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三十九章 寻弑魔人借光
听书 - 山海八荒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九章 寻弑魔人借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方士符的诸多奥妙源源不断地被支狩真汲取、领会、贯通,蕴藏的各种阴阳、五行、行气、术数、医卜、星相秘诀一一清晰闪过支狩真的脑海。

其中,吐纳、行气、炼金、炼药都与道门修行一脉相承,术数更是道门变化之术的源头。

这等于为支狩真打下了最扎实的道门根基。

而医卜一道,与巫族密不可分。至于符箓、星相、召神、劾鬼等等,巫族、方士、道门均有涉猎,只是三者认知的角度不同。

例如如何对待天地间的鬼神之灵:巫族擅长与鬼神之灵相通,双方精神融合,最终臻至“神我合一”的无上境界。

巫灵即由此而来。

方士更喜欢与鬼神之灵做交易,从中捞取灵药之类的好处,所以方士认为“神是神,我是我。”双方泾渭分明,互不侵犯。

至今,民间还流传着许多方士戏耍鬼神,巧取长生不老药的故事。

道门干脆将鬼神之灵拘役,由己代表上苍,行使役鬼驱神的权力,所以道门讲究的是“天人合一”。修士替天行道,一声敕令,各种鬼神必须领命拜服。

又比如星象,巫族将天上的星图绘进符箓,取其最原始的奥义。方士观星占卜,从星辰的变化预测人事的生老病死,成败兴衰。道门则将星象一道推衍成顶尖的道术,吐纳星辰气光,主攻杀伐变幻。

虽然巫族、方士、道门三者“道不同”,但支狩真从方士符籽的奥理中,窥出三者的术法相互渗透,藕断丝连,从中触类旁通,明悟许多修炼妙理。

他对剑术、祝由咒术、太上心镜注的理解也随之突飞猛进。

识海陡然再次生变。

四十八颗星辰仿佛汲取了星象之妙,开始升落起伏,旋转互换,不停顿地交织出一幅幅繁妙的星斗阵势。地涡星辰受此感应,同样明灭腾挪,生出了一丝奇异的变化。

剧烈冲突的识海似乎有了好转之势。

可惜支狩真服食的方士符籽有限,关于星象的秘诀更少,识海星空的异变只持续了短短一刻,就逐渐势竭,难以为继下去。

支狩真禁不住伸向前方的金枝,又摘下一串金葡萄,往嘴里塞去。

五花八门的方术大肆灌入脑海,个中一点星象之术被他吸收,重新推动识海星空的变化。唯一不妙的是他手腕上血管暴绽,血如泉涌,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光靠你身上这点血,可远远不够用啊。”老头子游向密结金葡萄的枝丛深处,扭头瞧了瞧支狩真,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诱惑,“幽门喉笼里的好东西多的是,怎么办呢?”

“光靠我自己的血,当然不够。不过,这里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魔人吧?”支狩真目光一闪,越过重重金枝丛。烛光外还是黑压压的一片,望不见尽头,也不知隐藏了多少奇景异宝。

他的识海变化正值关键时刻,想要大量服食方士符籽,就要源源不绝的魔人血肉供应角烛。

老头子看着支狩真笑起来,笑容说不出的邪异:“你想的没错,其他魔人的血一样管用。”

“其他魔人在哪里?我要看到他们。”角烛刺眼的光芒下,支狩真的脸显得越发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皮肤也生出细密的皱纹。但他语声高亢,瞳孔里蹿动着灼亮的烛光。连续不断地失血,他精神上反而更亢奋,魔性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

“嘿嘿,我见过很多贪心的魔人,但像你这么贪的魔人并不多。”老头子盯着支狩真看了一眼,绝大多数魔人都注重肉身,不敢过多失血,只有极少的亡命之徒才会像支狩真这样疯狂。

“我越贪,你越能捞到好处,不是吗?”支狩真拍了拍老头子逐渐饱满的额头。

老头子仰头大笑起来,随着刺耳的笑声,角烛的光焰轰然暴涨,像汹涌的怒潮向河岸外冲去,霎时席卷数里,将四面八方照得亮如白昼。

乱石嶙峋的岸滩出现在远处,岩石是暗红色的,尖锐的棱角呈青黑色,像一块块连着筋骨的肌肉,偶尔还会颤动几下。

一头巨型魔蛙犹如弹丸跳跃,一路穿过乱石堆。深蓝色花纹的魔蛙六肢矫健,同样长着人脸,头顶一根角烛发着微弱的光焰。一个肤色漆黑的黄级魔人跨骑在魔蛙背上,不时地弯下腰,从乱石的缝隙里挖出一团粘糊糊的绿泥,塞进嘴里咀嚼。

“从后面慢慢靠过去,别让他看到。”支狩真身子晃了晃,勉强扶住鱼背,一阵头晕目眩,浑身发冷。他的血被角烛吸取了一小半,整个魔躯像风干的腌肉萎缩了一圈,皱巴巴的皮肤几乎贴着骨架子。

再找不到其他魔人的鲜血代替,他会被角烛活活吸干。

“别怕!这个小东西的烛光才那么一丁点,根本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老头子游到岸边,腹下伸出四只长鳞的细足,灵活地爬上乱石滩,一扭一扭地逼近魔人。

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魔人一点不曾察觉,仍在专心挖找石缝里的绿泥。魔蛙的大水泡眼珠向后转了转,又重新眯起来。

直到支狩真进入魔蛙的烛光之内,魔人才恍然惊觉,双方的距离已不足三尺。支狩真闪电般腾身跃起,手臂如钩,扣向魔人后颈。

他失血过多,虚弱乏力,只有速战速决。

魔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并不躲闪,也不退让,反而身躯向后一撞,主动迎向支狩真袭来的利爪。

他显然具有丰富的杀戮经验,清楚自己背对敌手,躲让只会令对方趁势追击,发动一连串猛攻,将偷袭的优势转为胜势。

魔人弹石般向后疾撞,与支狩真转瞬贴近,一根尖锐的突刺“噗嗤”从魔人的脊椎骨里钻出,扎向支狩真心口。

这一记反击又快又狠,逼迫支狩真放弃袭杀,回防自身,不然宁可与他同归于尽。

支狩真脚尖一沉、一钩、一蹬,下方的老头子被他强行挑起来,挡在胸前,右爪没有半分迟滞,插进魔人后颈,“咔嚓”拧断脖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