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七章 月下同舟论剑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七章 月下同舟论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世子,世子世子”

“王长史。”支狩真回过神,后脚跨过高高的门槛,走向亲自提着灯笼,立在侯府偏门外的王夷甫,神思禁不住一阵恍惚。刚才似有人叫唤他,渺渺茫茫,像隔着千万层的云雾。待仔细听,却什么声音也没有。

“世子,前往避暑山庄的车队都已准备妥当,您即刻动身么”王夷甫站在灯光外的阴影里,默然了一会儿,低声问道。

青花巷笼罩一片融融宁静里,花树上倦鸟眠巢,夜色正暖,从秦淮河的方向飘来依稀的歌声与灯火。

“羽族的巡狩使团行至何处了”支狩真目光扫过四周肃立的侍卫,走到车驾前,抚剑问道。

王夷甫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慢慢拉开车门:“此时应在历阳郡境内,以他们的行程速度推算,后日可至建康。”

“启程吧,一个月后我再回来。”支狩真踏上马车,落下车帘,隔绝了王夷甫怅然的目光。

水声潺潺,秦淮河畔的一座华楼上,王子乔羽衣高冠,凭栏而立,静静地望着远去的车驾。

“你真是把他看透了。”高倾月手执酒樽,缓步走到王子乔身边,月白色的中衣翩然扬动,皎皎无尘,一如苍穹悬挂的明月。

“他精于算计嘛,只想曲中求,不愿直中取。这样的性子是断不肯卷入这趟混水的,当然会设法避开。”王子乔神色淡然,“不过区区一枚棋子,哪能容让他步步如意呢”

高倾月微微一笑,举樽一饮而尽:“这算是你对他的一次警告。免得这枚棋子自以为攀上了太上神霄宗这棵大树,一时得意忘形,坏了我们的事。”

马车拐过巷墙,驶出两人的视线之外,直奔青花巷口而去。

一团白色的影子从远处利箭般窜来,扑入马车,跳上支狩真的膝头,正是萌萌哒。

“外边有点不对劲”萌萌哒抖了抖浑身细密洁白的绒毛,“通往城门的路上,出现了好几拨人,都是些世家的公子哥和寒门子弟,像是特意守在那边,该不会是等你吧”

“停车”支狩真神色微变,撩起车帘喝道。

车队缓缓停下来,一名侍卫首领走过来,小声询问:“世子,有什么不妥吗”

“稍待片刻。”支狩真走下马车,望着夜色笼罩下的昏暗街道,沉吟不语。他行事向来谨慎,出行前,特意让萌萌哒先行探路,以防万一。

“大名鼎鼎的人族天才剑手,一听到羽族入京,就吓得望风而逃。”萌萌哒趴在支狩真肩头,眨眨红宝石般的眼睛,“这可是个劲爆大料啊要是传出去,你的名声就完了。”

难道是潘氏给他下绊子不对支狩真暗自思量,他此行极为隐秘,按理不该泄露出去,除非是王夷甫,又或是侯府里的内鬼王子乔

“有人想把你搞臭”萌萌哒甚为确定地道,“一旦你被那些世家子半路截住,谁会相信你是外出避暑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不但你要遭万民唾弃,连道途都会受阻。毕竟你只是个预录弟子,尚未正式入门,太上神霄宗随时可以放弃你。哇噻,这个幕后黑手好阴险”

支狩真抬头遥望出城的方向,目光幽然。

城门前的朱雀桥上,嵇康背负瑶琴,来回踱步,映在秦淮河中的倒影不时被水波扭曲成一条条碎片。

“嵇兄,此种流言蜚语,何必耿耿于怀”山涛立在桥头看着好友,无奈摇了摇头。他头戴折角巾,唇蓄八字胡,面容清矍,目光沉稳而有气度。

“流言”嵇康骤然停步,猛地一拂袍袖,劲风震得桥栏“砰”的一声摇荡。“我问过城门值守的校尉,他亲口承认,永宁侯府的车队要在今晚出城这哪里还是流言原安那个竖子分明是怕羽族找他的麻烦,畏敌潜逃了”

他声色俱厉:“嵇某算是瞎了眼,一心以为他是可造之才,想不到竟是个欺软怕硬之徒”

“嵇兄此话有些过了。”山涛眉头微蹙,“原安即便如此,也算不上是什么罪过。当今羽族势强,他避其锋芒,留待有用之身以图来日,有何不可”

嵇康浓眉一扬,毫不客气地手指山涛:“山涛,你此言大谬大丈夫有所不为,而后才可有为。须知剑可断,头可断,我人族的气节不可断”

“以卵击石,岂是智者所为”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不正是你我修行的意义所在么”

“修行看的是终点,不是一时。”

“没有一时,哪来的终点”

双方争执不下,远处忽而传来车马的喧嚣声,一群世家子簇围着永宁侯府的车队,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

“果然来了待我叫住他,狠狠痛骂一顿这个软骨头”嵇康急冲冲奔去,山涛连忙拽住他,“呲啦”一声,嵇康的半截衣袖被扯断,人已奔下朱雀桥。

“且慢”嵇康拦在车驾前方,神色凛然,广袖激烈飞扬,“不知永宁小侯爷深夜出城,所为何事”

一干世家子弟神情尴尬地瞧着嵇康,一人讪讪地道:“祭酒大人,这这恐怕是个误会。”嵇康官拜国子监祭酒,世家子弟们便以此尊称。

“误会”

“小侯爷他他”

“他什么事无不可对人言,作甚么吞吞吐吐”

“原安他不在车队里面。”

嵇康闻言一愕,侯府的侍卫首领迎上来,行礼道:“祭酒大人,小侯爷下个月要去采石矶的山庄消暑,我等奉命先行一步,须得诸多准备。也不晓得出了什么岔子,被你们屡次三番拦住刁难,还强行搜了马车。”他愤然作色,“这可不太合规矩啊”

嵇康愣了半晌,喃喃地道:“那原安他出府是为了”

“小侯爷与谢家小姐今晚相约,共游秦淮。”侍卫首领冷着脸道,“这是小侯爷的私事,不必向各位交代吧”

兰舟贴着夏夜柔和的水浪,无声滑出去,像一只掠波的轻盈蜻蜓。

支狩真跪坐舟头,横剑膝前。谢咏絮坐在舟尾,双手持桨,细长的腰肢微微后仰,木浆转动,划过美妙的弧度,深碧色的河水向两旁悠悠分开,荡起细微的涟漪,如同被夜风吹皱的滑软丝绸。

远处华灯高楼,歌舞靡靡,此边树影幽连,虫鸣和风,明月倒映在半边灯火半边幽暗的水面上,呈现出一轮冰清玉洁的圆。

谢咏絮松开手,任由兰舟随波荡去。

“你是打算离开建康吧”她的声音飘过河面,语声柔和妩媚,又如剑一般锋芒直入。

支狩真看着谢咏絮,沉默了许久。他本想编个理由,予以否认,可话到唇边,触及女子明冽纯净的眼睛,忽而像退潮的水波散去了。

他临时相邀,她便翩然而来,为了这一份莫名的信任,他也不想骗她。

他垂下眼睑,沉默着,最终什么也没有回答。

“因为你”谢咏絮深深地看着少年。

害怕了支狩真凝视着水面上谢咏絮的倒影,等着她说完下半句。

“不想惹麻烦”她轻声问道。

支狩真心头一颤,水光仿佛在他眼中晃动了一下。“我以为,你会觉得我怕了”隔了好久,他笑了笑。

“怎么会呢”谢咏絮笑起来,仰着头,明艳的笑容照亮了河水,“我们是剑修啊。”

支狩真默默颔首:“是,我不想惹麻烦。”

“我明白。”谢咏絮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瞧着他。

兰舟慢慢滑入圆盘般的月影,停在上面,轻轻摇曳。

二人一舟仿佛镶嵌在皎洁生辉的明月里,显得四周愈发幽暗,波涛声来了又去。

“你一直瞧着我作甚么”支狩真被谢咏絮看得有些不自在。

“因为你好看呀。”谢咏絮睒了睒美目,曼声道,“月色,美少年,与这多情的秦淮河水,可以缓缓醉矣。”

支狩真微微一愕,哑然失笑,他从未见过谢咏絮这个样子。

“你的剑很好,非常好。”谢咏絮认真地道,“有技巧,有气势,也有道境,几乎完美无缺。”

支狩真心中一动:“几乎”

“原安”谢咏絮神色一肃,凝视着他,猝然一声轻喝,“看剑”

圆月倒影倏地破碎,一缕月光破水而出,凝如三尺清锋,撩起一连串晶莹剔透的水滴,高速斩向支狩真。

“呛”支狩真长身而起,断剑出鞘,剑光灵妙一闪,准确切中月光剑势的最薄弱处。

月光之剑轻轻一颤,宛如幻影破碎,然而无数道月光从水面上接连掠起,层层叠叠,如梦似幻,将支狩真陷入绵密的剑光。

支狩真手腕一抖,断剑正要展开,谢咏絮手指掐动,漫天剑光锋芒忽地敛去,化作一缕缕溶溶月色,飘散在水流中。

“破这样的剑,最好的法子,是直接一剑斩向我”谢咏絮沉声问道,“为什么你不能为什么”

“因为你的剑没有决心”她缓缓地道,“你顾虑太多,麻烦太多,心思太多,唯独缺乏一剑而决的心”

支狩真收剑入鞘,默默坐下,良久轻叹一声:“谢谢你,咏絮。我明白你的意思。”

“很晚啦,我该走了。”谢咏絮轻笑一声,足尖一点,轻盈掠出兰舟,身形在水面上一起一落,飘然远去。

支狩真低头望着水上重新聚合的月轮,抚剑久久沉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