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五章 魔狱本为囚笼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魔狱本为囚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刹那间,真罗睺的本体灰飞烟灭,魔源、生命力、血肉精华尽被两具新生的躯体吸干。

奔掠的苦叉脚步一滞,又惊又疑地望向茫茫江水,失去了对血吸虫的感应。

真罗睺的一点魔魂飞出,迅疾投向其中一具身躯。

这是他的天赋神通:孕育分身,转移自家魂魄,形成类似重生的惊人奇效。

据传这项神通最终能进化成循环不灭,永生不死

这是真罗睺隐藏最深的秘密,从未在人前显露。他甚至将苦心修成的魔技“断魄指”,伪装成自己的天赋神通。

魔魂触及新生的分身,却像撞上一堵无形的墙,被硬生生弹回来。真罗睺楞了一下,魂魄一旦失去躯壳保护,便会急速耗尽。他来不及多想,方向一转,紧接着冲入另一具分身。

这一次他轻易融入,顺利占据新躯。真罗睺立即运转魔念,向另外一具分身渗透。

两具分身都没有魂魄,只有魔物的血脉本能和本体残留的记忆,可以任由真罗睺操控。其中一具分身供他重生,成为新的本体。另外一具将被他当作弃子,以吸引将军府的追兵。

其实他至今想不明白,为何将军府认定密钥在他手里,连祭祀古灵的结果也是如此。他显然被冤了,但雄霸一方的魔里青将军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

那具分身抖动了一下,紫色竖瞳睁开,警觉而好奇地打量四周。

水色混杂泥沙,暗流湍急,但分身的肉体本能令他立即熟悉了水性,双足接连踩水,身躯随着江浪摆动,皮肤上繁妙而妖异的蔓纹犹如鱼鳃,开始自如呼吸。

真罗睺瞪大竖瞳,惊骇莫名,他的魔念竟然无法探入分身仿佛对方已经生出灵智,变成一个崭新的生命

“真罗睺”那具分身喃喃自语,目光投向真罗睺,闪过一丝茫然。

“你是什么东西”真罗睺低吼一声,下意识地四肢划动,往后急速倒退。他觉醒孕身神通以来,从未遭遇如此诡异的状况。何况他眼下实力暴跌,孕身神通消耗了大量魂魄之力,他屡次驱动魔念,魂魄更加孱弱,而这具分身刚刚孕育,属于魔物等级,需要重新修炼才能慢慢恢复。

“我是”那具分身倏然间眼神清明,亮如剑锋,真罗睺数十年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

从最低等的魔茧孵化,吞噬同胞兄弟姐妹得以成长,然后四处流浪,身经无数血腥搏杀,偶得魔经残卷修成魔人,有幸成为南瞻洲将军府狩猎所的魔尉,却莫名其妙地被追杀索要密钥,不得不孕育分身

这里是魔狱界

地梦道最混乱最凶残的一界

那具分身心头微凛,他这次转世地梦道,竟然投胎在一具魔人的分身内,境况还极为不妙,一出生即面临追杀。

一只白茸茸的猴精凭空出现在他肩头,真罗睺瞧得又是一惊,再次疾退数丈。

“真罗睺,我当然是真罗睺。”支狩真似笑非笑地逼向对方,萌萌哒也配合地呲牙抖毛,露出凶相。

真罗睺竖瞳暴起凶光,厉吼着扬起手臂,作势欲扑。突然间,他转身划水,向远处疯狂游逃。不管对方是什么怪物,眼下都不宜纠缠,还能多个目标替自己引走追兵。

望着真罗睺迅速消失在水浪里,支狩真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四肢摆动,往另一头急速潜游。他初来乍到,尚未彻底熟悉这具魔躯,手里又没剑,多半不是真罗睺的对手。

当务之急是先摆脱将军府的追杀,逃出这片地域,以后再慢慢搜寻奇材异物。

这次他之所以进入地梦道,便是为了寻找几种人间道近乎灭绝的巫材,炼成祝由禁咒中的“桃之夭夭咒”。他不会将自身生死操于他人之手,万一伊墨屈服羽族,他也能施咒逃出建康。

“苦叉大人,你放走了真罗睺”铁岗跑下山脚,挠了挠雄壮宽厚的后背,居心叵测地问道,毒针的毒性已被他强悍的体魄化解。

暴刃蹲在边上,浑身沾满酸臭的石蜥血浆,一个劲地喘着粗气。

苦叉目光一寒,长舌猛地一甩,鞭子般抽中铁岗脸颊,打得他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一条猩红色的血吸虫钻入伤口。

“啊,大人你要杀人灭口暴刃快逃”铁岗踉跄后退,捂脸痛吼,脸颊肌肉霎时绷紧,死死夹住血吸虫,粗大的手指戳入伤口,搅动几下,揪住血吸虫狠狠捏死。

暴刃猝然倒射数丈,四肢伏地,警惕地瞪着苦叉,与他拉开距离。

“他是从铁岗你手里逃走的暴刃,被听他胡扯”苦叉厉声道。

“大家都有错你是大人,你的错更大。”不等苦叉说完,铁岗的吼叫声压过了他。

苦叉怒不可遏,恨不得立刻出手击杀铁岗,但如此一来,暴刃势必会被吓跑。要是他逃回将军府乱说一通,自己就完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苦叉怨毒地盯了铁岗一眼,“抓住真罗睺要紧”

“苦叉大人承认有错就好,反正我听大人的。”铁岗当即接口,心里暗自得意,把真罗睺逃走的罪责推给苦叉,还逼得他不敢杀自己,我果然越来越聪明了。

“你给我闭嘴真罗睺身负重伤,逃不远”苦叉长舌吞吐,密密麻麻的血吸虫爬出舌尖,扑入江水,纷纷向四周游去。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苦叉神色一呆,不可思议地叫起来:“两个真罗睺这怎么可能”

铁岗眯起眼睛,苦叉这是找不到真罗睺,找了个可笑的借口啊。

“你们俩个往北,我往南,分头追”苦叉略一思索,断然下令,他跃入大江,急速游向真罗睺逃走的方向。

“暴刃,你说苦叉大人会不会已经干掉了真罗睺,夺回了密钥,自己私逃呢还胡说什么两个真罗睺,当我们傻吗”没入江水的一刻,苦叉隐约听到另一头传来的语声,喉头猛地呛水,一口气差点憋在胸腔。

“哗啦”一声,支狩真湿淋淋地窜出江面,掠向岸边的乱石滩。附近荒寂无人,远处岩山起伏,纵横交错的沟壑犹如大地裂开的伤口,不时喷吐出灼热的气浪。

支狩真四处观望了一阵,根据地梦道的记载和真罗睺的记忆,整个魔狱界大致分为东胜洲、西牛洲、南瞻洲、北俱洲以及中波洲五大地域,各洲魔人军阀割据,常年混战不休。

此地属于南瞻洲,以魔里青将军为首,另有数十个中、小势力盘踞。除此之外,还有无数魔人、魔物流浪四方,寻求进化的机缘。

对大多数底层的魔人、魔物而言,杀戮战斗是唯一的进化方式。他们几乎不用任何兵刃、法宝,肉身就是最好的武器。

支狩真谨慎地向岩山行去,一边悉心体会这具魔躯的特性:肌肉矫健流畅,弹跳、敏捷、爆发力都胜过人类,但魔气在体内的运转方式太过粗糙,应该是功法匮乏所致。

魔气的源头来自于头颅内的魔源,它形如宝石,晶莹剔透,会随着修炼不断进化。

相对奇异的是他全身覆盖的紫色蔓纹,并非天然生成,而是真罗睺在某次深入地壑历险时,观想一副残缺壁画而生。蔓纹似乎是一种奇异的身体呼吸方式,蕴藏着特殊的奥秘。

“你打算深入地壑”萌萌哒挥起小手,在鼻子前搧了搧。这里的空气犹如烟熏火燎,浓烈呛人。

“按照真罗睺的记忆,这片山脉下有一座庞大的地底隧道,聚集了不少魔物、魔人,可以暂时躲避追兵。”支狩真翻上峥嵘的山石,一边留意周围裂开的沟壑。识海内,白玉骰子缓缓旋动,光彩熠熠,意味着他这次有足够长的时间留在魔狱界。

支狩真业已清楚,认主的白玉骰子一旦吸取足够多的兽魂,就能手掷点数,八面体不同的点数分别对应地梦道的八界。只是他运气不佳,掷了个四点,被送入了环境恶劣的魔狱界。

据传整个魔狱界是一座巨大的牢狱,魔人、魔物被困其中,唯有找到传说中的密钥,才能脱困。

“这里到处光秃秃的,是个苦逼的穷地方啊。”萌萌哒皱鼻道。

支狩真正要答话,忽然心神一震,将猴精收入识海,身躯灵巧侧跃,缩入一方巨岩背后。

一片庞大无匹的阴影从天空投下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