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四章 突围暗渡陈仓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突围暗渡陈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两日后,蒙荫节的前夜。

月黑风高,夜色像起伏的草原。城东一条幽暗狭窄的长巷里,图客鬓发凌乱,衣衫染血,后背贴住一面粗糙的高墙,竭力蜷缩身躯,听着自己惶急如鼓的心跳声。

阿爹已经完了。大燕绣衣司的人落在天罗卫手里,连一根完好的骨头都留不下来。图客强忍眼里的泪花,咬紧牙根,弯刀用力一剐,小腿上发黑浮肿的腐肉整块削去,鲜血溅在墙根上,发出腥臭的气味。她哼也不哼一声,将一瓶金疮药粉倒在伤口上,小腿猛地哆嗦了一下。

长巷深处,隐隐传来衣袂卷动的微风声,血蝠犬拍动翅膀发出的低吠声。

天罗卫又追上来了。图客深吸了口气,甩出一根细长黝黑的钩索,越过墙头,迅捷攀绳而上,翻过高墙,窜进另一条巷子,往秦淮河的方向逃去。

她和阿爹在金陵春卖唱,不知怎地被天罗卫识破底细,遭伏围杀。建康各处城门早已封闭,这几日重兵驻防,把守森严难出。眼下她唯有跳进秦淮河,顺流游入长江,才有一线活路。

上空陡然亮起两点绿油油的光,一头血蝠犬飞过高墙,拍打肉翅停在半空,碧绿的瞳孔盯着图客。这是天罗卫豢养的奇兽,嗅觉灵敏,尤擅追踪。

图客手臂一抖,钩索像一条毒龙猛然抽向空中。血蝠犬扬翅一闪,掠向高处,发出一连串短促的吠叫。

“找到她了!”远处的天罗卫闻讯扑来,堵向小巷各处出入口。

图客银牙一咬,像一头凶狠的小母狼直闯巷口。一旦对方完成合围之势,她再难脱困,平白浪费了阿爹拼死换来的机会。

一名天罗卫站在巷口,双手持剑,向她笔直冲来。双方不退不避,身影交错而过。图客右肩溅血,又添一道伤口。天罗卫踉跄前仆,软软歪倒在墙边,血水从喉头汩汩涌出。

图客脚步不停,手中弯刀高高扬起,冲向另一个赶至的天罗卫。后者半蹲不动,谨慎守在巷口,挡住出路,一对奇门兵刃跨虎篮在夜色下冒出尖锐的寒光。

“拦住她!”四、五名天罗卫出现在巷尾,堵住退路。高墙两头,一个个天罗卫扑跃而下,杀气腾腾,从后方汹汹追来。

“长生天与我同在!”图客逼近巷口,低吼一声,弯刀卷起一缕诡秘的银光,直劈而下,发出阵阵令人魂惊魄摇的呜咽。

天罗卫竭力收摄心神,排除刀声干扰,手中两柄跨虎篮交叉举起,全力封向弯刀。他不求杀敌,只需拖延几息,便可汇合追兵,稳稳困杀对手。

刀光倏而一滑、一扭,由刚厉转为阴柔,缠住其中一柄跨虎篮的刃口,轻轻一带,力道巧妙牵引之下,与另一柄跨虎篮“砰”地相撞,向外荡开,露出中间一线漏洞。

刀光破隙而入,天罗卫额头裂开一道血线,僵立不动。图客一脚踢开尸体,冲出小巷。血蝠犬在她头顶上空盘旋吠叫,身后众人衔尾紧追。

一根铁拐悄无声息,从墙下的阴影里猝然扫出,砸向图客酥胸,恰是她杀敌出巷、心神微分之际。

铁拐势大力沉,蓄满浊气,拐身在空中一次次颤动,仿似不住变幻方位,暗藏诸多细巧变化。

图客心头一紧,这一拐若是挥刀抵挡,势必被对方后续的变化死死缠住,陷入追兵重围。她将心一横,不避不挡,脚步一蹬,身躯奋力跃起。

“砰!”铁拐猛然砸中她的小腹,立被一股阴柔冥渺之力缠上,仿佛击在空空荡荡处,虚不受力。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天罗卫神色骤变,铁拐也不由微微一滞。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是云荒六大魔门之一——合欢派掌教“日月真君”顾散日独创的秘法。顾散日虽是无上宗师、魔门巨头,但为人护短偏执,睚眦必报。昔日他有个女弟子被爱人抛弃,顾散日不惜万里追杀对方,灭其宗族满门。

“噗!”图客口中鲜血狂喷,却又借助铁拐震力,再次身形拔起,翻滚着抛向高空,相距血蝠犬不过半丈。

血蝠犬惊吠一声,正待振翅飞空,钩索急速射出,缠住血蝠犬脖颈,瞬息拉近、一绕、勒紧!血蝠犬脖颈“咯噔”折断,头颅掉落。图客挥刀一拍血蝠犬的尸体,身躯半空变向,落向远处的屋顶,一路奔逃而去。

“她是日月真君门下!杀了她,不然我们都得死!”执拐的天罗卫厉叫一声,急红了眼,率众疯狂追击,彻底息了活捉对方的念头。

附近一带迅速被天罗卫封锁,一头头狰狞的血蝠犬从天罗卫总所飞出,加入追索。未过多久,宁小象亲临此地,坐镇指挥。

“大人,人还没找到。”执拐的天罗卫神色不安,如芒刺背,“她一定躲进了民宅,我们挨家挨户地搜,刮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

“当——当——当——当——当——”远处传来更夫的梆子声,天际渗出一线青白色的微光。宁小象默然片刻,缓缓摇头“来不及了。”

灯光陆续从各宅各户亮起,大街上喧声渐起,行人增多。一辆辆马车驱策而出,驶向秦淮河畔,整座建康城仿佛从睡梦中苏醒。

“寅时已至,蒙荫节即将开始,谁也拦不住人了。”宁小象苦笑一声,“蒙荫节是道门、朝廷、世家的祷天盛典,万万不能引起骚乱,否则你我头顶乌纱难保。而今只有等到盛典结束,再行缉捕。罢了,你们化整为零,混在人群里先搜一下,碰碰运气吧。”

他挥挥手,天罗卫退潮般地向外撤走。本以为是一条不起眼的小鱼,谁料鱼肚里,还连着一柄要人命的钩子。

日月真君顾散日,那可是天下最“不要脸”的无上大宗师啊!

一辆华丽的马车“哒哒”驶出豪宅,图客藏在车厢下,身躯平平贴住底座,四肢紧紧攀牢,随着马车汇入了街上的车水马龙。

四周人声渐沸,摩肩擦踵,马车在人流中缓慢移动。图客扯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草原儿女特有的苹果红脸颊。过了许久,她依稀听见波涛的涌动声,马车慢慢停下来。

图客闪电般窜出车底,挤进汹涌的人潮。

“轰!轰!轰!”一朵朵硕大无朋的烟花冲向高空,璀璨绽放,艳丽的焰芒四射流烁,照得天上亮如白昼,华如锦缎,眩迷了图客的眼睛。

灯彩华丽闪耀,钟鼓浑厚齐鸣,百花飘香飞洒,幢幡缤纷招展。支狩真盛装华服,佩剑戴冠,与谢玄、王凉米、潘安仁并肩肃立在世家子弟组成的四色方阵前,望向秦淮河中冉冉升起的道门九层瑶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