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十九章 魔念本由自生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九章 魔念本由自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人间道,永宁侯府。

黄婆提着一盏昏暗的灯笼,慢腾腾穿过荒草杂生的庭院,扭曲的影子拖曳在地,像一个无声移动的幽灵。

王子乔羽衣星冠,身姿翩然走在后面。虽说已近仲夏,宿风楼周围却植木衰败,满目萧瑟,仿佛一切生机都被诡异地阻挡在外。

“先生,侯爷的病更重了,这些天发作的次数比往年频繁了许多,最近连进食都很少,晚上也睡不安稳,总会惊醒说胡话。”黄婆忽而停下脚步,站在宿风楼的灰石门槛前。灯笼一晃一晃,她的脸像在烈日暴晒下慢慢蜷皱的橘皮。“先生的治疗法子像是不太管用了,老奴眼睁睁地瞧着老爷受折磨,心里急得紧,又不晓得如何是好。”

王子乔不在意地“嗯”了一声,举步欲跨过石槛。

“先生,老爷的病这么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黄婆转过身来,挡在王子乔跟前,翻白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他。

王子乔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这世上的事,哪有到头的呢哪怕再不甘愿,也得慢慢耗下去,对吧”

黄婆的手抖了一下,灯光映在她的瞳孔里,似闪着寒光的尖刃。“先生”她的声音骤然拔高,眼里的尖刃像是要狠狠扎出去。

“夜深了,轻声些,我听得见。”王子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黄婆,这个永宁侯的贴身老妪向来性子阴沉,寡言少语,不想也有关切则乱的时候。或许他可以多一枚棋子、多一个玩物勾动生灵的情绪加以操控,永远都是域外煞魔乐此不疲的游戏。

黄婆沉默了一会儿,嘶声道:“我只是个卑下的老奴子,本不该逾越说这些。老爷刚出生的时候,我就伺候他。换尿布,梳发髻,看着他一天天长高,陪着他意气奋发从博陵来建康,入朝,封侯,娶妻,生子”

王子乔笑起来,笑声在深夜里显得尤为冷漠:“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个下人,莫非还有逾越的妄念你配么”

“老奴当然不配,更不敢逾分。”黄婆神色木然,“老奴不晓得先生与侯爷究竟有什么密议,那不是我这个下人可以过问的。不过”她抬起头,直直地瞪着王子乔,“只不过,要是有人胆敢伤害老爷,老奴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他吸血吃肉,挫骨扬灰”

王子乔平静地注视着老妪,嘴角微微一翘,像夜色里的凶兽捕猎前露出雪白的牙:“黄婆,伤了侯爷的怪物在地梦道,你拼命又有何用你配进入地梦道么进去了你又能杀得了它么我明白,放几句狠话,表一表老妈子的忠心,兴许能叫你心里好过些。”

灯笼抖动得愈发剧烈,火光起伏,照得地上的衰草似要燃烧起来。王子乔淡淡一哂,踱步从老妪身旁走过,忽而回过头,凑近对方,低声耳语:“依王某看,倒也不算什么逾越。这几年侯爷失了妻儿,又不方便见外人,饮食起居全赖你一人照应,这样不好么”

黄婆身躯一僵,耳畔传来恶魔般循循诱惑的低语:“永宁侯的世界如今只有你一个,侯爷完完整整是你的了,不配也得配,这可是你大半辈子都得不到的机会好好想一想,这样熬下去没个头,真的不好么”

“住口”黄婆失神般地叫起来,灯笼掉在地上,烛苗舔着了纸,猝然烧起来,竹架在火焰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刺耳声响。

王子乔微微一笑,他“看见”一点魔念悄无声息出现在黄婆的精神世界,无形的根须向深处蔓延,攫取对方激烈的情绪以作养料,不断成长。

至始至终,他都未曾施法,只是巧妙撩动黄婆的情绪变化,令其产生强烈的精神波动,籍此勾开一丝精神空隙,孕出魔念的种子。

究其根本,这一点魔念本就是生灵自己的念头,从人心的土壤里自然而然滋生出来,可谓一念天成,衍化无穷。借助这点魔念,王子乔便可春风化雨,将它渐渐豢养成一枚丰美的果实,最终开枝散叶,彻底占据黄婆整个精神世界。

“黄婆,还不带路么莫要耽误了我给侯爷诊治。”王子乔好整以暇地挥挥衣袖,灯笼在燃烧的火焰中付之一炬,斑驳的火烬飞起来,纷乱扬到黄婆脸上,传来一点又一点刺烫。

黄婆失魂落魄地踩着阶梯,一步步往上走,不敢再去瞧王子乔,脑子里却不断回响着他梦魇般的呓语“侯爷完完整整是你的了,这样不好么这样不好么”

她忽又想起,多年前服侍永宁侯沐浴,她的手撩过热乎乎的汤水,水珠从少年光滑的背脊一串串滚过,饱满的肌肉生机勃勃,透出鲜嫩的粉色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慌乱地摇摇头,望见两旁悬挂的尸魅、凶怪头颅个个狰狞,在黑暗中与她贪婪对视。

“安心在外守着,莫要打扰,我进去瞧瞧侯爷的病情。”王子乔从容推开二楼厢房的门,从后合上。黄婆顿时心头一松,像被抽去了脊椎骨一般,颓然瘫软在地。

一点魔念的种子悄悄发芽。

咳嗽声透过数层帐幔传出来,厢房内并未点灯,窗户也紧紧关闭,垂下厚厚的珠帘。王子乔走到牙床前,注视着映在帐幔上的身影,嘴角渗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侯爷,我来了。”他缓缓撩开帐幔。

一张青白色僵硬的脸突兀地探过来,嘴唇鲜红,似要滴出血来,头发凌乱发灰,稀稀疏疏地披散在肩头,玉石枕上落了许多枯槁的断发,隐隐散发出腥味。

“给我药”永宁侯倾斜上身,一把攫住王子乔手腕,急迫的声音像野兽在嘶吼。

“侯爷稍安勿躁。”

“药呢药呢”

王子乔讥诮地笑了笑:“侯爷,你的儿子、女儿都死了,哪还有新的药呢以侯爷如今的身子,也很难再生养了。”

“你答应过本侯的”永宁侯低吼道,指甲深深嵌入王子乔的肌肤,手指嶙峋如骨,生出细密的灰色茸毛。突然间,他缩回手,抱着脑袋痛苦抽搐着,喉头不时发出一两声古怪的语音。

“侯爷请放宽心,王某自会为你稍减疼痛,安心入眠。”王子乔心头魔念微动,长袖倏然一展,拂过永宁侯的额头。后者昏厥过去,一个奇异狰狞的虚影像一缕轻烟,幽幽浮出永宁侯的头顶心,悬在半空中。

王子乔静静地凝视虚影。“你们都死了。”他喃喃说道,语声疲惫又落寞。

虚影像个疯子挣扎着,咆哮着,散发出一阵阵庞大、混乱又邪异的气息。

“可这盘棋,还要继续下去。”王子乔伸出手,缓缓探入虚影,一粒粒细小如亮沙的魔源落在掌心,转瞬化作尘埃,灰飞烟灭。

“轰隆”夜空中炸开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

“噗嗤”金色的昙花枝缠住魔源,从一个魔人头颅内抽回,缩入千惑圭的指尖。魔人仆倒在舱室门口,千惑圭从尸体上一跃而过。

捕猎开始了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滑软粉红的舌头,舔了舔魔源上沾的血浆,脸色潮红,轻喘着,继续往客舱的方向潜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