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九章 心镜两相观照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心镜两相观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英招站起身,她足足比支狩真高出一个头,双腿尤其修长,起伏的肌肉曲线犹如水银流泻,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我这里出了意外。”支狩真抬起头,像真罗睺般紧紧盯着英招,眼神里隐藏着一丝炽热。

英招位高权重,执掌魔里寿将军府的密谍系统,负责对外作战的潜伏、暗杀、情报收集等要务。真罗睺追随英招整整十四年,一起出生入死,交情早已不止单纯的上下属关系。

“我已经知道了。”英招平静答道,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你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支狩真楞了一下,骂骂咧咧地道,“魔里青的人发了疯地追杀我,还口口声声逼我交出密钥,将军府已经待不下去了。真它妈的活见鬼了密钥那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怎么可能落到我手里”

他搓了搓手指,这是真罗睺烦躁时的习惯动作。通常他还会拿出一种碧绿的螺桑叶,卷起来,用火点着,深深地吸上几口。在魔躯的记忆里,螺桑叶燃烧时的烟气又苦又呛,但能缓解暴戾躁动的魔性,回味时还有点凉丝丝的甜。

和大多数魔人不同,真罗睺不会放纵自己的魔性,反会刻意压制,以此打磨自己的魔念。在魔狱界,强大的肉身仅仅是厮杀的保障,魔念的滋长和纯化才是进化的关键。

相比人间道的人类,魔人更追究精神力量的修炼。

“不止是魔里青的人”英招深深地看了支狩真一眼,“你得到密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南瞻洲,现在所有的势力都在找你。”

“怎么可能这太荒谬了就算魔里青认为密钥在我手上,也不可能透出风声,泄漏给其余势力这件事不对劲,我明白了,有人要搞死我,这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支狩真目眦欲裂,惊怒交加,完全进入了真罗睺的角色。

面对整个南瞻洲的追杀,他即便长剑在手,也是死路一条。以支狩真自己的性子,纵然心中惊悸,也会冷静处之。但此刻他以真罗睺入戏,不再刻意压抑性情,恐惧、不甘、愤怒等负面情绪倏而放大,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

这同样是他内心的真实感受,是他不为己知的另一面。正如他平静接受了支氏一族的使命,却将恐惧、不甘、愤怒埋藏于心。

“我要马上走,回东胜洲”支狩真神色变幻片刻,急急喝道,“都司大人,尽快帮我安排一条稳妥的路线。”

英招微微摇头:“边界暂时被封死了。南瞻洲所有的势力都已出动,你去不了其它洲。”

“这么快就封锁了边界”支狩真失声喊道,旋即恍然,“该死的,这摆明是个局啊谁它妈的处心积虑要害我”他心里疑惑不解,真罗睺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怎会遭此刻意针对幕后黑手究竟目的何在

英招没有说话,目光越过支狩真,沉默地望着湖中翻滚的岩浆,不知在想些什么。

“逃不掉的话,我只能先躲一躲,避避风头再说。”支狩真焦躁不安地搓搓手指,“就这样吧,你先给我安排一个隐秘的藏身之所,再给我弄个新的身份。”

英招收回目光,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仍然没有开口。

支狩真心头骤然下沉,生出一丝不详的预兆:“都司大人英招”

“现在我没办法帮你。”英招无声叹了口气,“或许有人查出了你的身份,故意设局,想把魔里寿将军府卷入这场轩然大波。我们一旦出手,就会和密钥牵扯不清,沦为众矢之的。”

支狩真面色大变:“都司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我们会切断和你的联系。所有安插在南瞻洲的秘密据点都已转移,你不会得到任何援助。”英招的声音越来越冷冽,熔岩湖跃动的火焰映在她冰灰色的眸子里,像是被冻住了。

“这算什么”支狩真呆了半晌,嘶声问道,“我被将军府抛弃了吗”

英招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冷然道:“你做这一行很久了,应该知道规矩。”

支狩真惨然一笑,喃喃地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提着脑袋的活,提脑袋的手还是别人的。”他目光暴闪,死死瞪着英招:“可我就是不甘心啊英招,这是将军府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英招平静地注视支狩真:“这是魔里寿将军的命令,也是我的意思。难道你以为会有什么不同”她漠然地笑了笑,“就因为你替我挡过刀”

支狩真如遭雷殛,木然而立,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绝望。两人无声对视,风卷起熔岩湖的火焰,热浪从他们冰冷的瞳孔里掠过。

“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同,哪会有什么不同呢”支狩真蓦地狂笑起来,额头青筋绽露,神色转厉,“都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别说是魔里青这种地极魔人,就算是纵横魔狱界的天魔,老子也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一股桀骜不屈的魔性沸腾血液,直冲胸腔,这是支狩真从未有过的感受。他心中一动,运转太上心镜注,时而以真罗睺为镜,观照自身,时而又以自身为镜,观照魔躯。整个人的意识仿佛分成两半,一半融入真罗睺,经历情绪变化。另一半笃守本心,体验精神之妙。

两者相互勾连,彼此参验,他的精神力又悄然增长了一分。

远处蓦地传来一声魔人的惨叫。

“是蝠嫫”支狩真眼中光芒一闪,“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整整一个浮巢的蝠嫫都出动了,这片聚集地完了。英招,这里有暗道吧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蝠嫫掠走,生不如死吧”做他们这一行的,凡是据点所在,都会留出一条秘密的退路,这也是他赶往此处的原因。

“跟我走。”英招略一迟疑,身形展动,向熔岩湖另一头掠去。支狩真紧紧跟上,蝠嫫的尖嚎声渐渐响起,远处的天空黑压压一片,无数翅膀卷起巨大狂乱的气流,地上的砂石簌簌滚动。

魔人们大呼小叫,惊惶奔逃,整个聚集地乱成一团。

一头玄级蝠嫫从后方急速飞来,利爪呼啸着探向支狩真。英招倏而转身,挥拳击出,她的拳势坚决又冷酷,魔气深深内敛,在接触的刹那间猝然爆发。

“嘭”蝠嫫血肉炸开,纷乱溅在支狩真身上。

“你就要进化地魔了”支狩真吃惊地道。

“你太慢了。”英招一把抓起支狩真,旋风般冲入一处幽暗的地穴,不断往下疾掠,再沿着地势攀上崖层,深入迷雾笼罩的地渊。

一个多时辰后,支狩真察觉到了从渊洞上方涌来的气流。

“从这里一直爬上去,就出了地壑。”英招停下脚步,丢给他一张人皮面具,面具里裹着一块镂刻魔纹的梭形晶石,“这是一张黑船的船票,通往南瞻洲最凶险的荒渊。”

黑船与浮巢不同,游走于地底深处的暗脉,以惊人的高价出售船票,搭乘一些被大势力通缉的魔人。黑船的信誉极好,据传他们背后隐藏着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势力。

“你救过我,我给你一条路。”英招缓缓地道,“我们两清了。”

支狩真看着英招,她站在岩石的阴影里,也像变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影子。

“都司大人,我们两清了。”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毅然戴上面具,纵身拔起,头也不回地向渊洞高处攀去。

英招默默望着支狩真消失的背影,过了片刻,四下里鬼魅般浮出几道人影,向英招躬身行礼。

“都司大人,什么时候把消息放出去”一个人影低声询问。

“等他上了船。”英招答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