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三十章 万物皆源于气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章 万物皆源于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我知道自己有多么出色,可惜自古出色最寂寞。”不二扬一扬下巴,不流露一丝得色,“你跟着我也不必太自卑了,毕竟红花还需绿叶衬。”

支狩真置之一笑,不二虽强,但自己的剑道之路起步尚短,孰知将来谁是红花,谁是绿叶他也不与魂器怄气斗嘴,只是反复回想不二凝剑出手的一幕幕,琢磨“有无形真剑术”的关窍。

这门剑术最大的优势是以一种特殊的秘法凝出剑形,无中生有,聚散自如,不必借助任何剑器,对现在的他可谓雪中送炭。

但以不二的性子,未必会轻易授出这门剑术,主动求教只会被他拿捏一番。支狩真琢磨了一会儿剑术,自顾自走到床边,合身躺下。他甫一出现在魔狱界,就历经追杀,身心早已疲惫,急需好好歇息一番,应付整个南瞻洲的天罗地网。

过了半晌,不二反倒率先开口问道“既是绝世剑道,你就不想学吗”

支狩真打了个哈欠,正色道“不二阁下,道不可轻传。”

不二楞了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子,他又忍不住道“这门剑术倒也不怕轻传。要是你的真容长得不够美,我一剑杀了你,剑法自然不会外泄。要是你有缘成为我的另一半,我的就是你的,我的剑道也不例外。”

支狩真听这话觉得古怪,莫名想起谢玄有次胡扯,提及勾栏院的“兔儿相公”诸多勾当,忽地背股一凉,噤口不言。

不二闷闷地等了许久,见支狩真兀自不接话茬,哼道“有无形真剑术要是摸清了门道,其实不难。”

支狩真仍旧默不做声,不二的口气似有透露剑法奥秘之意,他更不会贸然打断。

“你可知我的剑道,最重要的是什么”不二乜斜了支狩真一眼,明澈的瞳孔闪过一丝不耐。无形的锐气霎时遍及舱室,空间像是被无数柄剑纵横贯穿,连支狩真的魔躯也遭覆盖,生出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感觉。

支狩真顿时心头一凛,充斥四周的锐气依稀透出一丝警告的杀意,自己若是还不理会不二,或是答错对方之问,锐气便会喷薄而出,化无形为有形。

他禁不住喉头发干,这件剑属魂器的性子何止古怪,简直是喜怒无常,杀性恣睢暴重,与其长久相处未必是什么幸事。

不二不再开口,悠然等待着支狩真的答复。舱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满室摧人的锐气仿佛消失了,支狩真却清楚这只是错觉,它们化作了更为渺渺无形的剑丝,越绷越紧,随时都将绷断迸射。

“最重要的是”支狩真左思右想,既一时难以答出,也不敢随意开口,心绪逐渐紊乱。不二的神色越平静,他越能感知无形剑丝不断攀升的杀意。

一滴冷汗从支狩真额头沁出,又湿又黏地滑过鼻梁。面对生死威胁,他体内的魔性已然狂躁不安,若非支狩真以自身意志强行控制,早就魔性大发,主动向不二发起猛烈攻击。

支狩真抬了抬眼角,暗察不二的表情变化,视线触及对方俊美高贵的面容,蓦地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道“阁下的剑道最重要的是够美”

不二默然了一会儿,蹙了蹙眉头“你这话说的也不算错,只是太过空泛。罢了,你毕竟见识有限,难以领略剑道中的美真正包含的至理。身为你可能的另一半,我有必要提高一下你的层次。”随着不二的话音,水银泻地般的无形剑丝倏而消散,杀意也荡然无存。

支狩真暗中舒了一口气。

“什么是剑道简单地说,就是剑的道路和道理。那什么又是路和理无非是林林种种的规矩、因果、仪式、情理、物性、偏好”不二背负双手,口若悬河,“有无形真剑术的路和理,具体言之,可分为出剑之前,出剑之时、出剑之后。例如出剑前,宜沐浴、净衣、焚香、静气。其中光是沐浴又可细分为冬天宜泡温泉汤池,敛藏锐气;春天宜浸木桶,汤水以冰雪煮沸为佳,取生机勃发之意;夏天宜沐暴雨,电闪雷鸣中披头散发赤足,狂舞高歌长啸,极尽酣畅;秋天宜畅游山涧,所观溪泉曲幽,层林尽染,万物转化之理尽在其中”

支狩真听得目瞪口呆,剑道怎会与洗澡扯上干系莫非不二只是胡言乱语一番,并不愿传授剑道

“焚香一节,同样可细分为香气浓烈、烟色夭矫多变的龙檀香,香气软绵不绝、烟色华美多彩的凤髓香,香气沉郁、烟色浑厚的鲸涎香盖因心境、气息、剑法、对手不同,焚燃的香也各不相同再比如冬天出剑,宜身披一袭华贵的深色厚绒貂裘,执剑迎敌于雪山冷月之巅,出剑后宜饮烫酒一壶,以最辣口的烧刀子为妙”不二滔滔不绝,意兴飞驰,在地脉深处沉睡了千万年,他说起来颇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瞥见支狩真不置可否的表情,不二不由势头一顿,哼道“你不会孤陋寡闻到连天地万物源于气都不晓得吧”

“这是修行之人的共识,我怎么会不晓得呢”支狩真讷讷地道,“这与不二阁下所说的穿衣戴帽、饮酒喝茶有什么关系”

“你实在太笨了,这也是气啊”不二嫌弃地斜了支狩真一眼,扼腕长叹。

“这是气”支狩真将信将疑地道,“出剑前后的洗澡、穿戴、茶酒还有你先前说的十八种佩剑姿势、十二种握剑姿势这到底是个什么气”

“这当然是气是气质的气气度的气气宇的气反正都是气”不二一脸不耐地摇摇头,“莫不成你以为天地之间,只有清、浊、阴、阳才叫气吧”

支狩真楞住了,脑海倏地闪过侯府所藏道经中的一句话“居移气,养移体。”他直直地瞪着不二,头皮发麻,浑身毛孔贲张,血液不自禁地炽热奔涌。

不二的话像一道眩目的闪电,劈开了固有的旧天地,向他展现出一个从未想过的新天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