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七章 生死一决之战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七章 生死一决之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麻生弟子原安,请与阁下生死一战。”

支狩真缓缓抬首,语声沉静,低缓,平和,却自透一股坚定不移的锐利。

“嗡”金色细剑自发感应,响起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奇鸣,直破万里长空。鹰耀体内压制的剑气猛地一震,像沸腾的岩浆,轰然奔涌,几欲喷薄而出。

支狩真手执长剑,漫步向前,世家子们为他气势所摄,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路,犹如被无形剑气分开的波浪。

鹰耀金黄色的瞳孔亮起一抹惊喜的光彩,目光紧紧追逐着支狩真,不放过少年任何细微的动作。如同一头饥肠辘辘的苍鹰寻觅许久,终于等到了梦想的猎物。

支狩真径直走向麻生,数名鹰卫目露杀气,挥剑阻拦。

“退下”鹰耀挥了挥手,眼中的光彩愈发炽热,光看少年行走的姿态,人与剑浑然一气,不分彼此,以剑气流动的循环,巧妙形成了人剑的完美合一。

这是与他可堪一战的天才剑修这是他苦待多年的剑道磨石

“全都给我退开所有人,退开”鹰耀语声微颤,整个身心兴奋得像在燃烧,炽热的血液冲击着他每一处幽微的感知末梢,掀起狂喜的巨浪。

鹰族剑仙、鹰卫领命后退,鸾安皱皱眉头,也率人离开食案,伊墨等百官随之后撤,将如花宴的花蕊部分完全让出来,留出了一大片空地。

嵇康众人纷纷立起,翘首观望,忐忑地等待着这一场人族与羽族的剑术巅峰对决。

支狩真走到麻生跟前,屈膝半跪,伸手扶起对方:“老师教了我一场剑术,直至今日,方才知晓老师的名讳。”

麻生睁开黏血肿胀的眼皮,裂开的嘴唇颤栗着,大股血沫涌出来。

支狩真一缕剑气探入对方体内,不由神色一黯。麻生的内腑千疮百孔,心脉被剑气刺破,能拖延着活到现在,已是奇迹。

“我”麻生竭力抓住支狩真的胳膊,手指一个劲地抖索,试图撑起身子。

支狩真深深地看了麻生一眼,抱起他,帮他一点点站直了,俯靠在一棵粗壮的青柏树干上。

麻生嘴角牵动了一下,似露出笑容,鲜血从口鼻喷溅出来,洒在地上,像艳红的斑斑落英。

四处花木葱茏,绿草如茵,阳光斑驳闪烁,仿若置身于昔日侯府传剑的园林。

熏熏暖风撩过两人的鬓发。

“请老师最后教我一次。”支狩真倒退一步,长剑竖抵额头,行以剑礼。

随后他转过身,一步步走向鹰耀,在相距对方不到半丈处停下。

鹰耀的眼神更添激赏,少年这一停大有讲究。他的剑不过三尺,自己的金色细剑长及五尺,此际双方相隔不足五尺,一旦出招,金剑便显得过长,难以尽展威力,从而失去先手。

脚步一错,鹰耀向后倏然滑去,将双方距离拉至一丈。

支狩真足尖一点,也在同时前滑一步,将间距再次缩短。

双方一进一退,再进再退,眨眼间绕着四周花木进退一圈。支狩真无法欺入对方五尺之内,鹰耀也难以摆脱对方。

鹰耀突然左足勾动,划过一个弧线的轨迹,忽左忽右摆动,令人难以辨清他落脚的方位。支狩真也随之身形一旋,摇曳不定,似要掠向鹰耀可能落脚之处。

两人皆如风中纤弱的草茎,轻盈灵妙摆动,彼此目光紧锁,瞧不出一丝一毫情绪的波澜。

忽然间,鹰耀左足后撤,看似落向右后方,倏而一转,身形向左横移,继而接连错步,将支狩真远远甩开。支狩真足底一弹,犹如拽着一根无形的蛛丝荡起,从后方转了个圈,又一次将双方距离缩短。

一时间,两人对峙掠动,满地游走,身姿灵矫多变,仿佛一对在花蕊中翩然追逐的蜂蝶,瞧得众人眼花缭乱。尽管只是些微的距离差别,但双方互不相让,寸土必争,务求先占得一分优势。

伊墨奇道:“高师,他们怎地还不出剑”

“殿下容禀。”高倾月解释道,“高手相争,不仅仅在于气劲的多寡和境界的高下,意志、习惯、喜好、心态、性子、环境都可以成为决定胜负的因素。他二人如今尚是相互试探,从中窥测出对方更多的底细。”

伊墨颇为不解:“性子和胜负有何关系”

“对手一剑斩来,性子强硬的会挥剑对攻,性子稳重的多半先行防守,性子阴沉的会疑心对方是否虚晃一招,从而也以虚招回应了解对手的性子,便可对他的应对做出预判。”高倾月目光闪烁,原安这枚棋子还有大用,一旦死在鹰耀手里,王子乔的布局等若前功尽弃。以他的眼力判断,鹰耀一身剑气千锤百炼,炉火纯青,原安恐非对手。

场上,两人身形掠转,看似又要各自错开,猝然间,双方出乎意料地同时跃起,以惊人的高速向对方扑出,两道耀眼夺目的剑光在半空撞击

“当当当当”众人只望见一团团金色、雪色光芒忽生忽灭,不断爆开,速度快似电光石火,以至于空中闪过无数团剑芒的重影,将两人的身形彻底遮蔽。

唯有高倾月这样的合道高手,方能透过剑芒,辨清双方的每一个动作。两人俱是以快对快,以攻对攻,出招全凭对剑气的感应。只要一方稍有错判,立即会被对方刺中。

一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过后,漫天剑芒纷乱散开,支狩真、鹰耀齐齐借力向后弹开,双双落地。支狩真身形微微一晃,鹰耀立足不稳,向后退去。

谢玄、王夷甫不由眼露喜色,鹰耀先前连杀数人,犹如风卷残云一般,势不可挡,如今尚是首次落入下风。嵇康、山涛诸人仍是面带忧色,鹰耀之所以略逊一筹,是因他仍将剑气压制在炼精化气之境。换言之,原安还未令他感受到足够的威胁。

支狩真正欲趁势追击,瞥见对方退出第一步时,有意无意地挥剑一划。退至第二步,金色细剑微微上挑。退到最后一步,剑身顺势下落。这一划一挑一落,看似随意而动,却剑势深藏,如同伏下千军万马于险壑危川之内。一旦他贸然追击,三记剑势立将连贯成一道绝杀剑气,配合鹰耀,将他陷入围击。

支狩真足下微顿,手中长剑灵妙一抖,剑尖隐隐锁定鹰耀,似吞若吐,似追若停。此举同样是以剑势回应,既牵制住鹰耀,令其陷于被动守势,又将暗伏的三道剑势化解于无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