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九章 暗窥双剑争雄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暗窥双剑争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啪!”一抹血花溅开,浓痰像一颗呼啸的石子划破老鲤人的脸,沿着脸颊慢慢淌下来。

“滚!滚!滚!”鲤祸耀武扬威地挥动长剑,在半空“咣当咣当”鼓噪击撞。褐须老鲤人一屁股坐倒在地,脸色发白,鲤须抖索着说不出话来。

猛叔厉喝一声,阔剑猛烈震动,发出一阵怒涛般的轰响,压过了鲤祸的叫嚣声。

“鲤祸,滚的应该是你们!”猛叔一个跨步,横剑挡在老鲤人跟前,须发偾张,“背弃了鲤战士的荣耀,背弃了曾经流淌的天河之血,沦为一群烧杀掳掠的鲤祸,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鲤祸们发出愤怒的狂叫,长剑“唰唰”指向猛叔,胯下的彪马纷纷人立而起,前蹄抬高,发出一片“咴聿聿”的嘶叫。

盐塘村的一干鲤人吓得大呼小叫,执剑的青壮鲤人也不由心慌胆寒,下意识地挥剑后退。阿光跟着后撤一步,旋即醒悟过来,马上大步上前,怒目而视。

为首的鲤祸忽然一摆手,其余的鲤祸立刻肃然无声,彪马的前蹄“砰砰”踏地,激起飙射的泥花。

“天河之血啊……嘿嘿!”为首的鲤祸撇了撇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他双腿一夹彪马,挟风冲至猛叔面前,霍然停下。

猛叔屹立不动,阔剑稳如磐石,鲤须被对方卷起的劲风吹得向后飞扬。

彪马“哒哒”绕着猛叔转了几圈,为首的鲤祸勒住缰绳,饶有兴趣地打量了猛叔一会儿,开口问道:“你也是征战过天河的鲤战士?”

“当然!”不待猛叔答话,阿光挺起胸膛,骄傲抢道,“猛叔是杀到过天河一百三十六曲的鲤战士!比你们这些鲤祸强多了!”

“强?”为首的鲤祸舔了舔嘴唇,仰天大笑,四周的鲤祸也爆发出哄笑声。为首的鲤祸笑声一止,神色森然:“老子这十二个兄弟,哪一个没有杀上过天河一百曲?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再不乖乖滚开,别怪老子血洗村子,杀你们个鸡犬不留!”

盐塘村的鲤人们满脸惶恐不安,褐须老鲤人嘴唇颤栗,欲言又止。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猛叔阔剑一振,神色凛然,“想要劫掠盐塘村,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为首的鲤祸冷冷地瞅了猛叔一眼:“好,瞧在你过去征战天河的份上,老子给你一个机会!”他翻身跃下彪马,冲猛叔勾了勾手指,“来,和老子单挑!让这帮蠢鲤看一看,所谓的鲤战士荣耀有多么不堪一击!”

褐须老鲤人爬起来,颤声问道:“如果你输给阿猛……”

“我们拍拍屁股就走!”为首的鲤祸傲慢地答道。鲤祸们发出嘲谑的笑声,瞧着老鲤人就像瞧一只耍把戏的猴子。

猛叔深深看了为首的鲤祸一眼,低眉弓步,双手合上剑柄,阔剑剑尖上挑,沉声喝道:“来吧!”

为首的鲤祸漫不经心地抽出背上长剑,随手一抖,剑身黝黑、细长、尖锐,像一条扭曲的毒蛇,闪烁着冰冷的鳞光。

两柄剑静静对峙,蓄势待发。

众多鲤人瞪大眼珠,屏住呼吸。阿光咽了口唾沫,握剑的手心不由沁出汗珠。芦苇丛里,支狩真咬破舌尖,强忍涌上来的浓烈睡意,紧紧盯着两柄剑。摸清这些鲤人土著的实力,日后他也好方便行事。

“轰!”猛叔突然斜跨半步,绕到对手左侧,阔剑猛地跳起,往下直劈。空气犹如布帛裂开,气浪急促呼啸,贴着剑刃向两旁翻滚。

这一剑气势威猛,劲力雄浑,犹如飓浪从高空拍落,以无可披靡的压倒之势,碾碎一切阻挡的岩礁。

为首的鲤祸身形不动,一振蛇剑,剑光在半空疾闪,迎向下压的阔剑。“当——”双剑交击的一刹那,蛇剑数次变向,像一条活生生的毒蛇,扭动着一次次卸去阔剑势大力沉的一劈。

支狩真目光一闪,这个鲤祸看似只出一剑,实则内蕴的剑气连续变化,以微小的劲道布下层层防线,巧妙化去猛叔来势。对剑气运用的技巧,颇有借鉴之处。

阔剑一路荡落下来,势头已竭。蛇剑猝然缩回,避开阔剑,继而猛地弹起,从阔剑剑刃边上疾掠而过,直刺猛叔面门。这一剑由守转攻,猝不及防,观战的鲤人禁不住纷乱惊叫。

“当”的一声,猛叔手腕一扭,阔剑陡然翻转,门板大的剑身仿佛一面巨盾,牢牢封住蛇剑,剑尖在阔剑剑身“呲”地滑过,摩擦出一连串火星。

“轰!”剑气剧烈翻腾,猛叔抓住对手一剑落空的机会,阔剑借势横扫,仿佛狂风怒卷,势不可挡。同样由守转攻,猛叔以压迫般的气势接连横扫,一剑快过一剑,一剑重过一剑,丝毫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鲤人们开始大声鼓劲喝彩,阿光更是看得眉飞色舞,藤剑比划不停。支狩真暗自琢磨,猛叔这一路剑法似是模仿涨潮时的波浪,前一剑的力量还未消止,后一剑的力量又叠加上来,如此重重相叠,巨浪不断攀高,最终形成海啸之势,一举将敌手摧毁。

不过看猛叔出手的劲道,最多也就是炼精化气的巅峰。若是自己趁其不备,全力一剑,足可将其斩杀。

为首的鲤祸左闪右避,步伐灵活,蛇剑仿如毒蛇昂头,一次次点在阔剑剑身上,发出密集的轻响声。支狩真瞧他尽管一味防守,陷于被动,但呼吸未乱,气势未散,每一式剑气吞吐,暗藏反击之意。

“轰隆”一声巨响,仿佛天河崩塌,雷霆万钧,猛叔的相叠剑势终于攀至巅峰,狂澜般的剑气一朝倾泻而出,狠狠斩向对方腰际。

咦!支狩真心头一跳,眼看阔剑横扫过去,竟似莫名失了准头,从鲤祸的腰部左侧偏出数寸,于腹前空空扫过,不曾擦到对方一丝一毫!

支狩真楞了一下,旋即恍然。先前鲤祸每出一剑,剑气都悄然潜入阔剑,隐而不发,直到最后一刻猝然引动,改变了猛叔蓄势一击的方向。

再声势浩猛的巨潮,若偏离了方向,也就徒劳无功。

这个鲤祸,至少是炼气还神之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