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八章 幕后谁人推手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章 幕后谁人推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无礼!”

刺猬短发老者霍然站起,声如霹雳,“长辈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真是个不懂规矩的混小子。”“不知礼数,哪里像我高门子弟?”一干长老七嘴八舌,皱眉瞪眼。

“敢问诸位,何谓礼?”支狩真淡淡一哂,毫不在意四周投来的汹汹目光,从容说道,“昔日无上大宗师孔尼曾言,‘遇贤明,讲礼乐。遇禽兽,动刀枪。’可见礼本是因人而异。”

“小兔崽子,居然把我们比作禽兽,简直目无尊长,岂有此理!”刺猬短发老头勃然大怒,一掌劈碎座椅,散出的余劲气波冲向支狩真。

支狩真侧身避开,冷笑一声:“尊下懂礼么?老太君与族长尚未开口,你倒抢着吹胡子瞪眼动手,岂不一样目无尊长?此处乃永宁侯府,你身为族老,随意砸摔他家事物,不晓得又是遵循哪一条道理?”

“混账!混账!”刺猬短发老头气得面赤脖粗,几欲动手,却终究不敢太过。那个仰头翻眼的少年立在角落,张大嘴巴,惊奇地盯着支狩真。

族老们交头接耳,纷纷摇头。彩衣老者似笑非笑地道:“这位少年白马郎还未入主侯府,就如此骄横跋扈。若真成了世子,还不爬到我们头上去了?”

“此言差矣。”支狩真道,“骄横者,傲慢专横。跋扈者,霸道独断。敢问这位长老,在下如何专横,如何霸道了?莫非以理驳人,依礼而为就是骄横跋扈?窃以为,诸位要我滴血验亲,才当得上是骄横跋扈,专横霸道!”

彩衣老者嘴角抽搐了一下,不再与少年斗嘴,向上欠身道:“老太君,族长,此子狂妄无礼,又不愿滴血验亲,不如将其赶出侯府,以免原氏沦为建康笑柄。”

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婆子森然道:“不肯滴血验亲,定是鱼目混珠,冒充原敦子嗣。干脆拿下大狱,重刑拷问。”

众人连连称是,王夷甫目露焦急,事先再三嘱咐他要慎言,怎地这么放肆?

原老太君顿了顿凤头杖,满座俱寂。她静静地看了支狩真一会儿,开口问道:“族老们要你滴血验亲,如何就是无礼了?”

“老太君容禀。”支狩真先是恭谨行礼,随后道,“强人所难,岂非无礼?我本名赵安,只因听王长史和娘亲之言,方才千里迢迢,奔赴侯府。本意只是顾念侯爷丧子之痛,省视问安,并无攀附富贵之心。”

他目光缓缓扫过四周,昂然道:“诸位不分青红皂白,甫一相见,便要我滴血认亲,试问礼数安在?诸位心怀疑忌,冷语相加,试问亲情何在?赵安虽然不才,却也不是斗赛的犬马,任人抽血验种!”

“嘻嘻,他说的没错呀。”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蓦地传来,丹顶仙鹤长喙开合,瞳孔泛出顽皮的笑意。

族老们蓦地一惊,这头仙鹤和原老太君自幼相伴,早已通灵,难道老太君的意思是……众人念头各起,一时默不做声,唯有刺猬短发老头气呼呼地嚷道:“你不敢验血,就是心里有鬼!”

“要是我敢呢?”

“你就是永宁侯世子!”

“好!”支狩真立刻接过话头,“那就滴血验证,以辨真伪!”

原老太君点点头,原太丘迟疑了一下,挥手下令。

彩衣老者这才反应过来,心叫不妙。他们这些族老并不怀疑少年的血脉,滴血验亲不过是走过场,士庶之别才是发难对方的重头戏。谁料被少年几番话一激,反将焦点落在滴血验亲上。

此子好阴诈!彩衣老者心中骤然一寒,少年先前不肯验血,分明是欲迎还拒的手段!小小年纪,怎地心计如此老辣?他目光游移不定,窥向刺猬短发老者,老六原天锡究竟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呢,还是与少年暗中勾结,演了一出双簧戏?

众目睽睽之下,一只琉璃玉碗被呈上来,递到支狩真跟前。碗底滚动着一颗血珠,殷红闪亮,犹如宝石,散发出一缕雄健阳刚的气息,正是永宁侯原敦的一滴精血。

支狩真咬破中指,刚要挤血,彩衣老者忽然喝道:“且慢!”

原太丘问道:“景仲有何事?”

原景仲向原老太君和原太丘拱手道:“验血事大,让我等族老来抽取更稳当。”

“我来!”原天锡不容分说,抢上前来。

原景仲眯起眼睛,瞅了一眼原天锡,愈发觉得不妥。原天锡撸起支狩真的袖子,五指一掐,抓破小臂,大颗的鲜血渗出来,甩向琉璃玉碗。

几十双眼睛同时投向碗底。

“逆子!说!是受何人指使!”

青花巷的另一处府邸内,潘氏族长潘毕高坐正堂,面色阴沉如霾。

潘安仁跪在下面,战战兢兢。潘侍郎立在边上,不住摇头:“二侄子,你拦船挑衅,丢了潘氏颜面,族老会大为不满,洞真五指天那边也有微词。再不把实情告诉我们,只会惹来更大的祸害。”

潘安仁面色青白,语声发颤:“父亲,二叔,我,我……”

“还要吞吞吐吐?”潘毕冷笑一声,眉心裂纹倏然绽开,形如竖眼,白光流转。竖眼里探出一个灵芝大小的脑袋,面目与潘毕无异,肤色惨白,布满褶皱,舌头像蛇一样吐出来一卷,“咝咝”有声,舌苔上长满一只只小耳朵和小眼珠,不时颤抖、眨动。

潘侍郎惊道:“大哥要动用白泽傀?这会损害安仁的神识啊!”潘氏嫡传天生三目,眉心的血脉胎记是第三目,又被称为天瞳。一旦修为进入炼神返虚,天瞳自开,生出五花八门的神通。天瞳神通因人而异,各具威妙,不过一旦发动天瞳,自身也会耗损根基。

“兹事体大,必须查个明白。你也清楚,佛门入京未久,各方暗潮汹涌,局势一触即发。这小畜生万一被人利用,卷入其中,岂不连累整个家族?”潘毕森然道,他的天瞳神通便是这一头白泽傀,擅于通万事,辨真伪,窥纰漏,察秋毫。

“爹,我说!我说!千万别对我动神通!”潘安仁满脸惊恐,要是神识受损,他的道途必然大受影响。

“太晚了。”潘毕漠然摇头,眉心的白泽傀盯向潘安仁,闪过诡秘的乳白色异光。

潘安仁神色一僵,呆如木鸡。

白泽傀嘴唇蠕动,语声像混合了无数种稀奇古怪的杂音:“你如何知晓永宁侯的私家子一事?如何知晓他在那艘商船上?又为何要拦船挑衅?”

潘安仁木讷答道:“十天前,我在城西的银钩赌坊玩了几手,运气很糟,连输了百来块蜜玉。”

“百来块!”潘侍郎失声叫道,他在尚书省任职吏部侍郎,一年俸禄也不过三十块蜜玉。

潘安仁续道:“我还不出赌债,又怕赌坊的人闹到家里,会被族老和爹爹责骂。赌坊的金老板告诉我,有个客人愿意替我还债,只要我帮他做一件小事。”

白泽傀的目光忽然落到潘安仁中指的玳瑁扳指上,舌头倏地拉长,卷住扳指,细细舔动,舌苔上的小嘴巴和小眼珠不停颤抖。“这枚扳指是那个客人给他的,设有符阵,以作联络。对方戴着梦貉面具,语声也用功法伪装过,无法辨出真伪。”隔了一会儿,白泽傀缩回长舌,缓缓说道。

“价值连城的梦貉面具?”潘毕森然一笑,“好大的手笔!”梦貉是泽荒奇兽,貉皮制成的面具千变万幻,高深的道法也难以识破。

潘安仁接着道:“原氏私家子一事,就是那个客人透露的。他答应我,只要让私家子当众出丑,不但帮我还清赌债,还会再送二十块蜜玉。我心想,我们潘氏本就跟原氏不和,让对方丢人现眼,对潘氏也有好处。”

他顿了顿,又道:“踩了原氏的脸,爹爹也会高兴。从小到大,我什么都比不过大哥,在爹爹眼里,也只有大哥。我晓得,我没用,可我也希望爹爹夸我……”

“大哥!”潘侍郎断然喝道,“就问到这里吧,他毕竟是你的亲儿子!”他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思及“从小到大,我什么都比不过大哥,在爹爹眼里,也只有大哥。”再望向最疼爱的侄儿,心头一阵痛楚。

“在潘氏一族的利益面前,他什么都不是。”潘毕神色冷然,白泽傀微闭着眼,似在默默沉思。

潘侍郎急切地道:“大哥,这事还不清楚?对方多半是博陵郡的原氏族人,不愿那个私家子继承爵位,所以从中作梗。安仁虽然犯了错,被人利用,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曦弟,你想的太简单了。”潘毕微微摇头,“银钩赌坊的真正老板,其实是门下省的侍中张季鹰。张季鹰是什么人?他是太子的人!”

潘曦潘侍郎一愣:“太子要搞原氏?”

“不对。”白泽傀陡然睁开眼睛,长舌频频抖动,“这件事,谁得了最大的好处?”

潘曦呆了呆,道:“应该是那个私家子吧,踩着侄儿扬了名。”

“那就是他了,至少和他有关。”白泽傀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缩回眉心,裂纹缓缓缝合。

潘曦愣了半晌,骇然叫道:“是这私家子布了局,找人来踩他自己?”

“所以挑中了一个不成器的东西!”潘毕踱步走到堂前,推开碧笼纱窗,深深望向永宁侯府的方向,“此事还涉及了太子。也不知那个私家子背后是谁,居然布下如此手眼通天的一局棋?”

月色下,王子乔羽衣星冠,手挽玉箫,飘然走在秦淮河畔。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