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三章 上古剑囊藏秘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三章 上古剑囊藏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青须鲤人瞥见支狩真,顿时眼神一亮,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天河在上,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音剑体质!”他快步走到支狩真跟前,上上下下来回打量,炙热的眼神像发现了一件举世罕见的瑰宝。

“嘿,这小子在蒙你,不过演技太烂,和你有的一拼。接下来就该说你天赋异禀,适合音剑术了。”萌萌哒撇撇嘴,语声在支狩真的识海中响起。双方结下主宠伴生咒之后,已可心念传音。

“小兄弟,你这样的体质万中无一,生来就是修炼音剑术的奇才啊!”青须鲤人连连惊叹,又一脸憾色地摇摇头,“唉,可惜啊。”

“然后是危言耸听。”萌萌哒不屑地哼了一声。

“可惜你走错了路子,至今还没结出剑胎吧?再这么下去,你一辈子也别想成为鲤战士。”青须鲤人禁不住扼腕长叹。

“最后是骗你学剑,再给你来个优惠折扣。”萌萌哒无聊地甩甩尾巴,“都是套路。”

“小兄弟,幸好你遇到了我……”青须鲤人舌灿莲花地说了半天,一脸肉痛地道,“这样吧,看在你千古难遇的天分上,只要八个花贝钱,就能学到我家剑馆秘传的上古秘传音剑术。”

支狩真沉吟不语,透过远方的蓍草人,他望见三个鲤人冲入客栈,四处搜寻,肆无忌惮地斩杀其余住客,被迅速赶来的城卫队围住。

一个鲤人猝然转首,目光直直落到巷角的蓍草人身上,瞳孔中浮出诡异的黑雾。蓍草人猛然炸开,碎屑飞溅,支狩真闷哼一声,遭受反噬,一丝鲜血从鼻孔渗出。

青须鲤人目瞪口呆,听了自己一番话,这小子激动得流鼻血了?

“我真的适合学习音剑术吗?”支狩真抹了抹鼻血,愣愣地道,脸上交织出兴奋、期待、迷茫之色。

“那还用说?我阿道从来不会看走眼的!小兄弟,要不了多久你就能杀上天河,跃过龙门走向剑道巅峰!”青须鲤人兴冲冲地拽住支狩真,把他拉进大门。

“我叫阿真,盐塘村的阿真。”支狩真一脸憨厚地抖动鲤须,踏上破损的石阶,跟着阿道脱下草鞋,走入剑馆,拱起的旧地板在脚下“嘎吱”作响。

萌萌哒眨眨眼,传音道:“你是想找个替罪羊来试探黑手?”

“算他倒霉。”支狩真淡淡一笑,趁阿道扭头之际,一个蓍草人悄然跃出,扑入青须鲤人怀中,往里一钻,消失不见。

“嘻嘻,那就把他彻底榨干。”萌萌哒搓搓手指,主、宠交换了一个默契无间的眼色。

支狩真目光扫过空空荡荡的剑馆,墙上挂着几件苎麻编织的剑袍,灰暗陈旧,打着补丁,浆洗得倒很干净。一条长长的白色幕布从梁顶悬落,写了几个龙飞凤舞的墨字“大音希声,真剑无术。”幕布下方的支架上,搁着几把狭长的木剑,最上面是一柄铁剑,抹了鱼油,乍看起来光芒耀眼。支狩真拿起来瞧了瞧,剑脊隐现裂纹,刃口崩开了几个米粒大的缺口。

支狩真环顾四周,心中了然,这家剑馆多半是经营不下去了。

“这鬼地方也太破了!教剑的老师呢?其他学员呢?少爷,这里不会是坑人的吧?”萌萌哒东张西望,大声嚷嚷。

阿道急忙道:“鲤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我家剑馆可是上千年的老字号了,自然有些破旧。再说了,上古秘传的音剑术,岂能轻易传授?除了阿真你这种音剑奇才,谁又能轻易学会?”

“全是空话!”萌萌哒冷笑一声,“少爷,这家伙贼眉鼠眼,不像什么好人。我们还是去别家剑馆吧,你不是一直想学飞剑术吗?”

阿道赶紧拉住支狩真,犹豫了一下,跃上房梁,取下一个锈渍斑驳的青铜盒。打开盒盖,他小心翼翼捧出了一只灰扑扑的囊袋。

囊袋约有巴掌大小,非丝非棉,内中空空,随着光线折射出细密幽暗的水纹。支狩真识海中,冲和剑气忽地微微一颤,清辉摇曳。

“这是我师父留下的镇馆之宝——上古剑囊。如果参透它的奥秘,就能悟出一门绝顶的音剑术。”阿道伸手摩挲着柔软的剑囊,自从师父远赴天河,音讯全无,剑馆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差。

谁会愿意跟一个剑胎都未结出的鲤人学剑呢?他卖了剑,卖了剑术秘籍,卖光了剑馆能卖的东西,如今只剩下这只空空的剑囊。

他自嘲地一笑,拿起铁剑,往剑囊上用力一斩。剑囊毫发无损,连一道折痕都没有。“怎么样?八个花贝钱就能参悟这件异宝。以阿真兄弟的天分,也就几天工夫。”

萌萌哒打了个哈哈:“一个破布袋就想要八个花贝钱?你傻还是我傻?少爷,走人!”

这只破猴精!阿道悻悻地看了萌萌哒一眼:“七个花贝钱,只要七个花贝钱!”

“一个花贝钱参悟一个月,包吃包住,其它损耗全都记你账上!”萌萌哒不耐烦地道,凑过头,故意对支狩真轻语,“少爷,我们的藏宝图你得藏好了,就是那张湖底秘境的……”

藏宝图!阿道心头一跳,相传揽月城周围的湖中埋有宝藏,难道是……“好!”他一咬牙,答应下来,“一个花贝钱就一个花贝钱!”反正这只剑囊在剑馆传承至今,从无鲤人悟出其中隐秘。

“好吧,那我试试。”支狩真接过剑囊,细细翻看。既能引起冲和剑气异动,必定不是凡物。

阿道接过萌萌哒扔过来的一枚花贝钱,紧紧攥在手心,暗自松了口气。这下又能坚持一个月,暂时不用卖掉剑馆了。

“你这里不会连剑谱功法都没有吧?”萌萌哒跳下来,四处溜达了几圈,练剑场边上连着纸窗格子的木门,拉开了,里面是几间窄小昏暗的寝室,铺着厚实的干草。

“大音希声,真剑无术。”阿道神情尴尬地道,“我们音剑流的终极奥义都藏在剑囊里了。至于一些基础剑术,我可以亲自传授阿真兄弟。”

“整家剑馆只有他一个人,死了也没麻烦。”萌萌哒翻上屋梁,笑嘻嘻地传音。

“剑囊不错,与我有缘。”支狩真在识海中答道。

剑馆外,蓦然传来阵阵喧闹声,街道上响起纷乱奔走的脚步。阿道出去瞧了瞧,回来后面色大变。

“怎么?”支狩真心中一动。

“城里出现了鲤祸!”阿道关上门,忐忑不安地道,“城主下令封闭城门,全城搜捕。找不到鲤祸,谁也不准出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