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六章 枪剑惊天一击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六章 枪剑惊天一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周处冲支狩真遥遥抱拳,纵身掠向河面,双脚在水上急速蹬踏,溅起一连串杂乱的浪花。

谢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套踏浪步是粗浅的武道功夫,虽然实用,但动作不够飘逸空灵,豪门贵族弃之不用。换做以前的周处,打死也不会使出此类难看的步法。

“哗啦”一声,周处小腿挂着水珠,湿淋淋地跃至支狩真对面。他袍服多处撕烂,沾满斑斑点点的泥污、血渍,额角血迹未干,深及眉骨的伤口隐隐露出虎爪印。

支狩真镇定地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周兄这是何意?”

周处眼神炯炯地直视支狩真,隔了片刻,沉声道“当日杨柳居一会,亲眼目睹原兄剑威,我才幡然醒悟,原来天下之大,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

他自嘲般地一挑浓眉“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今日之周处,已非昨日之周处。过去我行事孟浪,所作所为太过不堪,现在每每想到这些,便觉心中羞耻。原兄,杨柳居一事,我向你正式赔罪。”他语气真挚,对着支狩真深深一揖,俯身不起。

支狩真不由一愕,急忙还礼,顺势扶起周处“周兄言重了。当时大家不过是开开玩笑,何至于此?”

“那不是什么玩笑。是我狂妄自大,仗势欺人。”周处正色道,肩头一振,红缨长枪弹射而出,“噗嗤”刺入虎精胸口,猛地挑出血淋淋的肝、胆,穿在枪头上。

虎肝色泽赤红,亮如玛瑙,虎胆颜色碧绿,润如翡翠。肝、胆冒着腾腾热气,闻上去毫无腥臭,反倒散发出一阵阵芝草的清香,显然是虎精一身精粹所结。

“这头虎精在北郊扰民,刚被我杀了,这副肝胆权当作周某的赔礼吧。”周处长枪一抖,递向支狩真,“原兄须得趁热吃,才有滋补奇效。”

众人越听越奇,周处明明是来挑战的,却变成了致歉送礼。他向来年少骄横,如今却像变了个人,颇为匪夷所思。

支狩真听得半信半疑,他性子深沉,素来不轻信旁人的好意。当下心念一转,从枪尖取下肝、胆,用手各撕成汁水淋漓的两块,抛给周处一半,微微一笑“周兄一番美意,我就不推辞了,你我一同分食如何?”抓起半副肝胆,作势往嘴里送,眼角的余光暗暗留意周处。

“原安你是个爽快人!”周处欣然接过肝胆,一阵狼吞虎咽,咬得血水溢流,嘎吱作响。

支狩真这才试着咬了一小口,肝胆入腹,立即化作一股热流,游窜肺腑。支狩真只觉百骸生劲,血气勃勃涌动,不仅补全了先前比试消耗的体力,还大有增益。他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周处的用意。

他是要与自己公平一战。

“这二人颇有英雄相惜的豪迈古风。”伊墨望见二人分食虎精肝胆,不由击节轻叹。

高倾月轻笑一声“周处兴许如此,那位小侯爷可未必啊。”以他炼虚合道巅峰的眼力,自能从原安那一番表面的作态上,感应出体内气血的微妙停滞,从而窥出少年犹疑的心思。

波澜微兴的河面上,洒落点点金色光斑。周处从容退后,与支狩真拉开距离,长枪慢慢挺直。

“自从杨柳居一别,我弃剑用枪,专攻武道,深入家族秘境试炼,浴血搏杀数百战,终有点滴所得。”周处神情一肃,红缨长枪发力一顿,梭形的雪纹枪尖上凝着一点吞吐不定的寒光。

支狩真举剑指向周处,默默调匀呼吸,全身的精、气、神缓缓攀上极致“我将全力出剑,以示对周兄的敬意。”

“我也一样。”周处弓步、沉腰,红缨长枪微微缩于肋下,蓄势待发。

夕阳西下,水波粼粼闪烁,二人对峙的身影沐浴在金灿灿的夕晖里,仿佛也发着光。

周处手腕轻抖,长枪开始“嗡嗡”震响,枪身犹如水面上的波光持续颤动,枪尖溅出星星点点的寒光,交织成闪耀的光晕。

无声无息,支狩真的长剑反复转动,一刻不停地变换力道、角度,仿佛一缕袅袅浮动在风中的轻烟,扑朔迷离。这缕烟越来越淡,剑光仿佛被剑身一点点吞噬,变得昏暗下来。

长枪的枪刃愈来愈亮,枪尖颤动的幅度愈来愈大,接连不断泼出千百点寒芒,仿佛绽放出辉煌夺目的星雨。长剑的光芒却越来越模糊,似要消逝在溶溶夕色里。

枪、剑一明一暗,泾渭分明。连身后的河水也遭波及,被映得半边幽幽半边明。

这是以纯精神的枪意、剑意,强行干涉物质的上乘对决。众人情不自禁地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屏住呼吸,瞪大眼珠凝神观看。双方的枪势、剑势均已蓄至巅峰,犹如绷满的弓弦。一旦出招,必然石破天惊,胜负立决。

二人兀自静立,犹如渊渟岳峙,与枪、剑的“动”形成奇妙的反差。

“周处真的变了。”谢玄喃喃自语,心中莫名地若有所失。以周处如今震慑人心的枪势,连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谢咏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手轻轻按在他肩上,什么也没有说。

暖暖暮风吹过,周处枪上红缨飞扬,像一簇燃烧的火焰,枪芒在一瞬间亮到极处,几乎无法直视。

支狩真的长剑也在此刻暗到极处,像一抹化入暮色的阴影,肉眼再难分辨。

蜿蜒的秦淮河上,光影斑驳。赭红的落日挂在远方的紫金山巅,映在周处视野中,呈现出世间最壮美的圆。

一种无法言语的热血充斥他的胸膛。

红缨长枪倏然吐出,迅如奔雷,枪身仿佛化成一道世间最笔直的线,誓将落日击穿!

一杆巨大的长枪法相浮出周处背后,气势磅礴,锋芒摧人,与红缨长枪瞬间合一。

璀璨的枪芒陡然生出变化,似一下子被沉沉乌云覆盖,天地浓黑如墨,陷入无尽长夜。

周处高吼一声,枪势一去无回,像猛烈的黑暗择人而噬。

这是由光转暗的绝妙一枪!

这一枪,是告别过往的一枪!

这一枪的浊气全数凝于枪尖一点,不曾一丝一毫外泄,将支狩真死死锁入令人窒息的黑暗。

天地骤然一亮,一道耀眼无匹的剑光从黑暗中破空而出,击向长枪。

“轰!”枪剑交击,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河面炸开惊涛骇浪,水柱激烈飙射。

周处忽觉手上一轻,长枪失去阻力,像一匹失控的奔马从剑旁擦过。剑光却贴着枪杆,轻飘飘地直削过来。他立即抖动枪身,试图发劲拦挡,但剑光一路辗转变幻,巧妙卸去一波波反击的劲道,仿佛一尾逆浪而上的鲤鱼,不断逼近上游源头。

周处蓦地长叹一声,颓然放下长枪,剑光也随之消失。

“我败了。”周处抬头望向支狩真,沉声问道,“你还有余力么?”

支狩真收回长剑,迟疑了一下,微微颔首。

周处怔怔半晌,忽而长声一笑“能刺出这新生的一枪,周处夫复何憾?原兄,多谢你成全。”他伏身一揖,昂首扛起红缨长枪,踏着一河晚照而去。

“永宁侯世子原安,蒙荫节斗法夺魁,得赐上古玉璇玑。”片刻后,伊墨清朗的语声回荡在秦淮两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