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三十三章 追兵突现地涡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三章 追兵突现地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千惑圭禁不住呼吸一顿,脚下放慢,眼角的余光紧紧追随魔尸,透出一丝惊疑之色。

支狩真察觉出她的不妥,顺着千惑圭的目光望去,一个身材瘦小、面色枣红的魔人正从她左前方经过,去往甲板的方向。

红脸魔人的修为不过是黄级,但潘载义附身其上,精神力何等敏锐,立即感应到外人的注视,偏过头来。

不等他目光投及,千惑圭旋即脚步一错,向旁横移半丈,闪到甬廊另一边。

红脸魔人的视线恰好被甬壁阻挡,潘载义心念微动,一缕魔念倏而探出,绕过甬廊,不舍不休地锁向千惑圭移动的娇躯。

千惑圭神色再变,身形忽左忽右晃动,带起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残影,甩开追击而来的魔念。紧接着,她陡然加速,往远处奔掠而去。

是千惑圭那个魔女。潘载义迟疑了一下,收回精神力。千惑圭似是对他附身的魔尸有所洞察,难道魔人的死与她有关?

支狩真一声不吭,闷头跟着千惑圭一路疾行。接近舱尾时,千惑圭才停下脚步,轻轻舒了一口气,神色兀自阴晴不定。

“那个红脸魔人有古怪?”支狩真故意问道。

“废话,当然有古怪,他本来应该是具尸体!”千惑圭气哼哼地道,“真是活见鬼了,那个魔人的气息前几天就消失在船上,按理早死了,怎地又突然活过来了?”

支狩真随口道:“或许他有什么天赋神通,可以暂时收敛自己的气息。”

千惑圭不屑地瞪了他一眼:“气息湮灭和收敛能一样吗?这个家伙肯定不对劲!一个区区黄级魔人,我不过偷偷瞄了他几眼,就差点被他魔念锁住,他的精神力至少是地级!幸亏我见机早,躲得快……谁?滚出来!”忽而,她眼神一厉,扫过周遭,金昙花枝纷纷钻出掌心,蛇虫一般来回窜动抽打。

支狩真放眼望去,并未见到人影。他还没有凝出神识,只能以精神力大致感应,难以洞察细微。

千惑圭冷哼一声,收起扑空的金昙花枝。刚才一点若有若无的魔念似在窥探她,此刻又诡秘地消失了。她目光四下里一转,拐进前方的货铺。“这次去地脉之涡一定不会太平,得买点东西准备一下。”

支狩真跟进店铺,目光率先落到墙上悬挂的青虹长剑上,逗留了片刻。数件墨绿色的苦蕨衣挂在另一边,标价均超过上万魔源。即便是货铺里最便宜的货色,也要近千魔源,远非他能付得起。

“砰砰!”千惑圭丢出几个鼓囊囊的皮袋子,亮晶晶的魔源“哗啦啦”滚泻出来,乱糟糟地堆满大半个柜台,瞧得蝼烟灵两眼发花。

“是个女土豪啊,要不你求包养吧!”识海里的萌萌哒啧啧叫道。支狩真捏了捏自家干瘪的皮袋,眼睁睁看着千惑圭犹如风卷残云,将店铺内诸多奇异之物一扫而空。

“走!”千惑圭最后拿下一件苦蕨衣,昂首走出店铺。直到两人离开,计都才从隔壁的酒肆悄然步出,一路遥遥追蹑,瞳孔深处邪异的光芒一闪而逝。

前舱的甲板上,业已站满船客,支狩真看到那个红脸魔人也在其中。螣衍巨鳅已开始减速,外面的地脉逐渐呈现出一条条蜿蜒曲折的湛蓝色带,顺着暗流缓慢飘荡。朦胧的光亮不时地闪过舷窗,像是一只只神秘奇妙的眼睛,倏地睁开,又倏地合上。

支狩真端详着这些形似眼睛的东西,据传它们是地脉中的一种奇异生灵,只是从不与魔人接触。

“这里就是地脉之涡,也是整个魔狱界地脉唯一有光的地方。”千惑圭站在舷窗前,闪烁不定的光映在她娇俏的小脸上,反衬出难得一见的沉静神色。

支狩真闻言心中一动,试探着道:“我听说中波洲旭日军的宗旨,就是要改变黑暗的魔狱界,让自由的光照耀所有苦难的魔人。”千惑圭极可能出自旭日军,或许有机会利用一下对方的势力。

“你也会对旭日军感兴趣吗?”千惑圭哼道。

“轰!”螣衍巨鳅猛地一震,仿佛穿透了一层肉眼难辨的气膜。舷窗外的光芒骤然大盛,一个庞大无匹的漩涡悬浮在支狩真眼前,不疾不缓地翻转旋动,无数点密集的光焰从中喷溅而出,犹如璀璨生灭的星雨。

黑船缓缓靠向漩涡,支狩真骇然望见,四周围已经停靠了十多艘奇形怪状的巨船,大批魔人鱼贯而出。

“常会有魔人坐船来地脉之涡寻宝。”千惑圭转过脸来,笑嘻嘻地瞧着支狩真,“可最多也就是两三艘船而已。”

支狩真心头一沉,预感不妙。

“这一次来的船实在是太多了。”千惑圭眨了眨清纯的美目,“让我猜一猜,他们会不会是收到消息,特意来找你的呢?”

支狩真脑中念头急转,如果这些魔人为他而来,就意味着英招彻底出卖了自己。每一个黑船的停靠点,此刻必然都守候着无数魔人,对他追杀堵截,围成无法逃脱的大网。思及此点,一股绝望暴戾的情绪冲上魔躯心头,手爪不由自主地举起,恶狠狠地砸在舷窗上。

“冷静点嘛,真罗睺!”千惑圭好整以暇地取出苦蕨衣,在他眼前晃了晃,“有我帮你的话,兴许可以逃掉呢?这里可是魔念混乱动荡的地脉之涡啊。”

支狩真双目嗜血,咬牙切齿地瞪着千惑圭,似要将她活活吞***神却保持着出奇的冷静:“千惑圭,开出你的条件。”

千惑圭伸出香舌,舔了舔烈焰般的红唇:“你可要想清楚哦!”

黑船微微一晃,慢悠悠地停下来,螣衍巨鳅的巨口正要张开。

“说吧,你想要什么?我手里真的没什么狗屁的密钥!”支狩真看了一眼舷窗外,黑船似也察觉到了异常,又开始沿着地脉的暗流徐徐滑行,拉开与其余船只的距离。

甲板上的魔人们急不可耐地大呼小叫,催促起来。

“人家要你张开嘴,不许反抗!”千惑圭撅起娇唇,噗嗤一笑,向支狩真伸出手,露出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魔物。魔物形似蛤蟆,长有六肢六蹼,布满花纹的白肚皮鼓胀如圆球。它一动不动地趴在千惑圭掌心,鲜红的水泡眼紧闭,仿佛长眠不醒。

从魔躯的记忆里,支狩真得知这种罕见的魔物名叫儡蟾,专被用来控制人心,防止背叛。

“你可真是早有准备啊。”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千惑圭,刹那间,心头霍然明朗。

魔女将儡蟾递过来,笑靥娇艳如花,却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冷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