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一章 廿年再定胜负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廿年再定胜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穿过这片山林,对面便是云荒。”

晴空澄碧,白云悠悠,清风坐在一块青苔滋生的岩石上,随意脱下鞋袜,双足伸进清冽的山溪水里,惬意轻晃。

支狩真望了一眼丹染翠浸的深秋山林,兀自手扶断剑,指尖下意识地不住抖动,思索“心在心外,意在意外。”之义。

“来坐下,放松一会儿。剑既要能发,也要能收。”清风不禁莞尔,这一个多月来,少年一边赶路,一边研习剑术、身法。在他有意无意的提点下,支狩真炼精化气的剑道修为日益纯熟,相距“朝彻”之境也近了。

“是,前辈。”支狩真依言坐下,学着清风的样子,光脚浸在冰凉的溪水里。水色明澈,阳光斑斑点点,几条半透明的小猫鱼窜出石缝,游近支狩真脚旁,又倏地惊走。

“何须如此剑拔弩张?”清风哑然失笑,小腿摆动,搅起层层涟漪。小鱼儿纷纷游过来,轻轻触碰清风的脚踝,流连不去。

支狩真目露讶异,清风温和地道:“放轻松些。像你这样的少年人,风华正茂,更当好好享受天地间的美好。在我看来,即便是剑修,也不该只有剑。否则一旦失去,你就一无所有。”

支狩真想了想,恍然道:“无剑即是有剑,故剑无处不在,这是‘剑在剑外’之意么?”

清风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年,蓦然摇头大笑:“你啊你,真个是无趣哦!除了剑,这世上还有蓝天、白云、明月、清风,还有游山、玩水、听曲、看戏,还有美食、美酒、美服、美人……你一个翩翩少年郎,干甚么和个苦修的孤老头子一样?”

支狩真惑然道:“前辈,我真的无趣么?”

“不。”清风郑重其事地摇摇头,“你不是无趣,而是非常无趣。”说罢戏谑地睒睒眼睛。

支狩真汗颜道:“其实,晚辈琴棋书画都有涉猎。”

“可你并不在意那些,对不对?”清风和缓的声音宛如清溪流淌,“锐意进取是很好,可有时也该停下来,一览沿途风光。修炼难道不是为了活得更舒坦一些么?”

支狩真低下头,凝视着映在波光里的鱼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小时候,有一年冬天,雪下的特别大。我看到其他孩子热热闹闹地堆雪人。他们给雪人插上红萝卜的鼻子,黑石块的眼睛,枯树枝的手臂,还用兽皮做了顶高帽子。那真是……一个很漂亮的雪人。”他摆动双腿,水波摇曳,影子也在溪底幽幽摇曳。

“可是呢,那些终究不是雪人自己的东西。太阳会出来,雪也会融化,泥地上只剩萝卜、石块、枯枝和一块湿漉漉的兽皮。没有了雪人,它们就不再是鼻子、眼睛和手臂。”他抬起头,看着清风的眼睛,“天地美好,但也残酷。想要活得舒坦,就要不断修炼。所以,恕我不能赞同前辈之言。”

清风不以为忤,反而拈须一笑:“你倒是看得穿。不过哩,现在断言这个还为时过早。等你日后阅历增多,饱经世间沧桑,就未必像现在这么想了。倘若百年之后,你此心不变,倒有破碎虚空、大道可期的那一天。”

支狩真点头称是,清风却又道:“可你百年之后,心里想的和现在一样,这百年你岂不是白活了?”

支狩真闻言一愕,半晌说不出话来。清风哈哈大笑,支狩真默默思索,四周万籁俱寂,唯余一曲溪水环绕潺潺。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过,粼粼闪烁的波光黯淡下来,宛如一点接一点熄灭的烛火,浓浓的暮色覆上水面。

“繇猊肉还有么?”清风套上鞋袜,洗净了手。

“刚好还够一餐。”支狩真从背篓里取出风干腌制的肉块,递给清风。

清风转过身,面朝东南方向,双手捧着肉块放在一片干净的蕉叶上。又折了三根草枝,插在肉块前,随后撩起袍摆,弯下双膝,恭敬磕了几个头。

“今天是家母的祭日。”他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对支狩真笑了笑,“修道之人本该看淡生死,然而血浓于水,终究是无法看淡的。你说,老道在宗门待了百年仍是个道童,而今又功行大亏,得道无望,家母在九泉之下,会不会觉得很失望?”

支狩真宽慰道:“前辈修行的根基未损,未必就不能再进一步。”

清风看看少年,忽而笑起来:“不会的。家母不会觉得失望,我能好好地活着,她就比什么都高兴。”

他用力按住少年的肩头:“你懂么?”

忽然间,支狩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心头猛然一颤,抬头望着老道深深的眼神。这一刻,少年孤暗的心仿佛被剑刺穿,有一丝光慢慢渗透进来。

“孩子,用完这顿,你我就要各奔东西了。”清风点起篝火,烧烤繇猊肉块,火苗舔动,浓烈的香气一下子窜出来。

支狩真忽而觉得茫然若失,他下意识地靠过去,离火堆近一些,火光摇曳着两个人的影子。

“道可道,非常道。”清风凝视少年,缓缓说道,“剑心需要历经打磨,方会真正通透。我看你貌似随和,实则心性孤僻,易走极端。其实多与人交流攀谈,未尝不是一种修行。”

蓦地,他抬起头来,目露惊色。一个雄浑高昂的嗓音穿透密林,远远传了过来:“错了错了!简直是胡言乱语,荒谬不堪!”

燕击浪!

支狩真猝然跃起,拔剑出鞘。

“燕道友,不知老道这些话错在何处?”清风目光一闪,神态如常地翻动肉块,油汁滴到火焰上,发出“滋”的一声。

燕击浪携着慧远的小手,大步而来,洒然道:“历经打磨的剑心,还是你自己的心么?在洒家看来,那不过是一块被磨平了棱角的卵石!”他龙行虎步,走到火堆旁,无视执剑相峙的支狩真,大剌剌坐下,解下腰系的青皮葫芦,仰头灌了一大口酒,抹抹嘴角乱须,“什么是修行?无限风光在险峰!于极端处走出路来,才叫修行。”随手把青皮葫芦抛向清风。

“刚极易折,过犹不及。”清风接住青皮葫芦,略一犹豫,饮了一口,将烤好的繇猊肉块递给燕击浪。

“穷极生变,否极泰来。”燕击浪也不客气,撕扯肉块,咬得满嘴流油。

“因人而异。”

“大道无异。”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你一口酒我一口肉,言辞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支狩真手握断剑,与小和尚面面相觑。

隔了片刻,慧远双手合什,对支狩真歉然一笑:“小僧慧远,这位施主有礼了。”

若是制住这个小和尚,或能要挟燕击浪。支狩真不动声色,微笑还礼:“慧远大师有礼了。”

慧远连忙摆手:“施主过誉啦。小僧佛法低微,可称不上是大师。”

“鸿鹄不与燕雀同飞。大师既与燕大宗师同行,自然也是非凡人物,又何必过谦?”

慧远认真答道:“施主此言差矣。燕雀鸿鹄,皆是众生,于我佛眼中并无不同。”

“既无不同,为何一名燕雀,一名鸿鹄?”支狩真嘴上和对方辩驳,手按断剑,脚下悄然移近。

破风声忽至,一块油光喷香的烤肉从后方射来,掠过支狩真。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手臂莫名一麻,断剑“咣当”落在地上。

“小慧远,最后一块肉赏你了!”支狩真听到燕击浪漫不经心的叫声,繇猊肉块去势一缓,恰好落在慧远手上。

“清风道友,想不到你还活着。”燕击浪摇摇空空的酒葫芦,油腻的手指在衣襟上擦了擦。

“老道也未想到。”清风坦然答道。

“你逃过了洒家的拳头,又偷吃了洒家的繇猊肉,这笔账该怎么算?”燕击浪浓眉一挑,不怒自威,火光也为之一暗。

“老道的命可是燕道友的?繇猊可是燕道友饲养的?”清风反问道,“若不是,何来逃、偷一说?”

燕击浪双目神光一闪,咄咄逼人,清风目光平静,毫不避退。火焰在二人中间不住窜动,映得两道身影仿如扑跃交击。

一阵迅猛的夜风呼然卷过,火堆倏地熄灭。黑暗中,燕击浪缓缓站起,高大的身影犹如魔神压顶,四周野草齐齐弯折,沙土簌簌向外滚动。

清风攥紧手指,涩声道:“燕道友,那位小友与此事无关,不知可否高抬贵手……”

燕击浪眼皮一翻,似笑非笑:“道友这是在求洒家么?”

清风嘴角艰难地牵动了一下,正要说“是”,支狩真突然开口道:“家师与燕大师的那一战,已经输了。”

少年依然低着头,盯着地上掉落的断剑,绯红的剑光映在夜色里,像是一截不愿熄灭的火烬:“晚辈不才,二十年后,愿替家师再战燕大师,一洗前耻。”

清风身躯一震,燕击浪仰天大笑:“要和洒家一战,你也配么?”

“你也配么?你也配么?你也配么……”刺耳高亢的笑声在山林久久回荡,不知怎地,支狩真脑海中嗡地一下,一股无法形容的耻辱犹如火山喷薄,直冲胸腔,烧得血液灼热如沸。

“你不过是想托辞逃命罢了。”燕击浪乜斜了少年一眼,庞大的气势如山如海压过去,压得少年双腿颤抖,摇摇欲坠。

支狩真神思浑噩,血液中似有无形的火焰升腾而起。

“你连剑都握不住。”燕击浪漠然道。

轰然一声,支狩真精神世界神秘的一角再次破开。迷迷蒙蒙中,一座山自他脚下升起,升向星辰,升向高不可攀的虚空。

他又一次望见那棵孤立山巅的巨大梧桐,浓荫密布,环绕身侧,仿佛无数燃起的碧色火焰。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他喃喃自语,探手一抓,虚幻与真实刹那交融,地上那柄断剑自动飞起,落在掌心,发出清冽不绝的鸣响。

“我的剑无处不在。”他一字一顿,转过身来,绯红色的剑光扭曲着,鸣叫着,燃烧着!他仿佛仍立在那座高山之巅,以神祗般的眼光俯视燕击浪。

斩杀此人,不过一剑。

“好!瞧在清风相求的面上,洒家给你这个机会!”燕击浪突兀地道,大步走过支狩真身边,一把抓起慧远,“肉吃光了,酒也喝光了,拍拍屁股走喽!小和尚,你今天的修炼还没做完哩!”

“燕施主,小僧说过很多次了,小僧已有师承,不能修炼你的功法。”慧远苦着脸嚷道。

“不能个屁!没听那小子说吗?二十年后他要找洒家报仇。到时由你代洒家一战。你万一输了,岂不丢尽洒家的脸?”

“燕施主,放下胜负,便无得失……”

二人絮絮叨叨,愈行愈远。支狩真愣在当场,待到神智恢复清明,望见清风站在自己对面,神情复杂又欣慰:“剑无处不在,你居然顿悟了朝彻。”

支狩真握着断剑,心下一片茫然。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老道也该走啦。”清风静静地陪着少年站了许久,直至夜露深重,寒湿眉鬓,方才缓步向对面的山林走去。

“前辈——”支狩真失声喊道。

“记得二十年后,替我一战。”清风没有回头,枝叶的黑影渐渐遮住瘦小的身躯。

支狩真蓦地一震,清风温和的笑声从层层浓荫里透出:“无论过了多久,看到地上的萝卜、石块和枯枝,你还是会想起那个雪人。”

支狩真默立原地,晚风吹散衣襟,久久不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