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三十一章 疑心暗鬼丛生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一章 疑心暗鬼丛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什么是气

支狩真虽未正式拜入太上神霄宗,接受道门正统传承,但他在侯府饱读诸多道经,早已明了“天地万物源于气”的大道宗旨。无论道门、魔门,还是术道、武道,修炼的核心即为气。

气为组成天地的本源,统分为清、浊二气,已经成为修行界亘古以来的共识。哪怕剑修体内的剑气性属五金,究其本质仍由清、浊二气构成,只是经过剑道秘法加以磨砺,汲取清气、浊气内蕴含的金锐气息,进行反复不断地提纯,其余的气息一概排出体外。

这也是剑道“唯精唯纯”的真义。“精”字最早源于“金”字,后取其同音,衍化成“精”,意指“提炼精华”。

然而不二口中的“气”,彻底打破了修行界关于“气”的藩篱。按不二言下之意,气度、气质、气宇之类乱七八糟的气,统统属于气。那么以此类推,生气的气,怨气的气,喜气的气,神气的气,意气的气,戾气的气、狂气的气,血气的气理应也算是气。

再诸如瘴气、胀气、口气、嗳气、憋气、寒气、毒气、娇气、正气、傲气、臭气、香气以及更飘渺难明的脾气、天气、运气、晦气等等,是否也算是气

莫非这才是天地万物源于气的真正含义支狩真一时浮想联翩,若将修行界的气比作是从井口望见的一角天空,不二的气则是井外之天,无限广阔。

剑修蕴养的剑气也由此变得无限广阔,不必拘泥于五金之气,什么香气、贵气、怨气、阴气、脾气万物之气皆可摄来,皆可滋养,皆可与锋锐的剑气自如转换,可谓无穷无尽,无休无止,天地万物皆为一剑所用。

支狩真一念及此,顿悟有无形真剑术之理。但其中如何摄、如何养、如何转,才是这门剑道的至关窍要,也唯有不二亲传法门细节,才能实际施展,并非一番顿悟可以自行明了的。

支狩真不由暗自一笑,不二向他揭示有无形真剑术之理,无非是放出一个垂钓的鱼饵,试图进一步勾起他的兴趣。自己要是愿意伏低做小,施些欲迎还拒的手段,得到不二传授的可能性并不小。

不过世上哪有白送的鱼饵支狩真一向阴沉多疑,纵然此时深受魔躯影响,心中仍生出了一丝疑窦。一个堪比合道高手的魂器找上门来,不仅有望认主,还主动指点无上剑道,怎么也像是鱼饵里藏了一柄致命的尖钩子。

他心中忽而一动,仔细回想起来,有无形真剑术与他修行的三杀种机剑炁颇为神似,后者摄取的是天、地、人杀机,同样需要蓄养、转换,最终炼成剑气。究其本质,天、地、人杀机属于杀气,也是天地万物之气中的一种。

两者剑理相通,仅仅是巧合么此念一生,支狩真顿时疑心大起。

“不二阁下的意思是气不必自限于清气和浊气通过沐浴、焚香、修身、养性等日常琐事,都可以蓄养成气,并将之转炼为剑气只是这和有形、无形又有何干系”支狩真霍然转过头来,双目放光,灼灼盯着不二,装出一脸醍醐灌顶的惊喜模样,眼角余光不露痕迹地审视不二。

当初他得到王子乔传授三杀种机剑炁,分明记得这是一部“域外煞魔无上剑典”。他不清楚什么是域外煞魔,但从至凶至绝的三杀种机剑炁可知,域外煞魔绝非善类。

有无形真剑术是否也与域外煞魔有关

“你的悟性完全配不上冰清玉洁的我,我又想杀你了。”不二蹙眉道,他本以为支狩真剑道天资绝佳,一听即能领悟,没想到对方只是一知半解,难窥有形之气与无形之气的转换妙理。

“不二阁下说笑了。你亲口承认,可以允许另一半很弱,但不能允许另一半很丑。换言之,只要我是一个美人就行了。”支狩真细细凝视着不二滑如凝脂的脸蛋,对方从魔狱界最诡异凶险的地脉出现,莫非也和域外煞魔之类的魔头脱不了干系

不二撇撇嘴,冷哼道“难道我是那种喜欢绣花枕头的魂器”

“你是。”支狩真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兴许不二根本就不是什么魂器,而是一股地脉深处的魔念所化他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背心发凉,脸上却不露丝毫痕迹。

不二呆了呆,傲然道“我的确是,那又如何”

“那我深信自己就是不二阁下苦苦寻找的另一半。”支狩真顾盼自得一笑,不二一脸恶寒地别过脸去。

接下来的几天,支狩真始终与不二共处一室。他一边与不二言语周旋,一边设法套问对方的来历。他既对不二存了戒心,当然不会再去贸然修习有无形真剑术,只是一味装成悟性愚笨的样子,反引得不二忍不住吐露了不少摄取、蓄养、转换天地万物之气的技巧。

这些技巧偏偏又与三杀种机剑炁的运转法门隐隐相合。

“笃笃笃”舱室外,忽而传来轻缓节奏的敲门声。

支狩真先以精神力探察一番,随后走过去,刚一打开舱门,眼前一阵金光乱冒,千百根纤细的金昙花枝挟着刺耳的锐风声,漫天席卷抽来。

支狩真不躲不挡,镇静地站在原地。金昙花枝“蓬”地从他面前散开,潮水般掠过身体两侧,又纷纷缩回去,露出千惑圭清纯娇媚的小脸。

“你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嘛。”千惑圭双手叉腰,嗲声嗲气地道,一根金昙花枝悄无声息地探出来,卷住舱梁上的萌萌哒,拽进怀里。“看来你对我很放心呀。”她笑眯眯地抚摸着猴精厚软光滑的绒毛,手腕一转,猛地揪了一把。

“我对你从未有过敌意,也不需要防范什么。”支狩真心念发动,萌萌哒从千惑圭怀里挣脱出来,落到他肩头。“你来找我,应该是打算和我合作了”

千惑圭并未直接答复支狩真的话,眼波四下流转,娇滴滴地道“你这几天闷在房里,一直都没出去吧”

支狩真微微颔首,千惑圭神色一沉,冷然道“船上出事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