龙腹部,不见龙血溅出,龙腹反显出一段质地刚硬、凛冽生光的鳞纹青铜。

魂器!老烧刀子身躯一震,心头大热。这哪是什么青龙,分明是一件还未蜕变成熟的魂器!

所谓魂器,是天生具有魂魄和意识的兵刃法器:谙变化,擅神通,能坐立行走,知喜怒哀乐,更像是介于人与器之间的一种特殊生灵。即使是晋楚的高门大族,一件魂器也足被奉为传世珍宝!

“澎!”水柱高高激起,老烧刀子足踏波浪,拳势如山,像一头猛虎杀入羊群。

兵刃在拳下崩断!头颅在拳下碎裂!鲜血在拳下抛洒……最终,老烧刀子浑身浴血,踩在满池尸骸上,一手攫住小青龙,任其在掌心拼命扭动,直到慢慢化为原形——一柄青铜波月龙首刀。

“哈哈哈哈!”他大笑挥刀,声如山崩地裂,白玉巨池在凛冽的刀光中一分为二。

“循两仪,入中宫。”老烧刀子瞥了一眼兀自失魂落魄的吴笙,皱眉说道。本以为此人颇有胆色见地,未想也是个废物,事后除去便是。

吴笙梦游般跟着老烧刀子,一路踉跄行去。途中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各族都像疯了一样杀红了眼,见人就砍,见宝就抢。

“幽魂教主阴九幽死了!”“消息是‘草鼠’传出来的,昨晚就漏了风声!”“幽魂教完蛋了,干死虎伥!”

吴笙突然听到有人高喊,一群马化旋风般追上去,围住几头虎伥死砸猛打。更多的人加入了围剿虎伥的行列,混乱杀戮的场面犹如烈火烹油,愈演愈烈。

“轰!”老烧刀子背负波月龙首刀,一拳把一头虎伥打得血肉横飞。鲜血溅上吴笙额头,他突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黯然望着老烧刀子不可一世的背影。

刀公,你我宾主之缘尽了。他放慢脚步,悄然拐入一处回廊,循着七窍玲珑心的预感,向外逃去。

厮杀的人流走马灯般从四面八方涌过,这是人心的滚滚洪流,谁也无力阻挡。

梦魇湖外,支狩真正向清风请教剑术,忽而抬头,微微蹙眉。

一袭红艳如火的倩影飞也似地奔向湖畔。

正是红怜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