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九章 淘宝各有所获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淘宝各有所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绿皮老怪见势不妙,暗暗拽了一把红毛猴精,附耳道:“我等人多势众,对方却有恃无恐,摆明是吃定了我们,故意找茬翻脸。”

“那怎么办”红毛猴精背过身去,变色道,“这两个家伙倒也罢了,边上一声不叫的小白脸和女人不好惹。我一靠近他俩,就觉得身上扎得慌。”

绿皮老怪迟疑着道:“老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如送上一点好处,不给他们发作的借口。”

“对,人族贪婪,最重蝇头小利”红毛猴精搓了搓手指,立刻心领神会。

另一边,孔九言迷惑不解地道:“这些精怪说好要替我们伐毛洗髓,怎地又不守承诺”

谢玄哼道:“肯定是我们人数太多,这些精怪舍不得用药草,才急着打发我们走。”

“依我看,他们应是欲迎还拒,考验我们的诚意。”谢咏絮沉吟道,“当年我拜入山门,也曾承受诸多考验。道不轻传,修士必须心诚志坚,方有所得。”

二人相顾恍然。

支狩真对此并不在意。他历经多次伐毛洗髓,三杀种机剑胎又是初成,体内剑炁充盈欲沸,肉身几至炼精化气的极限,只需慢慢打磨纯化,药浴之类的可有可无。

“你们听好”红毛猴精转过身来,色厉内荏地吼道,“前几日商船浸水,草药调料都发霉了,没法吃你们”

绿皮老怪使了个眼色,一个个精怪立刻抱住肚子,满地打滚乱叫:“哎呀,我肚子好疼”“痛死我啦,什么都吃不下,我去拉屎”“噢我要生了,小崽子在肚子里踢我啦”

一转眼,精怪们溜得精光。谢咏絮微微一怔,这不像是在考验道心,而是在耍无赖啊。

“还有这位长者呢”孔九言一脸期待地望向绿皮老怪,后者长叹一声,露出干瘪的牙床:“老朽吃素久矣,何况牙都掉光了。”

红毛猴精瞥见众人投来的目光,赶紧道:“精怪和人族向来平等、友好、互助,哪能真的吃来吃去,破坏安定团结我们说的吃,其实是表示一种亲密关系,就像你们人族常说的含在口里怕化了。”

绿皮老怪钦佩地看着红毛猴精,接口道:“我家船上满载奇珍异宝,为了表达我等对人族滔滔不绝的情谊,愿意半价吐血酬宾,满一百蜜玉再返利二十,如何”

双方又争执半天,古鼎里的水都烧干了,谢玄诸人最后只得妥协。不过在萌萌哒喋喋不休的还价下,半价被降至三折,返利涨到五十,气得红毛猴精暗骂“精奸”不止。

“嘿嘿,捡漏淘宝我最拿手了”孔君子洋洋自得地传音,“小子,有我罩着你,包管赚得盆满钵满。”

船上各种商铺足有近百家,众人一路逛去,商货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不仅八荒各地的特产应有尽有,还陈列了诸多法宝残片、秘典断章,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进入一家店铺时,支狩真识海内的白玉骰子陡然一跳。他心中一动,目光逡巡片刻,落在货架角落的一只青铜香炉上。香炉不过拳头大小,陈旧古朴,表面镌刻着涂彩的百兽图纹,底座环绕一行模糊的铭文。

“客官,这可是好东西啊上古兽魂炉,得自仙府遗址,里面封印了一百零八个强悍无匹的异种兽魂”店主猪精目光一闪,扇动着大耳朵凑上来,笑嘻嘻地道,“小店还有配套的上古摄魂旗,可以驱动兽魂作战应敌。若是两件一起买再打三折,客官只要给十块蜜玉就好。”

“十块蜜玉你这猪头奸商,瞧你笑得这个猥琐样把价格拉高了再打折,当我们冤大头么”萌萌哒一把抓起青铜香炉,随手敲了敲,哼道,“上古青铜器含有锡、铅等杂质,纹饰粗犷,更没什么铭文。你这只破香炉明显是纯青铜铸就,雕琢精细,画蛇添足地刻上铭文,还故意用酸水腐蚀过。拜托,你造假也造得专业一点好不好”

猪精愣愣地看着萌萌哒,额头汗涔涔而下。最终萌萌哒以两块蜜玉拿下香炉和一幅雷纹镶边的黑色摄魂旗,被猪精当作瘟神一般送走。

“小安,你对兽魂很感兴趣嘛。”谢玄似笑非笑地道,“剑修不是除剑之外,不假外物的吗”

“能者多劳懂吗”萌萌哒不屑地瞪了一眼谢玄,“你以为我家公子是你这种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吗真是夏虫不可语冰醒醒吧,天都快亮了。”

谢玄嘴角抽搐,被呛得说不出话来。谢咏絮微微一笑,玄弟向来嬉戏荒业,受点刺激也有好处。

众人逛了多家店铺,谢玄胸中气闷,挥金如土,买下大量奇珍异玩。孔九言则抱着一个晶莹剔透、小巧玲珑的狐妖雕像,神思恍惚,脸上泛起阵阵潮红。

“你赚大了这可是透灵晶泥炼成的双修玩偶鼎炉,真正的仙府奇珍。只要把它泡在奶水里,立刻变成一个活色生香的真美人,任你为所欲为。”孔君子眉飞色舞地传音道,“你想想,只要她往你身上骑几下,就能送你一百年法力兴奋吧”

“此乃歪门邪道,并非正途。”孔九言犹豫半晌,断然摇头。

“嗯,这次你说得对。小伙子,有前途。”孔君子满意地眨眨眼,“那就由我暂时保管吧,免得你血气方刚,心生邪念。”

“这幅画”支狩真在一家地摊前停下脚步。

摊主外表奇异,形似一团灰尘,悬浮在半空。摊位上摆着十来幅丹青字画,皱皱巴巴,纸质、装裱都极为普通,瞧不出任何奇异之处,要价也仅是数十两黄金。

“咦,这是江淹临摹的寒风折竹图嘛。”循着支狩真的目光,谢玄好奇地拿起画卷。图中冰天雪地,深山绝崖,一根根瘦竹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折,满目狼藉。

“大嘴兄,你确定这是江淹的画作”支狩真心中一震。

“当然江淹昔日最喜临摹名家画作,画了不少赝品。寒风折竹图出自大楚丹青名家戴逵之手,真迹就收藏在我燕坞谢氏。你瞧这些竹叶,画得锋锐如剑,峥嵘不驯,正是江淹的笔法风格。”谢玄随意将寒风折竹图抛给支狩真,“他的画市面上也有不少,没多大意思。”

突然间,船上的精怪们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声音渐渐远逝,四周景物变得模糊,恢复成幽谷竹林的景象。

支狩真握着画卷,默立在拂晓的竹林里。昔日他得到的那幅雪夜宫宴图,原来出自江淹之手。

商船上,形似灰尘的摊主眼底闪过一缕奇异之色。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