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三章 不速之客相宴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三章 不速之客相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第二天一早,支狩真拉响了床头的缠丝璎珞悬铃,四个侍女端着金盆、银盂、玛瑙瓶、翡翠罐鱼贯而入,服侍他梳发上油,洗漱抹香,佩玉插簪,束带更衣。

早餐是四色干果,四色鲜果,长春枣泥首乌糕,金斑番榴火葛糕,琼瑶葵花夜芝糕,竹露云桂冰参糕,松酿黄芪豹胎炸卷,梅酿白韭麟髓炸卷,蜜蒸翼羊乳酪酥,琥栗花粉龙须酥,紫荷鸳鸯胶羹,冰犀锦蛇胆羹,玲珑虾饺,胭脂蟹包,青唇鱼饽,丹珠螺馍,百花银丝拉面,琅浆灵龟烩面,稻香**粥,鲍汁孢菌粥……无一不是生精润血、养神补气的珍品。

就连食器也是五花八门,造型别致。例如盛干果的碟子状若鲜花,自带暗香。放炸卷的筒子形同梭鱼,热气腾腾。食器边沿再以精雕细琢的各色蜜饯点缀,辅以糖汁拉花,色彩材料无一雷同。

一顿饭用完,支狩真只觉唇舌生津,浑身精气弥漫,识海清灵丰沛,三杀种机剑炁勃勃欲动,竟似有自行冲关之兆,不得不强行压制下来。

未过多久,王夷甫带他拜见了赵蝶娘,并知会了护卫、仆役,将世子名份正式定下,随后在库房领了世子的绶章、私印、出入门符一概事物,再去账房领取当月例钱——一块蜜玉和三十两黄金。

一路上,王夷甫告诫了支狩真诸多世家规矩、京都律法,又道:“世子若是有暇,可去文渊阁看看书,那里广罗了大量修行的基础典籍和八荒秘闻。还有原氏一族的镇族法卷《点石成金指》,唯有侯爷与世子方可参阅。边上的汇珍楼里收藏了刀剑枪戟、琴棋书画、符箓咒卷……皆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世子喜欢什么但管取用。过几日我会请来几位长者担当西席,指点世子的术、武修行,再由药师根据世子的体质以及修行路数,定下对症的补膳。世子的四个侍女里,春花擅长针灸,夏风精通医理,秋月专于推拿,冬雪杂学甚博,都可辅助世子恢复气血,疏通筋络,消除修炼过度的隐患。”

支狩真如听天书,现今他才晓得,世家修行竟有这么复杂专类的门道。

王夷甫续道:“过了重阳佳节,建康四大书院招生入学,侯爷会安排世子进入其中一家,学习文采武功,术法韬略。直至二十冠礼之后,再拜入道门,专攻修行。”他刻意略去一个环节,其实一等的世家子女,可以先预录为道门弟子,得授术法,打实根基。只是博陵族人必然从中作梗,潘氏也会暗施手脚,赵蝶娘的庶门背景则是最大的软肋。在王夷甫看来,支狩真成为道门预备弟子的希望太过渺茫,是以不提,以免世子心境不宁,影响道途。

“我会遵从长史的安排。”支狩真点点头,思及半夜遭人窥测一事,欲要旁敲侧击,打探一番。这时下人前来禀报,说是谢氏的谢玄登门拜访世子,正在竹轩厅等候。

“谢玄?”支狩真微微一愕,他并不识得此人,只听王夷甫提过,昨日撞过来的画舫是谢家的。

王夷甫略一斟酌,道:“谢玄是燕坞谢氏的长房嫡孙,因为性子顽闹,口无遮拦,得了个‘谢大嘴’的浑号。但他素得谢氏族长谢青峰的宠爱,在谢家小一辈中也颇有威望。你既然来了建康,自当多交朋友,引为援助。”

支狩真欣然道:“那我就见见他,看这小子葫芦里卖了什么药。”暗自揣测谢玄的来意。

“世子,谢玄与潘安仁不过是酒肉之交。何况在世家圈子里,今天打架明天喝酒,实在司空见惯。个人的小恩小怨算不得什么,万事须以家族利益为先。”王夷甫在身后提醒道。

“我晓得,要八面玲珑嘛。”支狩真轻笑一声,扬长而去,“不过我不喜欢啊。”

竹轩厅前,翠竹秀直林立,和风摇光。谢玄站在疏密的绿影下,身姿昂然,一袭猩红大氅映得竹叶似着了火。

“原安兄,我冒昧登门,你不会见怪吧?”谢玄转过身来,嬉笑着对支狩真拱拱手,额带中央的宝珠亮得晃眼。

支狩真淡淡一笑:“哪会呢?昨日谢玄兄撞破了我的船,我也没敢见怪。”

谢玄一愣,这小子真是个刺头啊,连句客套话都欠奉。不过没关系,今个定要杀杀你的威风。当下哈哈一笑:“原安你快人快语,我也不拐弯抹角。那事都是潘三眼搞出来的,我也蒙在鼓里,回去还被我家老头子骂了一顿。这不,我一早就来向你赔罪啦!”

他挥挥手,侍童端上八色礼盒,躬身递至支狩真面前。

支狩真瞧了一眼:“谢玄兄太客气了。来人,准备双份的回礼。”

谢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算是变相打脸吗?“小安,区区一点俗物算得了什么?”他哈哈一笑,亲热地道,“走,我在城东青溪桥的杨柳居定了席面,一来还是向你赔罪,二来为你接风,贺祝你在京都出人头地,大展拳脚!”

小安……支狩真嘴角也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谢玄毫不见外地搂住支狩真的肩膀:“小安,你不会这么小气,还记着撞船那点糗事吧?不就是吃个酒,乐呵一下嘛,咱们兄弟一见如故,你可一定要赏脸!”

谢玄说话不尽不实,支狩真本待拒绝,转念想起青花巷里的兽魂,不由心中微动。“那我就不客气了,大嘴。”

大嘴……谢玄笑容一僵,少年彼此对视,两双明澈的眼底映着迎风劲摇的竹影。

谢玄的驷马车驾正在府外等候,谢玄正要上车,支狩真突然道:“大嘴,走马观花没什么趣味。不如一起慢慢逛过去,也好领略一下京都繁华。”

谢玄目光一闪:“小安有此雅兴,我当然奉陪。”

二人并肩而行,白日的青花巷又是一番妙景:百花盛放,姹紫嫣红,雕梁画栋,彩瓦丽檐,莺燕在半空娇鸣飞舞,剪碎一巷绚烂的阳光。车马络绎不绝,青石板上的磨纹荡漾,像水一样流动,仿佛涉足在脉脉水波间。

支狩真怀里的白玉骰子又开始发热,他停下脚步,盯着巷墙上的凶兽影像来回打量。

“小安对这些兽魂感兴趣吗?”谢玄随口问道,这小子到底是个土包子,待会儿可得好好耍耍,让王凉米瞧瞧他的丑态。

“我哪有大嘴你见多识广呢?”支狩真一脸好奇地伸出手,往墙上按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