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八章 此为最后一程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八章 此为最后一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玄珠似乎有些心神不属”

高倾月整个身躯浮出江水,依旧无形无影无声无色,如一缕透明的气流飘过江滩,徐徐接近玄珠。

玄珠面向滔滔江水,波光映上他幽深的瞳孔,忽明忽暗地起伏,一只手始终不曾离开男童腹部。魂器的肚皮像充气的皮球,越来越鼓胀,时不时地剧烈抖动几下。

“何止是不属他的心乱得很,念头纷呈不断,着实古怪。以后有机会,你我好好查一下此人的底细。可惜我识海未复,不然魔念趁虚而入,立可将他控成一尊言听计从的傀儡。”王子乔仔细感知着附在玄珠身上的魔念,道,“时候差不多了,出手吧。”

高倾月微微颔首,身形倏然加快,掠向玄珠。指间缠绕的王子乔魔影也在同时扑出,投向玄珠,欲与那一缕魔念汇合。

异变陡生

魔影竟扑了个空

就连高倾月的手也从玄珠身上一穿而过,仿佛对方只是个虚幻的影子,触而不得。

高倾月和王子乔齐齐一愕。

玄珠似乎觉出了一丝异样,偏过首来,目光闪电般扫过四周,来回搜索片刻,却未曾发现什么不妥。

“是宇类的术法。”高倾月立在玄珠对面,无声无息地伸出手,穿过男童空气般的影像,撩动了几下,始终碰不到实体。上下四方谓之“宇”,宇类术法即为运转空间的术法,传承古老而神秘,寻常难得一见。玄珠之所以有此异象,是因他被施以宇类秘法,整个人挪移出去,与周围的天地处于不同的层面。尽管肉眼可见,却无法真正相触。

王子乔冷笑道:“道门这一次确是谋划周全,在玄珠身上也留了一手,以防万一。”

“想要破除宇类术法,唯有以强绝的力量击碎空间。只是如此一来,玄珠必然醒觉。”高倾月轻蹙眉头,他自负实力稳压玄珠一头,但若合道高手一心逃跑,极难追及击杀,何况太上神霄宗的雷霆道法本就以速度见长。

强行对玄珠出手毫无意义,反会暴露自己。

男童肚皮的起伏愈加剧烈,竟发出隐隐的腹鸣声,显然内部争斗激烈得趋向白热化,双方即将决出生死。

“其实破除宇类术法也不算太难。世上从无完满之物,自然也从未有过无敌的术武。生生相克,万物有缺,此乃天地宇宙不可违背的法则。”王子乔一捻美须,娓娓诉道,“任何术法,都存在一个运转的核心,被称为术眼。术眼是术法的关键,但也是术法的弱点。只需找出术眼,术法一击即溃。加诸在玄珠身上的宇术涉及空间运转,又需长时间维持,光凭人力难以为继,术眼多半要借助外物,而且一定设在他附近不远处。”透过水镜,王子乔的瞳孔深邃得像冬夜的星空,映照出玄珠周围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沙

“恐怕来不及找出术眼了,放弃燕击浪吧。”高倾月瞧了瞧男童起伏愈烈的腹部,微微摇首。燕击浪落败身亡几成定局,魔门那边必须提上日程,成为新的棋子。

“等一等”王子乔盯着江滩边零乱一地的落叶,目光骤然一凝,左手中指、食指扣成环状,举在眼前。一张张枯败的落叶在视野内十倍、百倍、千倍地放大,脉络、纹路、色斑无不清晰分明。

“是宇术一叶障目”他沉声喝道,“你瞧见地上那些枯黄的树叶了么一叶障目的术眼定然是其中一片落叶”

“咕叽咕叽”男童连续腹鸣如鼓,肚皮猛地高高弹起,急速膨胀,似要炸开来。

“倾月,你将落叶一片一片捡起来,逐一测试。哪片落叶拿在手里,让你忽然看不见玄珠了,那么它便是术眼”

无形的炉火不住攀升,气浪疯狂颠簸,炉内的空间仿佛被切割成皲裂的碎块,在视线中零乱错落,怪异扭曲。

燕击浪摇摇晃晃地站着,面容枯槁,嘴唇干瘪如纸,体内精元气血被异气丹丸几近抽空,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躯壳。

宁空雨望见他的头发迅速花白,听见他拉破风箱般的残喘,闻到他腋下散发出的汗臭。

她恍然惊醒,之后的漫漫道途,再也见不着他了。

其余七人目光转向宁空雨,七股强大玄异的力量经过工铜九转造化天地炉的转换,源源不断涌向宁空雨,与体内剑气融成更怖更惊的伟力。

宁空雨手中的长剑迸射出眩目无匹的厉芒。

唯有刺出这一剑,她才能将体内爆炸般的力量释放出去,不然肉身便承受不住。

“燕大哥,这是你我最后的一程。”她的眼神忽而沉静下来,身与剑合,纵身掠起,化作无数道耀眼的灵犀剑光飞射而出。

“轰隆”一声比雷暴更狂烈的巨响炸开,天摇地震,山崩江断,一个深不可测的虚洞从燕击浪体内生出,不住旋转,向外无限扩散。虚洞幽幽冥冥,死气寂寂,倒映出来的天地却奇景妙相纷呈,生气勃勃,呈现出玄之又玄的反差。

“森罗万象”众人心神一震,此乃燕击浪压箱底的拳道神通。

他要拼命了

燕击浪缓缓抬起头,形貌枯败,而一双虎目亮得骇人,同样呈现出矛盾的反差。

灵犀剑光起伏如海,呼啸如狱,向燕击浪急速迫近。

虚洞向外旋转,燕击浪的血液、骨骼、肌肉、精、气、神似都随着虚洞而转,异气丹丸被倏然卷入,一口吞噬,整个天地仿佛也随着虚洞转动起来。

空明子轻叹一声,心知燕击浪已经完了。

他的森罗万象若能撑到第九转再发动,必将吞噬整个八卦炉的伟力,纳为己用,助他冲破道阵,跨出破碎虚空的最后半步。眼下这一击纵然声势骇人,但终究太过勉强,未能水到渠成。

毫厘之差,即为天壑

“找到了”高倾月一指屈起,悠然弹去,手中的落叶飞扬成一蓬粉末。

玄珠目光一凛,猝然惊觉。

王子乔一掌按向水镜,魔念发动。

无穷无尽的力量被虚洞吞噬,燕击浪长啸一声,同样纵身扑出,一拳击向剑光。浩渺的虚洞从拳头绽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又被喷吐出来。

“八折其一。”鬼谷子与众人对视一眼,神色复杂。以他们的眼力,自可瞧出燕击浪这一击的威力足可硬撼道阵合成的灵犀剑光。双方交击的结果,必然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水镜晃动,映出王子乔脸上的一丝疲色。江滩上,玄珠木然而立,神思昏昏。高倾月一指似疾似缓,点向男童腹部。

剑光与拳头在半空不断拉近,宁空雨与燕击浪掠向对方,四目隔空相视。

那一片大海仿佛在彼此的目光里起伏。

荡舟逐浪,放歌舞剑,并肩仰望旭日冉冉升起。

两人心中同时闪过落日如燃烧的火烬,怆然坠入海水的画面。

燕击浪情不自禁地顿住拳头,犹豫了一个刹那。巨大的反噬力令他七窍喷血,内腑再遭重创。

一缕笑容缓缓绽出宁空雨的嘴角,剑尖以凄艳而绝然的姿态往上一扬,偏过燕击浪,带动他的拳势虚洞,一飞冲天。

“何谓知己”

“你做的,我能懂。我做的,你也能懂。”

燕击浪绝望而无助的悲嚎声里,无边的天空轰然破开,剑光崩碎如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