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三章 兴游竹林异境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章 兴游竹林异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没有美人美酒,莺歌燕舞,没有山珍海味,纸醉金迷穿的那么破,还有一股臭脚丫子味”萌萌哒直翻白眼,一个劲地数落,“故意搞成这副样子,来显示自己不落俗套肤浅”

“稍安勿躁。”支狩真束手默立,耐心等了片刻,嵇康三人始终自得其乐,并未招呼他。王夷甫告诫过,竹林六子不喜世俗礼法。支狩真略一沉吟,索性在溪旁坐下来,脱掉木屐白袜,赤足浸在清凉的溪水里。

水流像柔软的丝缎滑过肌肤,波光明澈,倒映疏密的竹色,纤细的猫鱼悬浮不动,影布石上。支狩真轻轻晃动小腿,鱼影翕然远逝,宛如无声无息穿过透明的天空。

他垂下眼,浑身放松,心不知不觉静下来。

如履薄冰地走过十多年,他从未享受过如此轻松惬意的时刻。无需勾心斗角,剑拔弩张,无需瞻前顾后,口是心非。

他只需向这片竹林打开自己。

风声、鸟声、竹叶声、流水声融入嵇康洋洋洒洒的琴音,听似无序,却似有致,既交合共鸣,又泾渭分明,像时而并驾齐驱,时而相互追逐,时而交错分开的鸟群,将天与人的和谐独立以最生动的方式一一呈现。

支狩真沉浸在玄妙不绝的声乐里,仿佛也化作一只鸟,追随着鸟群起落飞翔。不知过了多久,他心中灵光一闪,刻意调整呼吸,随着琴音一起一伏,一张一弛,整个人变得冥冥渺渺,自然而然地融入了竹林

四周景物陡变

绿莹莹的亮光覆盖视野,他濯足的溪水竟化成一条熠熠生辉的光河,曲曲折折流转,像节节攀长的竹笋,一直延伸向远方。

溪水底的岩石变成晶莹的白玉、碧玉,连鱼儿也变得亮如灯笼,大如舟船,鳍像彩色的风帆飘扬,翩然穿梭光河,透明的鱼肚子里藏着各种奇珍异宝。

支狩真心头一惊,猝然跃出光河,反手拔出袖藏的断剑。小腿上沾的水珠簌簌滚落,滴在弧形凹陷的翠色地面上,发出清亮的啪嗒声,又化作闪烁的光点,从他眼前冉冉飘散。

幽谷消失了,他置身在一个比山谷更广宏无尽的洞,脚旁光河流浮,穿过足以容纳数十匹奔马的巨型洞口,洞道幽深蜿蜒,不断岔开分路,形成复杂交错的庞大迷宫。

这是竹林六子布下的法阵支狩真持剑静立,警觉望向四周,陷入法阵最忌讳的就是轻举妄动。

“原小友,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我等还会吃了你”刘伶戏谑的笑声从光河的方向传来,一条头如绣球的胖红鱼浮出光波,游到支狩真跟前,厚厚的鱼唇一翕一合。

“酒仙说笑了,是我一时受惊,乱了方寸。”支狩真瞧见刘伶依旧全身赤裸,仰躺在鱼肚子里,高高翘起腿,手上抓着一根结满花苞的金色树枝。花苞酷似酒杯,被刘伶一一摘下来,倒入嘴里,银白色的浆液从花苞里汩汩涌出,散发出一股甘醇馥郁的酒香。

“啧啧,花香清甜,酒劲浓绵,这株醉芙蓉至少有百年火候了。”刘伶咂咂嘴巴,打了个酒嗝,恋恋不舍地放下光秃秃的树枝,从鱼嘴里醉步蹒跚地走出来,正要开口,突然“哇”地一声呕吐,花花绿绿地溅了支狩真一身。

“酒仙小心。”支狩真伸手去扶刘伶,既不避让,也不露嫌色。一个炼神返虚的知名高手当然不会酒醉失态,而是刻意为之。

“哼,刘伶醉酒无礼,你为何甘愿受辱,何不以牙还牙行事唯唯诺诺,又岂是剑修所为”半空中,忽而响起嵇康高亢的语声,他乘坐一只羽色斑斓的七爪异禽,翩然掠来。异禽的七只利爪劲瘦如铁,频频弹击扣动,铮铮琴鸣声不绝于耳。

支狩真抬头望着异禽,心中一动,莫非这是嵇康的瑶琴所化“敢问琴仙。”他拱拱手,不慌不忙地反问,“衣冠与人,孰轻孰重”

嵇康不假思索地道:“自然是人重于衣冠。”

“那便是了。”支狩真微微一笑,“酒仙污了我的衣裳,我若出言不逊,岂非轻人而重衣冠何况修剑者,平日藏剑于深匣,韬光养晦,轻易不试锋刃。”

“说得好”刘伶拍手大笑,“小原安,就凭你重人轻衣冠这句,就当浮一大白。嘿嘿,酒虫又被勾起来了,老夫还没过足瘾哩。你自己随意逛逛吧,这里大得很,别浪费了此次竹林游艺的机缘。”他冲支狩真挤挤眼,转身跳入光河,瞬息隐没在波光里。

支狩真听出刘伶话里的指点之意,不由细察周围。碧翠色的洞壁圆滚滚、滑溜溜,表面生出一丝丝的细纹,像极了中空的竹筒。他心中一动,难道这里才算是真正的竹林

上方嵇康注视着支狩真,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好自为之,莫要成了江淹第二。”坐禽长鸣一声,倏而远逝在洞道深处。

支狩真微微一愕,思索片刻,沿着洞道信步而行。拐过一个弯,前方景致又是一变,繁花似锦,灿若云霞,无数奇藤异草从洞壁探伸出来,各自生有眉眼,时不时地挤动眨弄,显得甚是滑稽。

数百只鲜艳的蜂蝶大如车轮,嘤嘤来回飞舞。向秀席坐在百花丛中,随手抓起一只异蜂,轻轻一挤,一团亮如珍珠的花蜜沁出来,滴入他口中。

向秀松开手,异蜂振翅飞走。他对支狩真温和一笑:“原小友,嵇兄说你的剑绷得太紧,心也绷得太紧,欠缺一丝张弛之道。所以邀你来竹林游玩,放松心事,享受自由自在的尽兴。”

支狩真若有所悟,向秀轻叹一声,续道:“江淹本是嵇兄的至交好友,可惜他多年前遭遇一场大变,剑心崩溃,不知所踪,我人族也因此失去了一位有望攀登剑道巅峰的剑术天才。原小友可知,每次羽族使团进京,我大晋便要忍受屈辱,任由那些鸟人作威作福。”他清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悲愤之色,“原小友,嵇兄对你期望甚高,莫要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

支狩真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心里却盘算着,羽族必然会追查百灵山一事,到时使团进京,他要找个由头溜出城,以免引来羽族关注,泄露了自家的底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