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四章 江上王谢争风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江上王谢争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建康城郊乡外,柳翠生烟,桃红吐霞,风酥日丽,燕舞莺啼,恰是春妆秾艳马蹄轻的踏青时节。

又逢四月初九江祭,以大晋三公“司徒兼录尚书事王亭之”、“司空兼尚书令潘阳明”、“大司马兼大将军高倾月”为首,文武百官于建康野外的燕子矶祀江祭天。

祭礼完毕,官员还朝,这一带遂被游春的人流涌没。江面上,艳阳烂漫,波光潋滟,画舫楼船密如江鲫,交织穿梭。门阀士女如云如荼,大多华服倩妆,佩玉带金,各自驱车驾舟,赏花登崖。众人三五一堆,八九成群,或轻摇罗扇,言笑晏晏;或奏击鼓乐,舞剑翩翩;或吟诗作对,长啸高歌;或簪花醉酒,纵情声色;或棋枰对弈,扪虱论道;或斗鸡投壶,指天骂地……

“骨碌碌——”画舫的赌桌上,一只混沌石骰子慢慢停止转动,殷红的一点朝上。混沌石产自无尽海的混沌深渊,能隔绝清、浊二气,常被官府刑狱铸成捆锁修士的镣铐,又或制造赌具,以防作弊出千。

“哈哈,你又输了!小三眼,你最近手风很臭啊!”一个粗豪少年扭头吸了一口金炉内飘出的五石散,挥臂发出恣意的大笑。他肩搭绣花汗巾,袒胸露乳,下身只着一条犊鼻绸裤,躺泡在浓香氤氲的花露酒池里。

酒池中央,漂浮着晶莹剔透的琉璃赌桌,一只只银碟玉盏随着酒波流动,盛放各色山珍海味。隔桌的白脸少年咒骂一声,把身前的十来块蜜玉推过去。

“再玩几把转转手气?说不定下一把就翻本了。”粗豪少年抓了一块蜜玉,塞进嘴里咀嚼。蜜玉遇津即溶,化作香甜醇和的玉液流进内腑,一部分滋润气海,另一部分缓缓渗入紫府。

蜜玉又被称作“修士钱币”,既可增长武道浊气,又能提升术道清气,是修炼界买卖的硬通货,也是世家弟子常用的修炼资源,唯有玉石矿脉深处才有少量出产。

“一年的月钱都输光了,还玩个鸟!”白脸少年转了转中指上的玳瑁扳指,气恼地从酒池中站起。两旁侍女上前为他拭干酒渍,穿戴巾服。

粗豪少年咧咧嘴,随手把一块蜜玉塞进侍女肥白的臀沟里,重重拍了一下:“你潘安仁贵为潘氏二少爷,想弄几块蜜玉还不是小菜一碟?”

“哪有门道弄?我可不像你——谢氏的长房长子,这一辈的术武天才,名下光是玉石矿脉就有五、六处。”潘安仁哼了一声,又摸了摸玳瑁扳指,走出舟舱,目光掠向远处的江面。他相貌英俊,双目阴鸷,眉心绽出一条扭曲的暗蓝色竖纹,仿如第三只眼睛,半闭半睁,正是兰陵潘氏嫡系生来具有的血脉胎记。

“嘿嘿,反正你大哥凶多吉少,族产最后只会便宜了你!”粗豪少年湿淋淋地跳出酒池,也不擦拭,拽起一袭鲜艳的猩红大氅披上,腾空翻上甲板。

“谢大嘴,休得胡说!我大哥只是去地梦道打磨修为,迟早要回来的!”潘安仁悻悻说道。

“打磨八年,音讯全无?”粗豪少年翻了个白眼,俯栏探出上身,向对面画舫上的一群女子吹起响亮的呼哨,引来一阵莺莺娇叱。

“王家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好啊!”粗豪少年扬臂怪叫。

“谢大嘴,滚远些!”为首的红衣少女放下玉箫,不屑地指向粗豪少年。她眉眼娇俏,红唇如火,脸颊两侧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凉米小妹妹,别那么大火气嘛。要不要来我船上,彼此探讨一下阴阳大道,消消火?”粗豪少年挤眉弄眼,不亦乐乎。

“谢大嘴,几日不见,你的嘴巴还是那么臭哇!”王凉米冲对方狠狠啐了一口。

粗豪少年大笑着高高撅起嘴巴:“我的妹呦,你得尝过了哥哥的嘴,才晓得是臭是香嘛!”

“屎尿不用尝,就晓得是臭是香!”王凉米反唇相讥,身边几个论道的少年男子也转过头来,对粗豪少年怒目相视。

潘安仁目光一闪,琅琊王氏与燕坞谢氏向来不和,子弟之间三天斗嘴,五天闹事,他向来不涉入其中,但今日不同。

“砰!”潘安仁猛地一拍船栏,狂笑一声:“哪来的一群王八羔子乱瞪眼?还不缩起**,给老子滚!”

粗豪少年微微一愣,王家最忌讳被人骂成王八,潘安仁平时也不是闹事的料,怎地突然口无遮拦起来了?难道赌博输红了眼,找人撒气?

“潘二郎,你他娘的找死!”王家众儿郎纷纷怒喝,性子最急的六房幼子王敦袍袖一展,术诀掐动,江面上一个浪头骤然升起,仿如一只巨掌,猛地拍向谢家画舫。

“轰!”波浪打在船栏上,舫身摇晃,水花溅得潘安仁满头满脸。

粗豪少年一抖大氅,宛如流云席卷而出,将纷乱水珠裹住,全身滴水不沾,脸上兀自笑嘻嘻地吟道:“你有雨来我有云,巫山云雨共求欢!”

“王八蛋!”潘安仁顾不上擦拭水渍,五指张开,一泓水轮在指间转动,赫然是洞真五指天的水行术法。

“轰!”水轮脱手射出,半空疾疾滚动,引动江水纷纷汇入,冲向王家画舫。王氏子弟毫不示弱,各展术法迎上,一时水浪滔天,火光四射,劲气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江上的画舫逐渐被吸引过来,围看热闹。诸多豪门弟子站在甲板上手舞足蹈,起哄叫嚣:“潘三眼的屁股挨了一下!又挨了一下!”“谢大嘴,还不用你的百步神拳搞他们!对准***呀,笨!”“王家四郎,我看好你!靠,你个废物,本少爷看错你了!”“小凉米的罗裙湿了!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里面是粉色的!”

围观的人流越来越多,渔阳刁氏击鼓助威,苍梧白氏起舞助兴,龙巢桓氏弹铗作赋,武陵陶氏挥毫泼墨,要把双方这场混战以书画载录……

未过多久,又有王家的舟船陆续赶过来,加入战团。潘安仁的玳瑁扳指突然发热,闪过一丝微光。他心头微跳,一把扯掉破烂的锦袍,厉声喝道:“一群王八羔子,以多打少算什么本事?有种的玩撞浪!”

“撞浪!撞浪!撞浪!”人潮齐齐爆发出雷鸣般的呐喊。

撞浪是建康子弟寻求刺激的比斗游戏。燕子矶上游怒流汹疾,暗礁密布,比斗双方以术道、武道控制船只,迎着一道道激浪相互撞击。哪一方船毁落水,另一方便获胜。

“撞浪就撞浪!谁怕谁?”王凉米一摆玉箫,叉腰娇喝,“定要把你

潘二郎撞得五肢俱断,跪地求饶!”

在四周此起彼伏的哄声中,两艘画舫先后调转船头,向燕子矶上游驶去。其余舟船大呼小叫,一窝蜂地跟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