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八章 昏醉鲤祸忽至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章 昏醉鲤祸忽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砰!”一块黑黝黝的大陨石从阿光前方落下,砸出一个小凹坑。

阿光跑过去,弯腰捧起大陨石,兴奋地高举过头:“这可是最好的铸剑铁料啊!阿真,现在有足够的祭品治好你啦!”

“啪嗒啪嗒——”几块形状各异的奇物从支狩真周遭先后落下,其中一块直奔头顶。他下意识地后仰,探手接住。

这块东西软绵绵,圆溜溜,像半透明的鱼冻,裹满了青黄色的黏液。支狩真抹去外层厚厚的黏液,里面形似蛋卵,从卵内探出半截细小的紫色尾巴,密生银光致致的毫毛,像在轻轻颤动。

支狩真用手指夹住它,半截小尾巴立即扭动起来,支狩真用力一拽,“噗嗤!”蛋卵随之炸开,黏液喷溅,连半截小尾巴也碎作汁液,散溢出一股似有还无、难以言述的妙香。

支狩真顿觉神清气爽,整个识海仿佛被妙香过滤了一遍,变得澄澈空明,多出一丝虚无缥缈的意蕴。八翅金蝉浮出识海,振动翅翼,发出喜悦的低鸣。支狩真心头一震,竟然是滋补魂魄的神物!若是放在人间道,足以令炼虚合道的绝顶高手厮杀争夺。

异香顷刻消逝,连汁液也在一瞬间蒸发。

未过多久,在鲤人一浪高过一浪的喧嚣声中,翻斗鲲摇头摆尾,巨躯重新没入虚空,消没无影,留下一地堆积如山的宝物。

“快些把东西收拾好!”猛叔高喝一声,望向村外,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安。

鲤人欢呼雀跃,纷纷拿上箩筐,埋头拾捡。阿光背起一个大箩筐,抱着支狩真放进筐里,目光四下里一扫,两手接连抓起十来个小东西往筐子里丢,口中悄声道:“阿真,要是有能吃的,你先吃。”

支狩真心领神会,这些宝物定然会集中起来,优先供给习剑的鲤人,未必能分到自己手上。既是如此,他当然不会和这些鲤人客气。说到底,人间道的修士进入地梦道,目的无非是掠夺丰富的资源辅助修行,并从中体验异界的光怪陆离,以己心相合天地,最终明了道途。

支狩真挑挑选选,拿起一团粘稠的泥状物,从中掰开,剥掉红棕色的外壳,露出里面七、八瓢雪玉似的白肉。它像是一种奇异的果实,白肉里嵌着鲜红的纤丝,触之绵软,香气浓醇诱人。

支狩真试着咬了一小口,果肉甘甜柔嫩,蜜香馥郁,溅出的汁水像丝缎一样滑过咽喉,内腑如沐甘霖,舒畅通透,连腹中残余的一点饥饿感也荡然无存。他不再迟疑,几下吞掉果实,又抓起脚下一个凹凸不平的灰白色球体,仔细审视。

“呃!”支狩真莫名地打了个嗝,泛出的气体醺醺如醉,浓烈似酒。紧接着,一道辛辣的热流从体内各处窜出,犹如火烧一般,从五脏六腑一直窜到舌头,辣得他喉干唇焦,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一阵又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涌上来,支狩真抓紧箩筐,眼前天旋地转,头晕眼花。“啪”的一声,手上的异物掉落在筐子里。刚才的果肉……支狩真暗叫不妙,全身烧得如沸如焚,嗓子冒烟,四肢变得轻飘飘、软绵绵,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难道是醉泥果?他突然忆起侯府藏书记载的一段奇闻:昔日有顽童名杜康,于庭前戏耍。虚空忽坠一果,瓢肉如玉,食之甘醇,回味辛辣似火。杜康当即昏睡数日,醒后但凡饮酒,千杯不醉,史称酒仙。

若真的是醉泥果……支狩真暗自苦笑,醉泥果并无坏处,相反补血益气,疏通经络,堪称珍稀补品,是以八翅金蝉未感凶兆。不过眼下他浑身无力,昏昏欲倒,如何再捞好处?

他刚想告诉阿光,突然间,地面微微震动,远处响起一阵迅疾的蹄声,不断向村口接近。

猛叔面色一沉,长啸数声,阔剑高高扬起,剑尖直指蹄声奔来之处。其余的鲤人抬起头来,个个色变。褐须老鲤人放下箩筐,走到猛叔跟前,颤声问道:“阿猛,莫非是翻斗鲲把鲤祸引来了?”

“我也不清楚。翻斗鲲那么显眼,难免会招惹外人。”猛叔摇摇头,目光扫过众人,肃然喝道,“拿起剑来,准备迎敌!”

阿真惊呼一声,抽出腰间藤剑,又赶紧放下箩筐,抱起支狩真跑进浓密的芦苇荡里,左瞧右瞅,寻了一处凹陷隐秘的泥水坑把他放下,迅速拔了些芦苇,覆盖到他身上,匆匆说道:“阿真,大概是鲤祸来了。你自己小心,千万不要出声啊!”

支狩真想要开口,嗓子眼辣得只发出几声咳嗽。他听阿光说起过鲤祸,那是一些在征战天河时,被魔怪污染了心志的鲤战士。他们逃出战场后一反常态,变得贪婪暴虐,四处劫掠为生,成为鲤战士中的祸害。

透过芦苇丛的缝隙,支狩真望见阿光迅速奔向猛叔,站到边上,手里的藤剑微微发抖,却坚定地指向前方。

泥水四溅,蹄声如雷,十三匹铁骑犹如狂风席卷而来,在村口哗然散开,分布成扇形阵势,将出口遥遥封锁。

这些鲤人身着各式彩色鳞甲,背插金属长剑,鲤须无一例外乌黑发亮,仿佛被墨汁浸染过,透出一股邪恶的气息。他们的坐骑全是高壮凶悍的彪马,头颅似豹,利齿森森,四肢肌肉虬结,雄壮有力,长长的鬃尾暴躁甩动,像皮鞭抽得“唰唰”作响。

“鲤祸!”猛叔厉喝一声,阔剑闪过凛冽的锋芒。不到二十个青壮鲤人高举长剑,环护猛叔左右,如临大敌般与鲤祸对峙。

“哈哈哈哈!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啊!”为首的鲤祸瞧也不瞧众人,眼神贪婪扫过满地宝材,仰天狂笑,“隔那么远,就看到翻斗鲲了,合该老子们发一笔横财!”

鲤祸们拔出长剑,发出恣意的狂笑,锋锐的剑刃在烈日下连成一道道耀眼的寒光。

褐须老鲤人瞧瞧猛叔,壮着胆子,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拱拱手:“各位鲤战士,这里是盐塘村,老朽是本村的村长。地上这些东西都是翻斗鲲留下的,如果各位有意,我等可以奉上一部分……”

“滚!”不待褐须老鲤人说完,为首的鲤祸一口浓痰吐出,喷在对方老脸上,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